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8日 星期一
中国矿业报订阅

无人区阻挡不了找矿路

——来自湖南418队央格力雅山1∶5万矿调野外工作的报道

2014-9-18 14:30: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刘国荣

针对地勘项目锐减的局面,今年5月,湖南省地勘局418队毅然走出省外,参与了内蒙古1∶5万矿调项目的公开投标活动,并一举中标了央格力雅山等3幅图的1∶5万矿调项目。6月下旬,该队迅速组织精兵强将,组建了一个10人的项目组,抵达内蒙古央格力雅山地区,全面开展野外工作。项目组从7月初到达矿区开始进行野外工作,至今已有两个月余。近日,记者对该项目组进行了采访,从多个侧面揭开了这个项目的“庐山真面目”。

帐篷里的故事

项目工作区属大陆性季风气候,温差极大,降雨主要集中在七八月份。6月底,项目组进入工作区,两个帐篷就搭在大兴安岭原始森林东侧的沼泽地里。这里白天烈日当空,帐篷内的温度高达40摄氏度以上,人根本不能进入帐篷,只能在帐篷外与蚊虫作斗争。刚到第一个宿营地时,他们在搭帐篷的短时间内,身上被蚊虫咬得都是疙瘩,并且奇痒无比。有的人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灭蚊剂药水,对着蚊子就是一阵狂喷,但收效甚微,蚊子依然很多。

工作区的气候同湖南比起来有很大的差异,太阳下山后,夜晚的气温迅速下降,低至七八摄氏度。队员们第一次睡在帐篷里,带去的被子又不够厚,晚上冷得打哆嗦,久久不能入睡。工作区白天时间长,晚上时间短,晚上9点才天黑,凌晨3点天就亮了。刚去时,队员们很不适应,时间长了也就慢慢习惯了。用队员们自己的话来说,这两个月是在不断突破自我的体力极限和恐惧的心理中度过。他们不仅克服了大兴安岭无人区的挑战,而且还在这样的环境下马不停蹄地工作,个中滋味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能体会到。

7月9日晚,宿营地下了一场暴雨,河水很快就漫进了帐篷里。辛苦了一天的队员们因睡得太“死”而全然不知。第二天早上起来,他们看见自己的行李箱都漂浮在水上,帐篷边上的桥也被洪水冲垮了,好在上天保佑人没有出任何安全差错。

出野外淋成了落汤鸡

七八月正是在内蒙古工作的黄金季节,也是每年降雨量最多的季节,那里10月中旬就会开始结霜。因为是雨季,工作区的天气毫无规律可言,早晨还是艳阳高照,午后一朵乌云飘来,立刻就“哗哗”地下起了大雨。队员们第一天出野外是顶着太阳出,伴着暴雨归。由于事先没有避雨方面的经验,野外作业用的图件、记录本都被雨水淋湿了。那天,正当项目组填图走到山顶上时,突然一阵电闪雷鸣,接着就下起了倾盆大雨,雨中还夹杂着冰雹,每个人淋得就像一只落汤鸡。下雨时,光秃秃的山顶根本就没有地方躲,电闪雷鸣,大树底下更不敢停,只能沿着陡峭的山坡往下冲,一不小心就是一个跟头,滚出十几米远。身上摔伤了也顾不上疼,爬起来又赶紧跑。由于那天大雨一直下到傍晚,队员们在冰冷的雨水中浸泡了4个多小时。回到值班车上,他们都毫无顾忌地脱下了上衣,相互挤在一起取暖。他们幽默地说:“第一天出野外,就如此地风调雨顺。”

环境恶劣超乎想像

央格力雅山地区位于大兴安岭的东部腹地,海拔标高一般在500米~900米,相对高差在300米~600米。工作区处于原始森林和沼泽地区,全区没有一个居民点,不通水电,无人烟,无任何手机信号。全区仅有一条简易便道能抵达矿区的南部边界,其有效辐射范围约100平方千米(仅为3个图幅面积的1/10),且年久失修,雨雪天更是不能行车。沼泽地的工作区被切割成一个个小岛,发育的各条水系无法进行人力涉渡,水流急速且冰凉,交通条件极为困难。区内野生动物众多,像黑熊、棕熊、狍子、狼、野猪和麋鹿活动异常频繁,一旦发生意外,自救及外部救援均极为困难,存在着很大的安全隐患。工作中,队员们吃苦不怕,受累也不怕,最怕的就是野兽了。他们在临时驻点经常看见黑熊活动的痕迹,在路上撞见野猪更是经常发生的事情。一些队员说,身体的伤痛咬咬牙也许还能坚持,但心理上的压力确实难以克服。队员们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工作,困难可想而知。

由于工期紧、任务重,为了节约时间,队员们在密林深处填图时,背着小帐篷和生活物资爬山越岭,工作到哪里,帐篷就打在哪里,吃住也就在哪里。

如此恶劣的工作环境,使几位实习的大学生仅住了一晚就“打道回府”了,而队员们没有一个退缩。工作时,面对一个个被河流切割的孤岛,他们就采用树木搭桥的方式搭建简易木桥通过,河流宽处则采用轮胎摆渡过河。河流两侧的大片湿地难以通行,他们只能趟水过去。从早到晚,他们都是穿着潮湿的衣服在工作。随着填图工作不断地向大山深处推进,他们只好采用一个个宿营地向深处接力推进的办法,但问题也来了,生活物资难以保证。由于转点时沼泽地坑洼不平,路程又远,从当地请来的两匹马帮助拖运行李,途中两匹马累趴了好几次,马夫空着手走进去脚都抽筋了。看见如此困难,马夫当天就牵着马跑了不干了。没办法,项目组每人只好背着几十斤重的行李往纵深走了3天,确保把工作区两面纵深的图填完。

合作单位打起了“退堂鼓”

由于工作区交通条件极差,后勤补给也极为困难,安全隐患极大,工作效率极为低下,工作进度严重滞后等问题,同该队联合投标负责物化探工作的兄弟单位,在工作了近两个月之后表示退出,不再愿意承担该项目的物化探工作,并建议该队向内蒙古地勘基金管理中心提出申请,尽快终止化探工作及后续的物探工作。但该队领导和项目组的全体人员表示:“既然投标揽到了该项目,不管有多大的困难,我们也不能被困难吓倒。既然合作单位要退出,那么我们就自己干。只有发扬‘敢打硬仗,敢打恶仗,特别能战斗’的顽强工作精神,我们才无愧于‘全国模范地勘单位’和‘首届中国百强地质队’的荣誉称号。”

两个月过去了,该队目前还在那里奋战着,并且已完成了大部分任务,且成绩相当喜人。□

队员们在野外踏勘

队员们住宿用的帐篷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