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漫漫远征路

——淮北朔石矿业宁夏项目部见闻

2015-10-27 9:19:26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陈春秋

“就是这一溜溜沟沟,就是这一道道坎坎。就是这一片片黄土,就是这一座座秃山。”踏上黄土高原,一首淳朴、粗犷的陕北民歌萦绕耳畔。干旱、缺水、偏僻、物价贵……3000里之外的宁夏是不是传说的那样,远赴他乡的“煤客”们生产、生活的到底怎么样?9月6日至9日,笔者跟随淮矿集团朔石矿业党委工作人员前往宁夏走访慰问,还原一个真实的宁夏王洼项目部。

每一分钱都得算着花

“来尝尝我们的大锅菜。”为了让大家吃好,项目部从母体单位带来厨师,消除地域饮食差异。早晨6时从淮北出发,抵达项目部已近晚上10时。

“瞧,咱这炉子支的咋样?”280人吃饭,每天煤气用量很大。“火头军”们捡来旧砖头,支了口地锅熬稀饭,每天可节约120多元。

“大家都说吃够了,我刚腌上糖醋白菜。”洋葱豆酱、糖醋黄瓜、炸馒头、茶叶蛋,厨师董超想着法子调节大家的口味。哪怕是偶尔剩下的馒头,伙房也舍不得扔掉,日后可以掺肉炸丸子。

“1斤黄瓜就比县城贵1块钱。在饭店,一盘18元。”从王洼镇到固原市开车需要走近2个小时的盘山公路,所以镇上物价比较高。

在项目部负责人宿舍内,一张25元的方桌就是“封疆大吏”办公用的家当,还搭着2组捡来的沙发。与职工一起吃、一起住、一起苦、一起干,项目部的领导班子早已与职工打成一片。

“现在资金紧张,买三轮车的事,再等一等吧。”负责每天运送饭菜的职工汇报说,由于与王洼镇蔬菜供应商断了联系,人家现在连三轮车都不愿意借了。为方便往返固原购买食材,项目部刚买了辆皮卡,“把有限的资金用在刀刃上”成为宁夏项目部人的共识。

“一旦大雪封山,职工吃饭就成了大问题。”高原地区的冬季来得早,像这些生产之外的“琐事”不得不列入项目部的议事日程。

市场就是纯粹的甲、乙方关系

“在淮北的时候,4人一间房,空调、电视、卫生间一应俱全。到这条件虽然苦了点,但只要能挣到钱,再苦再累都不怕。咱们不是来享福的。”9月7日晚上,朔石矿业领导到职工宿舍慰问。看到家乡的亲人,大伙热情高涨,不时报以热烈的掌声。8月份,为支持项目部的建设,淮北矿业集团从祁南矿抽调38名职工赶赴宁夏。

“最苦的日子过去了,活动板房到10月份可以入驻。”项目部后勤负责人朱峰介绍说,项目部临时居住在王洼煤业职工医院(一所废弃,一所闲置),由于人员多,居住条件有限,居住区有时还兼更衣、矿灯充电、存放生产资料的功能。就这样艰苦的条件,还是与甲方多次协商的结果。毕竟,这里是市场,甲方、乙方以量计资,是纯粹的甲、乙方关系。

“12月份,矿方办公大楼投入使用。通过前期协调,咱们副科以上干部全部进楼办公。”朱峰说,到那时项目部就有家的样子了。另外,随着项目部新建的30间活动板房的竣工,浴池、食堂、卫生间、会议室等配套设施也相继施工。

就在笔者到达的第二天,朱峰还会同2位副总工程师一起去固原市洽谈锅炉的事。冬季到来,项目部计划自购二手小锅炉,解决做饭、供暖、洗浴等问题。

确保每天都能吃上热乎饭

职工食堂设在老医院,为了方便职工就餐,每到饭点,食堂的“火头军”们就用借来的三轮车给大伙送饭。“本地的水只能洗菜、刷碗。吃的水35元一大桶,够吃3天的。”居住地原先是废弃房,不通饮用自来水。笔者到达时,一条专用自来水管道已经接好。

“刚来的时候,想买东西都找不到地方。”食堂主管周鸿介绍说,项目部组建之初“一穷二白”。大家齐心协力,自力更生:建好了住处,领导带头打扫、拖地、刷墙;食堂人手不够,总经理、司机全员上阵帮厨……

“每天4点30分起床,一直忙到晚上9点半。”帮厨韩玉与另外5人从早忙到晚,就为280人的伙食。“伙食费每天大约需要3000元。职工干的都是体力活,伙食差了不行。”项目部本着“再苦不能苦职工,再穷不能穷伙食”的理念,确保每一名职工都能吃上热乎饭。“凉的不是饭菜,是人心。”厨师谢宝玉说,作为厨师,做好后勤服务是职责所在。

我们是“拼刺刀”拼出来的

“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我就不信咱比人家差。”9月7日早晨7时,天空下起了雨。在王洼煤业600万吨/年改扩建项目临时值班室门前,早班30人整齐列队,项目部采煤队队长徐林对昨天工作进行点评。

“向右转,齐步走。”散会后,大伙排成队朝井口走去。整齐的步伐,统一的矿服,在项目部工区内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

“除了有人,你们还有什么?”一次生产协调会上,面对甲方“责难”,徐林的一句反问,让他在600万吨/年改扩建项目中声名远扬。“要想赢得对方的尊重,必须有过硬的队伍作风。”徐林说,咱们是国有煤炭企业,无论走到哪里,尊严不可侵犯。“不打不相识”,经过一段时间的磨合,所有人都渐渐认可了淮北这支“正规军”。为了树立良好形象,项目部从技术、管理、维护、检修等环节上下工夫,千方百计降低事故影响。

“将托管业务作为一项新产业来发展。”7月13日,淮北矿业董事长、党委书记王明胜在鄂尔多斯蒙泰范家村煤矿调研时的讲话,经常被管理者引用来鼓励职工。

“咱们这些工程,全都是‘拼刺刀’拼出来的。”较其他项目部而言,初次涉足外部清包的宁夏项目部,在招投标过程中就犯了难:标的低了挣不到钱,标的高了中标率没把握。项目部负责人介绍说,正在施工的600万吨/年改扩建项目110511(s)工作面,做的标与竞争对手仅相差几元钱。投标前,项目部领导班子连夜研究,几次易标,反复推敲,其中压力不言而喻。

“过几天就去山西谈煤矿托管的事。”宁夏项目部目前挂靠中煤71处,还不是纯粹的独立运营公司。未来,不得不考虑项目部的发展前景。

坚决守住西部“桥头堡”

“每班多干一排,嘉奖500元。”为提高进尺,项目部充分利用经济杠杆,“撬动”职工的积极性。9月5日中班超额完成任务,项目部负责人亲自为职工端上“庆功酒”,鼓舞士气。“夜班煤机司机违规操作,导致煤机滑靴损坏,罚款1000元,半年内不许再安排开车。”打铁还需自身硬,为了打造一支精干高效的队伍,项目部正、负激励交替执行。“要干出个样子给大家看,决不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丢脸。”掘进队长丁全中说,比起山东地昆、中煤71处等“专业”项目部,我们在装备、后勤、材料储备还有欠缺。下一步,项目部目标就是组建材料库与加工车间。

在项目部负责人的床头,放着《<煤矿安全规程>专家解读》、《煤矿安全规程》与一份《宁夏项目部生产日报表》。作为负责人,每天除了要牵头协调好方方面面的关系,还要研读专业书籍。毕竟,作为乙方法人代表,懂法、用法、守法,是“红顶创客们”下海闯市场的看家本领。

“一定要守住西部发展的‘桥头堡’!”在项目部的几天里,负责人多次提到淮北矿业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方良才的要求。“条件艰苦,情绪高涨。”8个字形象概括了项目部现状。

汽车缓缓驶出项目部,一棵棵白杨伫立在路边。“这是在北方风雪压迫下仍然倔强挺立的一种树。哪怕只有碗口粗细,它也努力向上发展,参天耸立,不折不挠,对抗着西北风。”重温茅盾先生的《白杨礼赞》,不禁让人思绪万千。□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