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7日 星期日
中国矿业报订阅

班组“微降本”扎根十里精矿线

——大冶铁矿选矿职工全员节约侧记

2016-1-12 9:16:4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方国俊

在当今的“微”时代,微信、微博、微课堂……这些新词在人们生活中迅速传播。从破碎到选矿,从脱水到尾矿,在大冶铁矿近10千米长的精矿线上,也活跃着一个带“微”字的新词——“微降本”,更是在基层班组落地生根。1月8日,笔者走进精矿生产线一线班组,捕捉到了几个“微降本”的镜头……

一根铁丝

上午9点,伴随着球磨机欢快的轰鸣声,班长喻红钢照例对球磨、磁选、浮选、泵间等生产现场进行第一次全线检查后,径直来到班组物资存放点,拿起一小卷铁丝,用尺子量准后,再用钳子剪断一根铁丝。

笔者好奇地问:“干嘛要用尺子量啊?”

喻红钢介绍说:“这些铁丝都是给岗位职工绑冲洗水管用的。生产现场冲洗水管一般都是直径40毫米闸门和直径50毫米闸门,我刚才剪下的这个铁丝是根据选矿现场冲矿水直径50毫米闸门量身定制的。按照冲洗水管的周长以及加上需要打2~3个扣,再加上头子留个3厘米左右,同时考虑到是双股,我们也计算过了,35厘米长就够了。现在岗位人少,都是一人多岗。把铁丝剪成一段段的,也是方便大家使用。”15分钟的时间,他就麻利地剪好了铁丝,剩下大约10厘米长的铁丝,他也没有扔掉。

“这个铁丝头没有用了吧?”

“也不能浪费啊,可以做成一个用来掏磁选冲击水眼的钩子。说实话,一根铁丝也值不了几个钱,这样做也是为了让班组职工都养成节约的好习惯。”

一块破布

上午10点,离开球磨现场,笔者走上浮选、磁选平台。只见磁选机旁一股股铁黑色的铁精矿被在冲击水作用下冲入到精矿槽内,浮选槽内的铜精矿泡沫表面上泛着一层金黄色的光芒,随着刮板有节奏地刮出,向大井奔去……

“曹晓山,把你手上的那块破布借我用下。”浮选工唐旭清看见曹晓山从工具柜中拿出一块干净的破布,就想在半路上“打劫”。“我现在要用,不给。”曹晓山有些不情愿。

“好你个小子,我到班组物资存放点到处找都没找到破布,是不是你把班里以前的破布给私藏起来了?”一想着小唐要破布也是为了工作,曹晓山还是把手中的破布还是给了他。

当小唐接过破布发现,和以前班组的破布不一样。原来,曹晓山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从家里带来一些旧衣服,用来擦洗设备。“这些旧衣服丢了一分钱不值。以前我们班从库房领回来的破皮每千克都要几块钱,省下的就是赚到的啊。”弄得唐旭清都不好意思了。“行,我明天也从家里带来,今天借了你一块破布,明天加倍还你。”唐旭清做个鬼脸,忙着去擦浮选机减速机的油泥去了。

一桶“废”油

上午11点,笔者走进砂泵间,只见一条条管线整齐划一,一台台机泵保养如新,砂泵工陈建起和吴细松正在共同作业,用油抽从一桶“废”油中抽出一壶油,然后分别给每一台砂泵轴承添加润滑油。

“这不是装球磨润滑油的油桶吗?你们怎么从这里抽油啊?”笔者上前问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是球磨使用后的‘废油’。我们可是‘废油’再用呢!”吴细松介绍了“废”油是如何再上岗的。

原来,新球磨由于采用的是集中润滑站油嘴喷射雾化润滑,对油的品质要求严苛,不能含有水、灰尘等杂质,否则会影响雾化的效果造成润滑不良,进而对球磨机轴承造成影响,因此必须使用高标号200#液压油,但使用了6个月需要更换新油,而砂泵轴承润滑则采用的是100#液压油。能否将球磨换下的高标号“废油”在砂泵上继续使用?在仔细对比上述2种液压油的各项参数及润滑效果后,经过集中收集、沉淀去水、过滤杂质后,在单机上进行试验后,球磨机换下的“废油”完全可以满足砂泵润滑要求,于是砂泵间20多台砂泵全部用上了“废油”,一年下来降成本1.2万元。

类似这样的“微降本”的小事还有很多:破碎职工采取“移形换位防护”法减少了衬板的磨损,每月少用衬板10块,每月节约成本2600元。脱水职工用绝招延长了抓斗钢丝绳使用周期,一年下来节省6副钢丝绳共684米,节约成本6.84万元。尾矿职工修复一个阀螺母,可节约成本130元。全车间职工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干”,让“干毛巾”再拧出水分来,奏响了“成本就是工资”、“省下的就是赚到的”的最强音。□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