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球磨一响,黄金万两

2015-5-26 10:21:55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方国俊

“球磨一响,黄金万两”,这是对大冶铁矿球磨岗位真实的写照。

大冶铁矿球磨班担负着今年近200万吨原矿的磨矿任务。如果把精矿生产线流程比作人的消化系统,球磨就是“胃”,它把矿石磨成浆状后供给磁选、浮选等“小肠”吸收营养,为武钢高炉和球团生产提供优质的精矿。

5月11日,笔者走进球磨现场,球磨机欢快的“轰隆”声、摆式给矿机有节奏“吱嘎”声、旋流器连续的“哗哗”声,奏响了球磨劳动竞赛的交响曲。

按照要求做好交接班后,球磨工潘文成开始忙碌起来。做好各项润滑工作后,他便去查看瞬时球磨台时产量的数据。“上个班的原矿性质有点变化,不怎么好磨,台时产量没有达标,结果被考核了。今天原矿性质好些,我想多干点,把损失弥补回来。”说罢,他迅速爬上平台,调整好摆式给矿机的变频,将球磨给矿量由250吨/小时增加到了260吨/小时。

“电耗是选矿成本的一个大头。你别小看这小小的10吨,在满足磨矿质量的前提下,新系统球磨台效每小时提高10吨,按用电平值电价计算,每分钟节电0.725元,每小时节电42.9元,一年下来节电375804元……”刚一说完,潘文成就拿起取样勺和样桶,直奔二次溢流的取样点。

见潘文成忙个不停,刚好巡检到球磨岗位的班长喻红钢,从潘文成手中接过取样勺,一勺又一勺,样桶很快就装满了矿浆。

取样、称重、对照浓度表……潘文成一气呵成。喻红钢凑过去看了看,浓度和粒度指标在受控范围内。他拍了拍潘文成的肩膀,“台时产量好,粒度要确保,继续加油啊!”

“叮铃铃,叮铃铃……”只见一台天车勾着一桶钢球,准确达到球磨进矿端加球平台,一大桶钢球在杜剑英和潘文成的敲击下慢慢打开。“咣当、咣当……”一个又一个的钢球有节奏地自动加入球磨机内,参与磨矿过程。

过去新系统球磨和老系统球磨同时欢畅,而当天老系统球磨都停下来了。笔者问杜剑英老球磨怎么没有开。

“你还不知道啊,现在流程改进以后,把老系统球磨停下来了,弄得我都‘下岗’了。”原来,从今年4月底开始,大冶铁矿对直线筛工艺进行了优化,采用直线筛进行二次隔渣,实现筛下料浆-1毫米含量从59.58%提升至90%以上,缓解大颗粒堵塞浓密仓的现象。并通过高效渣浆泵将浓密仓高浓度底流引进新系统球磨后,停开了2台老系统球磨机,实现了水洗筛下料进入球磨工序的无缝对接。

“这个工艺改进后,每小时停开老系统球磨就节电1200千瓦时。还停开4系列浮选和4系列磁选,停开6台渣浆泵,每小时累计节电达2000千瓦时。我这样的‘下岗’也光荣啊,所以就过来帮帮潘文成了。”杜剑英风趣地说道。

虽然老系统球磨停下来了,可是球磨岗位职工依然忙碌。除了负责浓密仓的操作外,还要清理老系统球磨平台下积矿,并且每2小时需要检测一次新系统球磨二次溢流浓度和粒度。喻红钢介绍说:“磨矿粒度是‘淘’金的关键。磨矿细度不够,矿物单体解离不充分。磨得过细,会造成过粉碎,都会影响到下工序的磁选和浮选作业,造成不必要的金属流失。”

球磨劳动竞赛得到丰厚了回报:磨矿粒度控制得力,指标稳定,为每月‘淘’出矿山铜400吨以上创造了条件,铜收率也创历史新高,不仅为大冶铁矿赚到了更多的真金白银,也保证了职工的收入。□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