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舞动市场化的“指挥棒”

2015-6-16 9:58:0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赵玉栋 王 峰

面对严峻经济形势和生产经营中遇到的各种困难,翟镇煤矿始终坚持推行全面市场化管理,通过盘活人、物、环境等各种资源激发企业发展活力,实现逆势增盈发展。

区务大厅“阳光”运行

“公开是市场的放大镜,工资有差距大家都看在眼里,作为市场主体之一,职工已从过去单纯的‘劳动者’成为企业的‘经营者’。”该矿经营负责人说。“今天消耗22根锚杆,44个药卷,2根锚索……”刚上井的综掘区班长郭汉青在区务大厅拿着一个单子说,“这是我们班组的‘绩效考核’记录单,当班工作量、消耗材料数量都有详细记录,上井后交给区务大厅进行核算就知道自己当天的工资了。”该矿建成区务大厅,集区队事务、核算、材料办理和申报等为一体,突出效率完成、工资核算、材料管控等市场化结算职责,实行“一站式”受理。市场化的结算模式,让职工就像对待“自家财产”一样精打细算每一份物料,完成每一项工作。区务大厅将工资及时公布在区务公开栏上,实现“日清、日结、日公开”。同时,职工还可以对公开的工资核算提出质疑并申请仲裁,保障个人权益。

材料超市“自由”买卖

“内部市场化管理的核心就是降成本,我们把过去行政隶属关系变为市场主体间的价格结算关系,价格就成为了我们推行全面场化管理的‘指挥棒’。”该矿负责人说。在该矿配件材料超市,各种修复材料码放整整齐齐,价格、品名、型号、数量在标牌上一目了然。“这里的东西比新产品便宜,能节省不少材料费用。像倒链、风镐这些经过修理的设备,比新的用着还顺手。”综采一区职工李凯峰说。该矿建成配件材料超市,形成了专业化回收市场,实现废旧材料的有效利用。由各专业与矿规划经营部门共同对能够回收的物料,包括锚杆、塑钢网等逐一清点并建立台账,区队使用完后,根据台账把可回收物料卖给超市,超市按设定的价格向区队支付一定费用,超过回收率时,超市还会给区队奖励。回收利用的修复材料再由超市进行售卖。大到潜水泵、绞车、电瓶车、耙装机等大型设备材料,小到铁丝、螺丝、旧锚杆等废旧零配件,该矿基层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创造效益的废旧品。配件材料超市的投入运行,使井上下材料丢失浪费现象逐渐减少,今年一季度,该矿回收复用价值达600多万元。

“收运费”的“快递公司”

“你们这三天使用的物料已经送来了,请对照明细单检查一遍。”该矿运搬工区单轨吊司机安伟在井下与充采工区职工李本会办理交接。“态度真好,效率真高!”李本会竖起了大拇指。“这一车装了20根钢轨,一根运费是4.5元,总共90元运费。”李本会在交接单上记着。该矿运搬工区打破原有工作模式,建成集中供料系统,实现从地面卸料到井下采掘工作地点供料输送一条龙服务,所有运料标注运费价格,由使用单位支付运搬工区运费。“送多少料,工资结算就有多少,生产区队用料越多,我们越高兴。”运搬工区负责人说。“无论是掘进进尺、工作面原煤产量,还是辅助区队提供的服务,全都明码标价,职工干活越多,挣得就越多,大伙的积极性都很高。”该矿运输负责人说。

“干了算”变为“算着干”

董亮是该矿综掘二区一名掘进工。4月2号早班,因井下现场工作需要,他从地面材料超市领取了2盒锚扣、2个弯头、4副外壳还有一些零碎部件带到井下7401东运输巷,这一趟,工区要支付给他30块钱。到达施工现场后,接下来他还要参与迎头供料、紧锚杆、联网等工作。一个班下来,如果工作没有失误,他的个人实际收入在170元左右。同一天,该区职工曲业春在31104东运输巷700米处施工,在巷道右帮打废了1根锚杆,由于锚杆被拉出来后还能使用,曲业春将因此被扣2根药卷的费用1.74×2=3.48元,加上耗费的工时按10元计算,他本班的实际工资收入就会减去13.48元。“实现内部市场化后,职工责任心更强了,标准意识、材料节约意识、创新意识都有了明显提高。”董亮深有体会地说。“我们区队内部市场化主要从材料控制、工作量考核、修旧利废奖惩和工作标准四个方面来考核,市场化不仅能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关键是能有效推动工作的开展。”区长王清峰介绍。该矿引用回收矸石的市场机制来激励区队抓好煤质管理工作。在开掘该矿的7401东运输巷时,他们工区按照施工设计要求,净高必须达到2.2米。但由于现场条件复杂,实际煤层只有1.6米,这就需要炮掘起底60厘米才能达到要求,但放炮后矸石就混入了煤堆。工区安设专人拣选矸石,矸石收拢后由矿煤质管理人员验收后,按每方200元钱支付给施工班组,这部分费用由矿承担。

据了解,今年1~5月份,该矿总共完成综合成本361元/吨,同比降低98元/吨,实现利润5425万元,同比增盈2748万元,连续安全生产4520多天。“和过去的市场化管理相比较而言,我们的全面市场化管理不仅外延扩展了、内涵更丰富了。关键是充分调动起全员的工作积极性,实现了企业的科学管理、治亏创效。”该矿负责人何希霖说。□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