2020年09月2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为投资者寻找有价值的矿床

——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找矿侧记

2014-8-28 10:29:33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艾瑛

2014年7月18日,记者一走进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就看见了一面非常醒目的玻璃墙,里面镶满了矿石标本。仔细一看,发现这些标本都是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曾经找过的矿石,这些矿石承载着该公司所走过的艰难历程。

让远山勘查公司声名鹊起则源于2014年6月2日新纪元矿业在加拿大多交所的上市,此次上市的重要资产之一是新疆托里县苏叶克北镍矿的探矿权,该矿就是由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发现的。

历尽艰难险阻

早在2005年,远山勘查公司就申请了苏叶克北镍矿的探矿权,2009年实施了2个钻孔,发现了硫化镍矿,此间他们克服了重重艰难险阻。

苏叶克北镍矿勘查地点位于新疆托里县,位置偏远,而且是冬牧场,人烟稀少,手机没有信号,距离最近的城镇坐车也需要3个多小时才能达到。有的时候一旦遇到车辆抛锚或是其他意外,甚至仅仅是为了一个工作电话,他们都需要步行约20千米才能解决这些问题。勘探地水源矿化高,水质很差,饮用后经常腹泻,勘探人员最后想办法做了一个渗井,专门用来收集河道地表径流,但是取出来的水也是泥水参半。这些还不算什么,最难熬的还是夏季。由于施工地海拔低,气温最高时达47摄氏度以上,地表温度更是超过了65摄氏度。尽管他们把野外施工安排在一天中气温较低的时段,但由于钻探及槽探施工时段无法调整,施工人员只能顶着酷热坚持工作。除了高温,最令人难耐的是北疆特有的昆虫,俗称“小咬”。这种昆虫形如苍蝇,但个体远小于苍蝇,飞行无声,吸血凶残,叮咬时绝不撒嘴,直到满腔吸满血为止。施工人员被这种昆虫叮咬后,皮肤红肿,严重的甚至溃烂,而且奇痒无比。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特别是在初勘阶段,因地域条件限制根本无法配备挖掘机,探槽施工基本靠人工,几十个人拿着空压机、凿岩机一点一点地挖出探槽。

最让人钦佩的还是该公司老一辈地质勘探专家赵明玉的敬业。2011年8月,正是工区最热的时候,70多岁高龄的赵明玉接连遭遇痛风和哮喘突发疾病,整整病了7天,但他根本顾不上这些疾病,忍着疼痛带领施工人员连续奋战了20天。

在交谈中,记者明显感到,远山勘查人员对自己所遇到的困难总是轻描淡写地一带而过,而更兴奋地乐于提到所取得的勘探成果。对于他们而言,这些困难根本不算什么,是勘查工作经常遇到的平常事,他们早已习惯了勘探环境的恶劣和勘探工程的复杂。

面对更大挑战

困难远不只这些,更大的挑战还在于是否能够突破以前在此区域没有规模镍矿的定论。

以前因为极缺铬铁矿资源,所以我国非常重视铬铁找矿工作。20世纪 80年代期间,针对该区域的托里县唐巴勒含铬超基性岩体,地质工作者曾进行过铬铁矿会战,他们的主要任务是寻找铬铁矿。勘查期间,他们虽然描述了该铬铁矿矿石中普遍含有镍、锌、铜等微量元素,但当时所有工作都是针对铬铁矿进行的单一评价工作,综合性的矿产评价工作不足,未对找镍引起重视。

当时的地勘队员虽然打了钻,并且钻的深度也已到达了硫化镍带的深度,但因为看到表面全是硅酸镍,中间的混合带也多含有硅酸镍,所以认为再往下也还是硅酸镍,根本没有“会存有硫化镍”的意识,也没有做物相分析和纵向的深度分析。同时,在当时的技术条件下,硅酸镍难选冶不具有经济效益,只有硫化镍才能开发利用。因此,长期以来,一些人认为蛇绿岩中只有豆荚状铬铁矿,其中的镍以硅酸镍的形式赋存,不具有形成镍矿的可能。

由于当时我国工业化程度不高,对镍的需求量并不大,因此找镍金属资源工作并没有引起地质人员足够的重视。

随着我国工业化程度的提高,镍不仅用于不锈钢制造,还应用于火箭装备、飞机制造、原子反应堆等高技术领域,镍已被列入战略性金属物资。镍的用户量激增,直接导致镍需求量增多,而我国又是一个贫镍国家,这对于找镍金属资源的工作更为迫切。这也为远山勘查公司在此区域的勘查工作提出了新的挑战。

实现找矿突破

尽管困难很多,但远山勘查公司并没有放缓项目进度,在老一辈地质勘探专家赵明玉的带领下,他们按进度顺利进行,终于实现了找矿的重大突破。

该公司先在此区域布了2个孔,显示镍矿化,重大找矿线索让勘查人员异常兴奋。但矿化并不意味着一定能成为矿床,他们还需要进行大量的勘查工作进一步确认是否成为矿床。之后,他们在不同深度的岩带从上到下连续取样。当时,虽然是普查阶段,但为了把工作做得更加扎实、细致,他们按100米的勘探间距布置钻孔,总共打了上百个钻孔,以确保勘探结果更为准确。通过物相分析,他们最终确定并发现了硫化镍层。

在此过程中,远山勘查公司在勘查区面积14.83平方千米的探矿权内,累计完成探槽18634.58立方米,钻探14525.59米。

随着在此区域勘探工作的不断深入,他们基本确定了该区域是以硅酸镍的形式赋存于蛇绿岩石中,中间是硅酸镍和硫化镍的混合带,再往下是以硫化镍为主,这时的深度基本在100多米左右。他们经过大量的矿石物相分析,首次证明矿体地表为硅酸镍,向深部逐渐转变为硫化镍。这是该区域超基性岩中勘查铬铁矿以来找矿的又一次重大突破。

2011年10月,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向新疆国土资源厅储量评审中心提交了普查报告,2012年3月通过了储量报告评审。据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仁虎介绍,目前已探明的333+334类镍金属资源量10万余吨。该区域共有10个岩体,目前有C2及C5岩体基本达到详查,其它岩体处于普查阶段,控制深度约200米,同类矿已有开发到1000米的深度,预估资源量将是现在已探明的5倍以上,资源量还有相当大的上升空间。

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有限公司自2001年初内部分离改制成立以来,经过13年的发展,已打造出一支专业、精干,具有创新精神的地质勘查队伍,并不断追求找矿技术进步,实现找矿突破。在地质测量方面,他们掌握了遥感影像数据处理技术,利用遥感影像极大地提高了野外地质填图质量,还引进了美国产岩石元素分析测试仪,可在野外对岩石矿物成分进行测试分析,及时提供找矿信息。他们先后从美国、法国、加拿大引进了ENVI磁力仪、VIP5000激电仪、CG5重力仪、V8电法工作站等先进仪器,全面掌握了包括重力、磁法、电法、电磁法及地震法综合物探方法,通过先进的物探设备和技术,极大地提高了深部地质找矿效果。

新疆远山矿产资源勘查公司始终以给矿业投资者找到有价值的矿床为使命,不断追求技术进步及技术创新,以求获得更大的找矿突破。苏叶克北镍矿的发现仅仅是个开始,远山勘查公司已实施了“走出去”战略计划,加快了前进的步伐,先后在澳大利亚、吉尔吉斯及刚果(布)等国家及地区开展了矿产风险勘查工作,并都取得了丰硕成果。□

槽探施工

钻探施工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