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让资本与技术深度融合

——全国地勘基金发展纪实

2014-12-25 10:40:31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特约记者王俊

不知不觉中,中央地勘基金管理中心已走过了7个年头,《国土资源部财政部关于建立中央地质勘查基金与省级地质勘查基金协调联动机制的指导意见》也已发布实施了4年。

“4年来,中央和省两级地勘基金管理机构深入落实《指导意见》的要求,不断完善协调联动机制,加强沟通联系,连续召开了4届地勘基金联动工作会议,编印了3个年度的《全国地质勘查基金情况通报》,并积极探索多种方式加强工作协调配合。”中央地质勘查基金管理中心主任程利伟颇感欣慰地说。2013年,全国地质勘查基金管理机构积极落实找矿突破战略行动总体部署,继续坚持着力加强重点矿种、重要成矿区带前期勘查,发挥引导拉动社会资金的政策调控功能,平稳发展,在构建地质找矿新机制、促进地质找矿突破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全国地勘基金发展壮大

历经7年来的磨炼,全国地勘基金进入了良性发展轨道,投资规模不断扩大,找矿成果不断凸显,已成为财政资金投入矿产资源勘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推进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矿业报记者从12月23日召开的2014年全国地质勘查基金联动工作会议上了解到,全国地勘基金经过7年来的发展,总体规模和投入力度进一步壮大和增强。截至2013年末,全国有27个省(区、市)建立了省级地质勘查基金,中央和省两级地质勘查基金累计总规模达437亿元,实际投资421.07亿元。两级地勘基金总规模较2012年增长8.7%,实际投资增长20.17%。2013年,全国非油气矿产勘查投入363.82亿元,其中中央和地方财政投入130.2亿元。全国地勘基金投入75.41亿元,分别占当年全国非油气矿产勘查总投入的20.73%和矿产勘查财政投入的57.92%。

全国地勘基金矿产勘查取得显著成果。截至2013年末,全国地勘基金累计投资矿产勘查项目7145个,新发现矿产地1107处,其中大型矿产地485处,中型矿产地622处。大营提交了国内最大、世界上屈指可数的超大型矿床,四川攀枝花铁矿整装勘查区普查项目资源量大幅度增加,铁矿、伴生二氧化钛、五氧化二钒均达超大型规模;贵州省务正道铝土矿整装勘查取得新进展,东山、马鬃岭矿床均达大型规模,2013年度新增铝土矿矿石量1647万吨;新疆若羌县坡北镍矿项目经评审提交镍资源量138万吨以上,达到超大型规模;青海省格尔木夏日哈木铜镍矿估算332+333镍金属量110.43万吨,伴生铜21.38万吨;青海省多才玛多金属矿孔莫陇、茶曲怕、多才玛3个矿段估算333+334铅锌资源量506.89万吨;江西省浮梁县朱溪外围铜多金属矿找矿取得重大突破,钻孔钨(铜)矿体视厚度达570余米,铜矿体累计视厚度43米;安徽省庐江县小包庄铁矿普查项目提交了一处隐伏的大型高硫含钒、磷磁铁矿矿床,查明333铁资源量3.2亿吨。全国地勘基金在推进找矿突破战略行动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与此同时,全国地勘基金引导拉动社会资金方式多样化。程利伟介绍,全国地勘基金项目和资金继续不断投向高风险矿种前期勘查,充分发挥了降低勘查风险的作用。积极探索地勘基金投资新模式,引导社会资本参与矿产勘查,合作投资方式呈多样化态势,合作项目数量及资金占比不断提高。2013年,中央地勘基金新增合作项目数占全部新增项目数的30.43%,合作项目投资占当年新增全部投资的27.22%;省级地勘基金合作投资项目资金占当年新增资金比例与2012年的21.72%持平。甘肃省探索并推动省地勘基金、白银市政府、白银有色金属公司、甘肃省有色地质局四方合作投资勘查白银矿深部及外围勘查取得重大突破。

全国地勘基金运行机制和管理制度也得到进一步完善。中央地勘基金继续坚持“财政预算、市场运作”的运行模式,不断完善与市场化运作相适应的项目论证、组织实施、质量监理、合同管理、资金管理等方面的管理制度;省级地勘基金结合各地实际,探索并出台了一系列各具特色的地勘基金项目组织实施、资金运行、成果处置方面的制度办法,基金运行管理水平不断提高。协调联动机制运行平稳,作用有效发挥。2013年,中央地勘基金管理机构继续坚持与各省(区、市)国土资源主管部门及省级地勘基金管理机构采取项目对接、召开联动工作会议、落实信息交流制度等措施,组织新开和续作项目论证183项;省级地勘基金之间信息交流与工作沟通趋于活跃。两级地勘基金的整体功能不断得到发挥,取得了明显实效。

此外,从部分省区提供的材料来看,2014年省级地勘基金项目多以续作为主,尽管新开项目少于往年,基金投入水平也有明显下降,但省级地勘基金的找矿成果仍然可圈可点。新疆西昆仑火烧云一带铅锌矿勘查,青海夏日哈木铜镍矿、柴达木盆地卤水钾盐及干热岩勘查,贵州织金-开阳磷矿、清镇-织金铝土矿以及凯里-都匀-普定铅锌矿勘查,四川攀西钒钛磁铁矿和甲基卡锂矿勘查,河南渑池“煤下铝”勘查,湖北大冶铜铁矿和宜昌磷矿勘查,湖南花垣县大脑坡铅锌矿普查,江西赣县-定南稀土矿和朱溪铜矿外围钨铜矿勘查,浙江庆元县荷地-岭头稀土矿普查等均取得重大找矿成果。

“总体上,全国地勘基金在发挥国家财政资金对商业性矿产勘查的引领作用和服务地方经济等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真正起到了四两拨千斤的作用。”程利伟表示。

中央地勘基金强化项目管理

2014年,中央地勘基金管理中心紧密围绕部党组中心工作,坚持稳中求进和改革创新,进一步完善体制机制,调整改进工作思路,加强制度和队伍建设,着力强化项目组织实施管理,深入推进职责任务落实,各项工作取得了重要进展和明显成效。

首先是基金项目实施取得一批重大成果。2014年,该中心全面加强项目实施过程、施工质量和找矿成果的监管与跟踪管理,对“煤铀兼探”、单矿种找矿试点、整装勘查区以及江西省铀铜钨矿重点突破区等项目加强组织协调,继续部署了“旁站式”监理和“产学研”综合研究课题,并根据项目进展情况及时组织专家对设计方案进行优化调整、赴野外现场进行质量检查和技术指导。年内申报项目预算8.6亿元,共有94个在建项目开展野外地质工作,完成钻探工作量22.7万米,新发现大型矿产地4处、中型矿产地4处,取得了可喜的找矿成果。

内蒙古大营西段铀矿普查项目取得重大进展,续写了“大营辉煌”新的篇章。初步控制铀资源量达大型矿产地规模,圈定3处找矿靶区,使铀矿化带向西推进20千米,并发现新的铀矿化层位,极大地拓展了鄂尔多斯盆地的铀矿找矿空间。

内蒙古准格尔煤田国家规划区内11个煤炭预普查项目完成野外工作,获得333+334?资源量378亿吨,为超大型煤田。该项目还开展了高岭土、铝土矿及共伴生铝、锂等多矿种兼探和综合评价工作。

江西省朱溪钨铜矿重点突破区找矿取得新进展。其中,浮梁县铜坞-乐平市柏树坞铜多金属矿项目,在省基金前期发现厚大铜钨矿体、初步控制矿床远景达超大型规模的基础上,又发现了埋藏相对较浅、品位高的富大矿体,提高了未来矿山开发的经济价值。乐平市月形铜多金属矿普查项目,发现多层富铜矿体。该项目进一步拓展了新的找矿空间。

青海省柴达木盆地西部2个卤水钾盐普查项目取得较好找矿成果。初步估算可提交氯化钾资源量超过2亿吨,显示柴达木盆地深部找钾的巨大潜力。

西藏3个多金属矿普查项目均取得较好找矿成果,提交的铅锌、银资源量均达中型矿产地规模。

福建省武平县何屋铜多金属矿普查项目预计提交一中型矿产地,估算3341银资源量约860吨。

此外,贵州务正道铝土矿整装勘查提前完成勘查工作任务,提交了3个大型和1个中型矿产地,333+334?铝土矿矿石量达1亿吨。四川攀枝花铁矿整装勘查区3个普查项目今年经四川省矿产资源储量评审中心评审认定,新增333资源量铁矿石35亿吨、二氧化钛2.4亿吨、五氧化二钒667万吨,3个矿种均达超大型规模。

“值得强调的是,四川攀西铁矿、贵州务正道铝土矿、青海柴达木盆地卤水钾盐、江西朱溪重点突破区的钨铜矿、内蒙古大营西段铀矿等重大成果的取得都是得益于中央和省级地勘基金的上下联动形成的合力效应,它充分发挥了省级地勘基金在项目选区上的优势、实施上的主动性和中央地勘基金在资金投入、技术力量整合上的优势。”程利伟说,这些成果的取得为找矿突破战略行动3年目标的实现做出了重要贡献,也为找矿突破战略行动5年目标的实现打下了坚实基础。

为摸清底数加强管理,该中心还积极应对基金管理体制机制面临的新形势,安排了项目调研清理工作。调研工作从今年5月份启动,历时4个多月,由中心领导带队组成5个调研组,经过了室内梳理、函调核实情况、实地考察、撰写调研报告等步骤,比较全面地了解和掌握了项目在资金、矿权、成果、质量等方面的状况,也发现了不少多年沉积下来的问题,既有项目实施客观环境的问题,也有项目管理主观操作的不足和漏洞。

“为全面系统地彻底解决上述问题,我们于9月底又部署开展了项目清理工作。目前,清理工作已取得阶段性成果,一是比较好地解决了部分问题,二是对制度、管理环节等方面存在的漏洞和不足,也提出了相应的完善意见。”程利伟表示。

此外,该中心在矿产地储备工作方面也取得了积极进展。今年上半年,他们在开展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的基础上,组织起草上报了《关于构建和完善矿产资源战略储备体系的建议》。从国家战略高度和深入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关于市场配置资源、生态文明建设以及自然资源资产管理等理念和要求出发,提出了从构建储备管理体系入手,通过立法、规划、设立储备专项、开展储备勘查的路径来推进储备工作的设想;提出了矿产资源产品、产能、产地“三位一体”的战略储备体系架构及其功能定位,储备工作的基本原则及当前的主要任务。下半年,积极参与第三轮全国矿产资源规划和矿产资源战略储备专项规划的编制工作,牵头承担了“矿产资源战略储备研究”的重点专题研究工作,组织有关单位编写了煤炭、稀土、钨、锑、铟和铁的储备规划研究报告。

“下一步,中央地勘基金管理工作将主动适应新常态,坚持稳中求进,重点抓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根据两部的意见,按照积极稳妥、有利于机构和事业发展、更好地发挥基金作用的原则,进一步深化基金体制机制改革方案的研究工作,稳步推进相关工作;二是在今年项目调研清理工作的基础上,按照将所有问题彻底解决的原则,深入开展项目清理工作;三是抓好在建项目的组织实施和续作项目的预算申报工作,强化实施过程监管和专家咨询服务,保障工作进度和质量,努力提高找矿成果;四是协调两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结合项目清理工作,加快推进项目成果处置工作;五是积极配合部相关司局,继续推进国外专项收尾工作和矿产地储备相关工作。”程利伟说。

以地勘基金改革发展促矿业改革发展

众所周知,地勘基金依《国务院关于加强地质工作的决定》而设立,设立地勘基金的目的,主要是针对我国地勘市场不发育,特别是风险勘查资本市场缺失、矿产前期勘查投入不足、重要矿产资源保证程度下降等问题,通过设立地勘基金,加大财政对重要矿产资源的前期勘查投入力度,引导和拉动社会资本投入矿产勘查,促进找矿实现重大突破。

“但是,从这个目的看,设立地勘基金是基于我国地勘行业由计划经济向市场过渡的特定历史阶段进行的制度安排,是基于当时地勘领域基本国情的现实选择,因此,无论是在定位还是运行机制上都带有鲜明的过渡性特征。”程利伟说,基金启动运行以来,按照“降低风险、政策调控”的定位要求,紧密结合我国地勘领域实际,探索积累出了一整套基本符合过渡时期特点的市场化运作模式和管理经验,两级基金投入不断加大,有效化解了市场化过渡时期面临的风险勘查投入不足的难题,成为整个地质找矿工作不可或缺的重要环节;地勘基金项目也取得了令世人瞩目的丰硕找矿成果,在促进找矿突破和推动勘查领域市场化的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较好地实现了引导和拉动商业性矿产勘查的阶段性目标,完成了过渡阶段的历史使命。

“然而,地勘基金管理运行的体制机制也不可能一成不变,也必须随着形势和任务的变化不断地调整完善,只有这样,才能适应全面深化改革、特别是矿业领域改革发展新形势的需要。”程利伟话锋一转,全面深化改革已成为整个社会政治经济生活中最为深刻的主题。加快市场化进程、推进政府职能转变、实施依法治国的总要求等方面的一系列改革措施,以及我国矿业改革发展面临的各种机遇和挑战,都对深化地勘基金管理改革提出了新要求。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财政投资体制改革使我国矿业领域投融资和地勘基金运行管理面临的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二是全球矿业深度调整对中国矿业发展带来的新挑战;三是我国矿业发展面临的诸多困难需要通过深化改革加以解决。

事实上,纵观我国矿业发展和资源保障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总体上可以归结为两大方面:一个是风险勘查资本动力不足,立足国内增强资源保障能力面临挑战。众所周知,不断实现找矿新发现是矿业可持续发展的根本和前提,也是找矿突破战略行动向前推进的基础。当前风险勘查滞后仍是我国矿业发展的一个薄弱环节,问题的关键在于我国的市场建设工作相对滞后、市场环境还不够好,风险勘查资本市场缺失、市场要素不健全、市场规则不完善、市场主体行为不规范等问题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高风险、高回报”的风险投资机制还没有真正建立起来,“谁投资、谁收益”的市场规则也没有得到很好的落实。因此,要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首要的是加快推进市场体系建设,加快培育和完善风险勘查市场,为社会资金提供进入通道,解决风险勘查资本动力不足的问题。另一个方面是矿业投资长周期、高风险的特点,以及资本与技术结合不紧密、资本运作与实体化运作分离的现状,使得矿业相关领域融资难也成为中国矿业发展的一个亟待破解的难题。矿业投资具有高风险、高投入、专业性强、技术含量高的特点,既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也需要专业化的运营管理,更需要资本和技术的紧密结合。因此,通过建立集资本、技术、知识和管理等各种力量于一身的专业化的产业发展投资基金,促进资本与技术深度融合,破解包括地勘业在内的矿业领域投融资不畅的问题,就成为推动矿业改革发展的一个关键措施。

其实,中央地勘基金管理中心为准确把握地勘基金体制机制改革的原则和方向,在今年下半年以来,就按照两部的要求,对基金体制机制改革的有关问题开展了研究工作,并就深化基金体制机制改革明确了两条最基本的原则:一是必须立足我国矿业发展基本国情和需要,着力解决整个矿业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二是遵循市场化改革的总体要求,调整完善基金的管理运作模式,并据此研究设计基金体制机制改革方案。

“按照上述原则,未来的地勘基金总体上应当按照产业发展投资基金的模式运作。”程利伟表示,一是在目的与定位上,要适应矿业高风险、高投入、高回报、长周期的产业发展特点,立足整个矿业,面向国内外,发挥矿业投融资平台作用,关注矿业重点领域、重要环节的投资需求,重在解决风险勘查投入不足和矿业重点领域融资难的问题,通过基金投资运作,促进资本技术深度融合,推动找矿新发现,培育大企业,不断提高我国矿业的整体竞争能力和资源保障能力。二是在管理体制和运作模式上,适应财政投资体制改革的要求,改变原来实行的财政专项预算管理模式,采取财政出资作为引导资金,通过财政资金让利,吸引社会资金共同设立产业投资基金的方式,按照市场原则进行投资运作。三是在投资方向上,面向矿业全领域,突出国内外重要矿产高风险勘查,着力解决后备资源不足的问题,兼顾重点勘探开发企业和境外资源勘探开发及并购项目融资需求,支持企业做大做强。四是在投资方式上,改变单一的勘查项目直投的做法,资本运作与实体项目投资并重,采取直投与参股相结合的办法,除直接投资外,还可以通过跟进投资、出资设立子基金、参股企业和其他矿业类基金等方式,发挥杠杆作用,放大财政资金效应,提高资金运作效率。

当然,作为矿政管理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一方面,基金管理体制机制改革将会有力地推动我国矿业市场化进程和矿政相关领域的改革与完善;另一方面,基金管理体制机制改革也必然要求同步推进矿政管理配套改革,通过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开放矿业权市场、完善市场规则、强化诚信体系建设,为矿业健康发展和基金的顺利运作匹配良好的政策环境。毫无疑问,这既是顺利开展地勘基金体制机制改革的前提条件,也是全面推进地勘基金体制机制改革的终极目标。

“通过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新的基金面对的领域会更宽,运作方式会更活,在促进矿业改革发展中的作用会更大。同时,中央和省两级地勘基金有着共同的基因和共同的目标,如今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潮中又形成了相同的前途和命运,改革路上的两级地勘基金,协调联动将会进一步凸显以资本为纽带的合作,合作空间将会更加广阔,前景也会更加美好。”程利伟最后表示。□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