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2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逆市发展的秘诀

——四川安宁铁钛股份有限公司发展纪实

2014-9-15 9:12: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危机是块试金石,有“危”也有“机”。对大多数矿山企业来说,矿业经济形势的下滑将给企业带来生存危机和灭顶之灾;而对少数矿山企业而言,矿业经济形势的下滑却为企业发展赢得了新的机遇和发展空间。四川安宁铁钛股份有限公司属于为数不多的后者。

下面这样一组数字很能说明问题。今年1月~7月份,该公司共生产铁精矿111.2万吨,较去年同期的88.4万吨增长25.8%;生产钛精矿30.5万吨,较去年同期的23.7万吨增长29%;实现产值11亿元,较去年同期的9.3亿元增长18.9%;实现销售收入10亿元,较去年同期的7.6亿元增加33.4%;实现利润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96亿元增长2.3%;实现税收19283.2万元,较去年同期的9687万元增长991%,其中入库税收13089.7万元,较去年同期的6793万元增长92.7%。而更难能可贵的是,该公司不仅实现了不裁员、不减薪的目标,而且还保证了员工工资尤其是一线职工工资的稳步增长。

数字是枯燥的,但又是最具说服力的。用该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罗阳勇的话说就是——“今年公司做到了生产、质量、销路稳定,财务状况良好,融资渠道畅通,生产经营形势好于去年”。

在全国矿山企业哀鸿遍野,许多矿山企业尤其是铁矿企业纷纷关门停产的严峻形势下,四川安宁铁钛股份有限公司为何逆市飘红,实现企业效益和职工收入的同步增长?罗阳勇则深有感触地说:“这是我们苦练内功降成本、综合利用提效益的结果。”

节能降耗:点点都是效益源

近两年以来,我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严重,进口矿价格下跌,进口量增大,钢铁企业选用进口矿增多,导致国内钒钛磁铁矿用户减少,价格持续低迷,铁矿采选企业已处于生死边缘。该公司自然也难以独善其身。

“对铁矿石企业来说,这次是‘狼真的来了’。”罗阳勇形象地比喻说:“当前,铁矿石企业面临的形势就像第20届巴西世界杯足球赛32支球队面临的形势一样,不进则退,只有进入前8强,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我们要想生存,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降低成本,节衣缩食,同心协力,同舟共济。”

俗话说:吃不穷,穿不穷,算计不到就受穷。而对企业来说,最好的“算计”就是苦练内功,精打细算。在今年6月25日该公司举行的中高层管理干部工作会议上,罗阳勇提出了过“紧日子”、打“持久仗”、圆“安宁梦”的要求,坚持“四不”(市场不丢、员工不减、资金链条不断、发展机会不失)原则,实施精细化管理,要求全体员工牢固树立过“紧日子”的思想,从节约一分钱、一度电、一滴水做起,不断挖掘内部潜力,节能降耗,形成全员算账、全员节约、全员出力、全员增效的能力。

生产经营中的跑冒滴漏和窝工现象是最大的浪费。该公司加强对生产系统的调度指挥,制订出科学的生产方案,层层分解到各车间、班组,考核到个人。为充分调动员工的积极性,他们加大考核力度,对重点环节和工序加强考核,对完成指标好的单位和个人进行奖励,对未完成任务的则进行处罚,真正做到了奖罚分明。为了加强设备检修,他们制订了科学合理的检修计划,要求生产系统各部门、车间严格遵循各项操作规定和检修安全规程,加强设备日常维护保养,合理安排检修时间,使设备完好率达到95%以上,设备故障率降低到5%以下。同时,针对矿山设备多、占用原料多、占压资金量大的实际,公司以“没有好的过程管控,就没有好的结果”为标准,通过科学论证,提出了“零库存”理念,降低库存资金100多万元。

依靠科技来节能降耗是该公司的主要特色。近年来,他们强化科技攻关和“3改6”(潘家田铁矿由年产300万吨原矿扩建为年产600万吨原矿)工程建设,先后完成了二车间振动筛换旋流器、增加二三段800平方米斜板、钛精矿烘干新线投产、矿山和一车间1735平台水池等技改项目,从而节约了成本,提高了产量,增强了发展后劲。

而“3改6”工程的配套项目——20钛精矿干燥生产线于今年5月24日点火试车。该干燥生产线采用高温沸腾炉和回转烘干机两套先进设备作业,并安装了复喷洗涤器、复挡除沫器、旋风除尘器、烟气换热器等先进设备,产品从入炉到出厂,实现了全封闭。先进的自动打包机不仅计量准确、整洁、环保,还大大提高了效率,降低了生产成本。目前,该生产线作业班产量比过去提高了8倍。

“公司新建的20钛精矿干燥生产线,干燥能力强,热效率利用率高,产品出厂的物流环境好,达到了环保、高效、节能、实用的目的,在国内同行业中居领先水平。”该公司副总经理、工会主席吴亚梅高兴地说。

由该公司由副总经理谢泽君带领的技术中心研发人员对“二级旋流器分级工艺”代替“旋流器+振动筛闭路分级工艺”展开的“磨矿分级新工艺”攻关取得成功,并实现了生产转化应用,有力地促进了成本下降。相比原工艺,新工艺的各部分数据均达到或超过预期:旋流器溢流中-200目提高13个百分点,质效率、量效率分别较原工艺高出14个、8个百分点以上,提高二段球磨机处理能力50%。此工艺的应用,不仅使该公司在钒钛磁铁矿选矿领域继续保持工艺领先的地位,还可为公司每年节约电费支出700万元,节约筛网费用315万元,节约振动筛、脱水磁选机和脱磁器采购及安装费用862万元。

该公司一车间抛尾系统通过增加浓缩设施等系统性改造,使过去不能正常运转的球磨分级GK筛、圆48米浓度机投入正常运行,提高了矿浆的输送浓度,使矿浆的输送浓度提高了60%,大大节约了用水量,使抛尾系统正常运行,真正实现了多破少磨,降低了能耗。

而该公司获发明专利的“无外力原矿浆管道输送技术”,也成为了公司新的效益源。过去,公司堵管、爆管现象时有发生。他们通过技术攻关,探索原矿与水流量、流速的配比,实现了可控操作,使用水量由每吨3立方米降至0.7立方米,使成本由每吨7元降至到1元,仅此一项就为公司创造了巨大的利润。从2013年运行情况统计,公司通过此技术每年可输送低品位钒钛磁铁矿原矿600万吨,节约运输能耗9254吨标煤,减排二氧化碳16023吨、氮氧化物43.1吨。

丘山积卑而为高,江河合水则为大。在该公司,类似这样节能降耗的例子举不胜举。据统计,2013年该公司每吨精矿耗电比2012年降低16.3%,吨精矿消耗钢球比2012年降低13.62%,浮选捕收剂、硫酸每吨钛精矿消耗比2012年分别下降41.72%、50.99%。正是这一件件精打细算、节能降耗的小事,汇聚成了源源不断的效益。

综合利用:处处都能增效益

加强矿产综合利用,把资源吃干榨尽,不仅是矿山企业珍惜矿产资源的体现,也是矿山企业转变经济增长方式、提高经济效益的有效手段。该公司作为国土资源部、财政部确定的全国40个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之一,这几年在矿产综合利用方面受益匪浅。

该公司开采的钒钛磁铁矿属于低品位难选冶矿种,其开采利用属于世界性难题。为了破解这一难题,该公司成立了技术研发部,组建省级技术中心和钒钛磁铁矿综合利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与国内多家院校建立联合实验室,着力研究低品位钒钛磁铁矿综合利用技术。经过多年实践,他们运用高压辊磨超细粉碎工艺,为湿式抛尾创造条件,研发出粗粒级高浓度矿浆无动力远程输送技术和粗细粒级分选钛精矿技术,大大提高了钛精矿回收率,独创性地研发出抑磷工序,解决了钛精矿高硫高磷的难题。近年来,该公司的低品位钒钛磁铁矿实现了低能耗、低成本、高回收,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他们的这一“低品位钒钛磁铁矿综合利用技术”在今年4月还获得了四川省科学技术进步奖。

为了进一步提高产品质量,该公司组织科研人员进行科技攻关,使尾矿含铁品位由14%降至9%左右;尾砂含钛品位由10%降为6%左右,创造了节约资源、综合利用的优异成绩。同时,他们还使20钛矿复选降磷由含磷高于0.05%降到0.04%以下,提高了产品质量。此外,他们发挥一车间配套工艺流程运行改造后减少了输送量、增加了原矿入选品位的优势,通过技术改造,使低品位原矿抛尾系统成功投入运行,原矿浆输送量每小时增加100吨~150吨,提高效率14%。他们在二车间新安装了4台磁选机,减少了单机处理能力,降低了尾矿品位,提高了资源回收率,完善了球磨机的处理能力,提高了磨矿效率,降低了能耗。

“我们的矿产资源综合利用工作成效十分明显,在保证铁精矿产量不断增加的同时,钛精矿的产量也明显提升,铁和钛的回收率也大幅提升,从而大大提高了公司的赢利水平。”罗阳勇介绍说,2013年,公司在原矿品位比2012年降低0.8个百分点,精矿品位低约0.7个百分点的情况下,尾矿中含铁降低了1.27个百分点,含钛降低了0.8个百分点,铁回收率增加了2.6个百分点。同时,浮选指标也明显提升,与2012年相比,在原矿品位降低2.2个百分点且精矿品位有所升高的条件下,尾矿品位降低了1.75个百分点,回收率提高了3个百分点。

尽管如此,该公司依然不满足。今年以来,他们继续进行工艺流程的改造与控制,进一步优化作业指标。选铁段完善一段磁选,增加了4台磁选机,力争将一段选铁尾矿中铁含量降到11%以下;选钛段力争将一段强磁尾矿钛控制在3%左右,将二、三段强磁尾矿钛控制在7%左右,利用强磁尾矿再选,争取将此段尾矿钛控制在4.5%以下。同时,公司力争将浮选尾矿钛控制在6%以下,力争将送入尾矿库的尾矿中钛的含量控制在6%以下,使公司钒钛磁铁矿的生产技术指标进入攀西地区领先行列。

“在生产和选矿成本基本不增加的情况下,一矿变成两矿,且每多选出一两铁和钛,就相当于多增加了一份效益。资源综合利用大有潜力可挖!”罗阳勇深有感触地说。

对该公司的矿产综合利用工作,米易县国土资源局也给予了高度肯定。该局矿产资源管理股副股长周华说:“因目前铁矿石价格低迷,当地的许多铁矿企业都停产了,为什么矿石品位低的安宁铁钛公司能取得这么好的效益,关键就是其综合利用工作开展得好。”

为了扩大低品位矿的开发利用规模,该公司抓住国家矿产资源综合利用示范基地建设的契机,顺利完成了“3改6”工程建设。目前,“3改6”工程中的新破碎系统、老破碎系统、老球磨改造、一段球磨系统、干选系统、取水系统、重选系统、二段球磨系统、浮选系统等已顺利投产,大大提升了开发利用低品位钒钛磁铁矿的能力。

废水利用:点滴之间见效益

对生产过程废水的循环利用,也成为该公司增加效益的一大亮点。2011年以来,公司矿山采场地下裂隙水不断增多,加上雨季到来,严重影响了矿山的正常生产。

“每年采场裂隙水都很多,加之攀枝花雨季时间长,裂隙水、雨水和矿山生产的排泄水每年有80立方米~120立方米,白白浪费掉了。而一车间选矿时所需要的大量生产水却要从安宁河抽上来。”潘家田铁矿副矿长曹力波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并大胆提出了设想——“如果能把这些水收集起来供一车间使用,变废为宝,既可解决一车间的生产用水,又为矿山采场排除了障碍,岂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这一提案得到了公司的高度重视,并将其作为节能降耗项目进行实施。该公司投资400万元在矿山1735平台开挖了深8米、大约可容4万立方米水的积水坑,并采取了一系列净化措施,让所有裂隙水、泄洪水经过层层过滤沉淀,在保证水质清洁卫生的情况后汇聚到积水坑。项目于今年5月底正式建成运行后,矿山自取水源源不断地流向一车间。

实际上,公司生活用水也有相当一部分来自自取水。公司矿山和一车间的生活区共有800多人,在雨季自取水比较丰富的情况下,卫生间全部使用自取水,矿山洒水车每月3万立方米的防尘用水也全部使用自取水。

谢泽君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车间每月需要生产用水216000立方米,这些水原来是从安宁河抽上来的,每立方米的价格大约为2.3元,采用自取水后每立方米仅需0.2元。按照一车间、矿山生产和卫生用水每年使用自取水90万立方米~120万立方米测算,仅此一项每年可节约资金180万元~250万元左右。”

“废水利用可谓一举多得。据统计,仅2013年,该公司生产用水就比2012年吨精矿耗水下降39.9%,不仅给公司带来了巨大经济效益,也带来了明显的社会效益,减少了与农争水,同时对减少地质灾害、保护生态环境也起到了积极作用。”谢泽君高兴地说。□

新建的年破碎矿石600万吨的磨矿车间

露天采场一角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