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与“铁疙瘩”较量

2014-12-29 9:39:4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陈贤云 沙俊志

安徽淮北矿业袁庄矿有着井下“辅助一线”班组之称的保运区安装队,常年与链板机头、皮带机头、减速箱等笨拙、上吨重的“铁疙瘩”打交道。因而劳累、繁忙、危险成为该队的代名词。

22年来,该矿安装队在百米井下的艰苦环境中,铺设的链板机和皮带机达几百千米远,为工作面出煤运输系统的安装立下了赫赫战功。2013年,该队被淮北矿业授予“标准化班组”。

粗放式管理之痛

“为完成安装任务,往年在井下‘连轴转’是家常便饭。”提起当年安装队的艰苦岁月,安装队队长庞忠一脸酸楚地说:“有一次,在安装中我只带了2个备用矿灯和一些吃的东西,在井下连续工作了30多个小时。”

1991年,袁庄矿安装队正式组建,主要担负出煤运输系统的链板机、皮带机的安装与回收等“大动脉”的运输重任。由于当时该矿矿井尚未摆脱粗放式的管理模式,巷道不仅矮、乱、脏,而且安装链板机和皮带机的机巷环境很差,安装队成立初期,吃了不少粗放式管理的“苦头”。

1993年,该矿在一次Ⅳ3机巷安装中,巷道高度仅有1.3米,并且路面有许多水窝,安装工作环境非常艰苦。面对这样困难的条件,要把4500多斤重的链板机头运到终点站,困难程度可想而知,安装队的职工有人在前面用棕绳拽着,有人在后面用脚蹬着,像“蚂蚁搬家”似的一点一点往前挪动。当时安装队有近百人,安装全用的是“人海战术法”。职工陈进相在一次蹬链板机头的过程中,脚被链板机头挤在了巷道里,造成大脚拇趾骨折。

庞忠说:“因安全重视不够,以往碰皮、刮伤的微伤事故是常有的。但陈进相的工伤也给安装队敲响了警钟。”

井下“太空之吻”

如果说袁庄矿的安装队与“重”字打交道,一点也不为过。如安装一部机巷链板机,就需要300多米长的链条和近百块溜槽。一块溜槽就有300多斤重,一节链条加刮板也有六七十斤,这些都要靠人工搬运。

“其实这还不算什么。”该矿安装队原队长姬玉东说,“链板机头、皮带机头、减速箱每个都有2吨左右,尤其是减速箱与链板机头和皮带机头对接搬运难度相当大。”用姬玉东的话说,减速箱与链板机头、皮带机头对接好似神舟飞船与太空号的“太空之吻”。虽然说法有些夸张,但在井下黑暗、狭小的环境中,减速箱、链板机头、皮带机头这些四五千斤重的“大家伙”,要进行齿轮对接,难度可想而知。

“减速箱和机头的对接关键是‘找点’,如果悬空的减速箱与对接的机头中心位置有1厘米左右的误差,就对接不上。经验丰富的职工,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完成,对经验不足的职工来说,有时要花上几个小时或一个工作班才能完成对接。”姬玉东说。

近些年来,袁庄矿安装队通过名师带徒、现场指导、经验传授等方法,职工“对接水平”有了质的提升。现如今,该矿安装队职工都能在1小时内完成一部链板机或一部皮带机的对接任务,“对接”不再是“头疼问题”了。

安全效率双丰收

“我们再能干,如果井下安全环境不好,也没有现在的成绩。”庞忠如是说。

随着井下环境的改善,进入2000年后,袁庄矿安装队致力于打造“安全标准化班组”,提出了“零工伤”目标。针对吊、拉、推、抬的作业和易出现的挤、碰、刮、砸的安全事故,该队制定了“四不干活”的操作规范,即没有确认不干活、条件不够不干活、存有隐患不干活、没有把握不干活。彻底改变了以往干活中的“急躁、大胆、侥幸、盲目”的八字行为。

2005年以来,该矿安装队大大减少了轻伤以上事故,对于碰皮、刮伤、挤压等微伤安全事故下降了80%以上,安装效率由往年的两三个月完成一条机巷安装任务,变为现在一个月左右就“拿下”。并且人员由往年近百人逐步减少到现在的38人。

据了解,2013年,袁庄矿安装队共铺设52部链板机、13部皮带机,长度达到6200多米。同时安装了无极绳绞车、大型开关等100余台(部),刷新了建队以来的纪录,并大大减少了微伤以上事故,实现了安全效率双丰收。□

职工在装运溜槽

皮带机托辊验收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