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4日 星期四
中国矿业报订阅

泥泞中的鏖战

——河南省煤田地质局二队施工获嘉县马厂煤勘项目侧记

2016-2-17 9:16: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伟灿

2015年10月15日,河南省煤田地质局二队承担的获嘉县马厂煤详查项目,在破碎地层掉块、缩径、涌浆和夏季雨水频繁的多面夹击中,地质人员像一个个运动健将,历经三发力、把“三关”、“过五关斩六将”,信心百倍地跑完了1284米、1401米、1687米全程,让光荣与梦想绽放在了胜利的曙光里。

三发力打基础挑战难关

获嘉县马厂煤详查项目是河南省重点地质勘查基金项目。二队承担的9202孔、 5603孔、5205孔于2015年5月开工,3个钻孔不但孔深,覆盖层超过1000米,而且为全孔破碎带。如何优质高效地完成这一艰巨任务,二队领导层下足了功夫:抽调精兵强将优化钻机队伍,配置新型钻机、振动筛、除砂器等,在勘探区设立项目部。

尽管这样,项目开工后,主抓生产的副队长冯跃封、安全生产科长房雪峰仍把注意力盯在了安全生产上。房雪峰说:“我们坚持每周到钻机进行一到两次安全检查,每次到钻机都按照‘一看二摸三提问’的方法,看看各种设备的运行状况,摸摸泥浆性能是否达标,问问孔内地层变化情况,之后再制定下一步计划。”一次,2101钻机晚班起钻时钻具被卡,房雪峰得知消息后带上工程技术人员连夜赶到了钻机,经过分析,他决定先把钻具下步倒开再进行处理。钻工拉动传动带,受力得到均匀传递,钻具被倒开后,孔内残留了一根岩芯管,但处理起来却并不容易。在处理岩芯管的3天时间里,房雪峰昼夜守在钻机旁,直到孔内问题被完全排除为止。

马厂项目部成立后,技术负责人曹可义高度重视泥浆的管理。由于地层变化大,泥浆调制的比例不尽相同,工程开工后,曹可义就一个钻机一个钻机地指导,从泥浆材料配比到泥浆仪器使用、性能标准测试,不厌其烦地进行讲解、示范。此外,他和其他技术人员每天还驱车二三十公里,坚持到3台钻机巡回检查。遇到钻孔变层需要调整泥浆时,曹可义就手把手地教职工们进行泥浆材料的配比,直到泥浆性能达到标准。

跑工地把“三关”驶向坦途

对于马厂项目施工的难度,承担工程施工的第一钻探工程处和第二钻探工程处不敢懈怠。经过几次会议,两个工程处分别制定出了多个管理制度,并达成了抓好安全关、效率关、质量关“三关”共识。从项目施工的第一天开始,两个工程处的管理人员就把管理落实在了“跑”工地上。

2015年10月12日,第一钻探工程处处长刘珂从钻机回到家已是晚上八九点了,谁知一向温顺的妻子却大发脾气:“这不是家,是店,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什么时候操心过家里啊?”面对妻子的数落,刘珂无言以对。几个月来,他不是“泡”在单位里,就是“泡”在钻机上,早上不到7点就骑上电动车往单位赶,先是了解钻机生产情况,然后再安排当天工作,每天回家都在晚上七八点。这还不算,他隔三差五地往钻机“跑”,召开职工大会,与技术人员座谈,了解生产情况,遇到特殊情况甚至在钻机上住几天,解决各种疑难问题。刘珂清楚地记得,在2101、2103钻机钻探期间,他一呆就是二十多天。

当然,第一钻探工程处副处长王占强也是“好钢用在刀刃上”。有情况时,他总是第一时间赶到钻机,与大伙儿一起研究、一起分析、一起解决生产难题;平常他也总在钻机上,查泥浆性能是否合乎要求,查钻进参数是否达到标准,查机械设备是否存在隐患,查钻塔绷绳是否松动。从王占强的笔记中可以发现,在5个多月的施工中,他往钻机“跑”了五十多次。

为拧成一股绳,一处管理人员传递着正能量。王新民是一名干了三十多年的老钻探,当钻机遇到问题时,他积极出主意、想办法,为钻机生产排除了多种困难。王军营凭借三十多年的钻探经验,从优化钻具组合、改进钻进参数入手,积极为钻机提高生产效率出谋划策,钻机起钻时还亲自抡大锤帮忙卸钻杆,受到大家的称赞。

“过五关斩六将”走向胜利

马厂项目位于新乡市获嘉县和焦作市修武县境内,这里是河南的粮食主产区,一人多高的玉米秆密密麻麻,叶子茂盛,郁郁葱葱。马厂项目施工的2101、2103、2202钻机相距有十几公里,工地均被高高的玉米秆包围着,风刮不进来,热浪如蒸笼一样,职工们一干活就汗流浃背。

尽管天气炎热,频繁的雨水时常会来“捣乱”,但职工们在抓安全提效率上却是办法多多。2015年7月28日,天空下起了大雨,半个小时后,2103钻机工地上已是一片汪洋。机长陈学久对大家说:“场地上的雨水多,我们要赶紧把场地里的水排完、泥浆调好,一定要尽快恢复生产!”职工们抬来潜水泵,接通电源后,不停地向外排放雨水。雨水被排完后,紧接着开始进行泥浆调制工作。他们踏着泥泞,一袋一袋地扛来泥浆材料,一次次地进行调制。傍晚时分,钻机在原野上又唱起了欢快的歌。

实际上,困难还有来自其他方面的。2201钻机在接近煤层地段的时候,调浆的次数变得频繁了,而每次的卡取岩芯或加尺,由于新调整的泥浆没有循环过来,只要方钻杆一卸开,受上部稠泥浆降落影响,钻具内的泥浆就会喷涌而出。可大家知道,孔内渣子一落就会造成埋钻。这时,班组的同志们仿佛是战场上的士兵,不顾泥浆喷涌,冲到机台前,迅速地卸钻具、上钻具。喷涌的泥浆浇在了他们的头上,顺着脖子流下来,他们霎时成了“泥浆人”……

当然,在困难面前,职工们也有解决的办法。2101钻机施工的9202号钻孔,整孔几乎处在破碎带,孔内多处存在掉块现象。尤其是500多米处的一块“探头石”,几乎每次加尺时都会出来“捣乱”,稍有不慎就会被它“咬”住。起初,职工们都很紧张,时间一长就有了应对的办法:每次下钻,他们在钻具上做个记号,到了这个位置,他们便放慢下钻速度,轻轻地转动钻具,并采取上下活动钻具的方式,使得“拦路虎”变得温柔起来,钻具被卡的风险大大降低了。

可接下来让2101钻机想不到的是,设计为1421米的钻孔,因为地层变化需要延深200多米。队领导为2101钻机捏着一把汗,甲方也为2101钻机捏着一把汗。机长赵西郑说:“说实话,我们每打一米都是硬着头皮干的,因为地层复杂,稍有不慎,出个事就可能造成钻孔报废。”

由于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赵西郑半夜有了“三怕”:一怕狗叫,二怕电话响,三怕敲门声。半夜里只要听到响声,他就会披上衣裳往钻机跑上一趟。有一次,赵西郑躺在床上刚刚迷糊着,耳边突然传来狗叫声,他一激灵坐了起来,趴在窗户边向外看,窗外一片寂静,根本没有人影。可他并不放心,心想现在孔深已经1600米了,又快见煤了,这个孔地层破碎带多,万一不能准确见煤咋办呢?随后,赵西郑穿衣下床就向钻机奔去。幽静的乡间小路上,一轮明月挂在空中,银灰色的月光洒在大地上,远方传来不知名虫儿的叫声。此情此景,赵西郑不由得想起家中的老父亲。自从开工以来,虽然施工地离他家只有百十公里,可半年来他只回过一次家,那次回家也只呆了一个星期。几天前,妻子打来电话,问他是什么日子,他说不知道,妻子嗔怪道:“今天是咱爸的82岁大寿,你咋忘了呢?”

孔深一过1630米,也到了取煤芯的关键阶段。由于泥浆消耗大,为保证取芯效果,赵西郑一边安排人员不停地添加泥浆,一边指导取煤管的安装、钻进参数的使用。加尺时,新添加的泥浆循环不开,泥浆喷涌得厉害,因为地层复杂,职工们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匆匆地把钻具提到安全地带……在钻机蹲守的20多天里,赵西郑每天只休息三四个小时。由于不能好好休息,赵西郑的血糖一度飙到13.98。项目监理知道这个情况后,激动地说:“2101钻机干的是马厂项目最深、也是地层最复杂的一口孔,遇到这么多困难,赵机长都没有对我们提出半点要求呀!”

其实,在马厂项目施工中,还有很多可圈可点的人物:2101钻机副机长段建普,小班人员少时,他二话不说就顶班;用电系统有问题时,他拿上工具开始检查;机械出了毛病,他又成了排除疑难杂症的“医生”。刘伟超,一个对工作富有激情的大学毕业生,他每天上完小班后,还要利用休息时间,担起地质员的职责,整理小班资料、编录各种数据,忙上几个小时才能休息。炊事员杨灵东,为了让大家吃上可口的饭菜,他每天骑车三四公里,到集市上采购食材,风雨无阻……

困难面前,勇往直前。历经150多个日夜的连续奋战,二队在马厂煤勘项目施工中,创造出了闪光的业绩。据测井数据显示:3钻孔煤芯采取率分别达到了98%、95%、90%,钻孔质量全部达到了优级孔标准。二队用骄人的业绩为河南省地质找矿事业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钻机施工现场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