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只为梦想 只因热爱

——整理江西省地矿局高级工程师杨衍忠老人日记有感

2014-9-1 10:22: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珺

一本本封面破旧、纸张泛黄的日记,时而虔诚时而自责,时而欣慰地娓娓道来,让出生在1989年的我仿佛触摸到那激情燃烧岁月的熊熊火光;

一张张形容消瘦、眼窝深陷、颧骨突出的老人伏案工作的照片,宛若深谷幽谧处指引勘探者的明灯,呼唤着我们探寻光明来自的地方;

一卷卷用绳子捆绑的赣南地区18个县的物化探资料,像尘封多年即将被开启的宝藏,闪耀着意想不到的光芒。

6月18日,我有幸被抽调到江西地矿局整理杨衍忠同志的生前日记。正是这位退休不退志、离岗不离党,二十年如一日编撰“找矿大典”的红军后人,让年轻的我开启了一段永生难忘的心灵之旅。

每翻开一本日记本,一行行字迹工整的蝇头小楷像串联在我眼前的音符,高低起伏地吟唱着杨老曾经涉足勘探的地方:新街、兰花桥、荷沂、七宝山……想象着杨老年轻时意气风发地背着样品袋走在荆棘密布的山路上,想象着杨老思念爱人香娇辗转难眠执笔伏案写信的情景,想象着杨老一有空就帮助“老表”打扫卫生、修葺房屋的同胞情谊。我似乎离他很近,很近,近到能侧耳倾听他娓娓道来的声音。

于是我问:“杨老,是什么让您历经多次换岗、调动和搬家,去一些异常艰苦的地方,从事与自己所学专业毫不相关的岗位,却总是毫无怨言呢?”

杨老似乎坐在我对面,眼窝深陷,双眸中闪烁着淡淡微光。他坚毅地说道:“党叫我干啥就干啥,决无二话。干什么都是革命工作,这是我一辈子坚守的信念。”迁至条件差的地方时,他说:“由八景搬家至三分区,地质队员的工作生活条件虽然差些,但我们都经过了锻炼,已习惯了。党和人民要求我们这样,我们就应该服从组织的安排。”转换工种时,他说:“我搞过地质,也搞过测量,今天又搞物探了。随着工作性质的改变,每个时期的学习内容也就不同了,然而我却没有怕困难。党要我干什么工作,就是什么工作。”从一个专业地质骨干换岗为一名办公室干事时,他说:“我应该服从上级调动,要做到干一行、专一行、爱一行。每个青年人,都有其热爱的工作,我已爱上了地质物探工作,这是多年来培养出的感情,但是,当党需要你改行的时候,就应该毫不犹豫地服从。”有八九年因工作未回家过年时,他说:“为了工作,为了祖国的需要,在外过年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希望香娇把对我的思念很快平息下来,转入正常的工作。”

我问:“杨老,您身体从小就不好,哮喘、肺病、肝炎、痔疮反复困扰着您,是什么支撑您在地质找矿路上坚持跋涉整整五十载,即使退休了也不放弃?”

杨老说:“是梦想,是对地质事业的热爱。当一个人的思想上没有负担,看到自己的前途,感到有了一个目标时,那是最幸福的了。”杨老身体一直不好,羸弱多病,最瘦时只有七十多斤,实在难以想象这是一个成年男子的真实体重。痔疮病犯了又犯,一种类似“尿不湿”的东西成了他难言之隐的随身物品。但这都算不上什么!他时常在日记中反复提醒自己:“要多注意身体,加强锻炼,强身健体,为的是更好地全身心投入工作和劳动。”他时常因身体问题而感到内疚,工作中少走了几个地质点,劳动中少出了一份力,他说:“今天挑了40斤米,出了一身汗,证明体力不行。今后应当加强锻炼,因为只有强健的身体,才能保证把工作搞好。”我想,杨老一定用一生都在默默祈祷能够多活些时日,多做些事情,不为功名利禄,不为名留千载,只为梦想 ,只因热爱。

我问:“杨老,您为什么要在生活中对自己那么严苛呢?”

杨老坚毅的眼神倏忽变得温情脉脉,慢声说道:即使自己再艰苦,也要家人过得好一点——“在个人生活方面要缩减开支,没有被单,棉絮也可以;没有绒衣,多穿一两件旧衣服也可以;没有新裤子,穿旧的、补的也可以。我认为一个人的生活就要艰苦一点,穷则思变,艰苦出干劲,我没有什么理由让自己的生活比家人过得还要好。”杨老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养成了用日记记账的习惯,每次购置生活用品都要认真地考虑是否必须,是否秉着节约从简的原则,“昨天下午花了6尺布票和6.42元做了一件衬衣,这是5年来我第一次做新衣服”,然后把剩下的积蓄都寄给兄弟盖房、父母看病、妻儿生活。哪怕是妻子担心杨老过得太寒酸,难得从家里寄来买背心的步票,也被杨老毫不犹豫地退回。他常说:“回想过去的苦,想想今天的甜,更应该懂得珍惜。”

倏忽间,天光乍现,睁开紧闭的双眸,杨老的身影已悄悄远去,留下的是一本摘抄杨老生前日记段落的笔记。读日记时,知道杨老喜欢记下每日所思所想所看所闻,于是我在整理杨老日记时重新拾起了年少时喜欢涂鸦生活点滴的习惯;知道杨老崇尚节俭,于是我每次打饭前总要先想想自己的饭量再决定打多少饭;知道杨老爱岗敬业,于是我和我的同事即使加班到凌晨三点也没有一丝怨言;知道杨老作风严谨,于是我努力改掉“小错就放着,大错再改正”的坏毛病,时刻提醒自己,哪怕零点零零零一的误差,都有可能引发一连串的问题。

如今,江西地矿局宣传战线上的我们已将杨老十万字日记稿精选编制成书《杨衍忠日记选》。整整一个半月与杨老生前日记的朝夕相处,品味其中酸甜苦辣,就像品尝一壶甘冽醇香的浓酒。我想,正如江西省委书记强卫同志在这本书的序言中所说:“我们能真切地感受到一位共产党员的坚定信念,真切地感受到一位地质队员对找矿事业的无限热爱,真切地感受到一位科技工作者的博大胸怀。”这也是每一位读者从内心发出的声音。

杨老,我们敬您,更爱您。□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