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3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今天的努力是为了明天的繁荣”

——黄陵矿业瑞能煤业公司30年发展掠影

2017-10-12 16:31:3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战军 王惠军

“今天的努力是为了明天的繁荣”。上世纪90年代,著名作家路遥在黄陵矿业瑞能煤业公司(以下简称瑞能煤业)体验生活时留下了深情的寄语。简短的几个字,包含着路遥对这个煤炭企业发自内心的鼓励和期盼。

10月8日,笔者来到这个建矿30年的老矿井,了解了该矿职工伴随作家路遥赋予他们的主旋律,演绎着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变奏曲。

昨天:抹不去的回忆

瑞能煤业的前身是陕西煤炭建设公司苍村一号斜井,该井是上世纪80年代末国家为了压缩煤矿基本建设,解决煤炭施工企业职工吃饭问题而批准设立的年产30万吨的“煤代油”扶贫矿井。

1987年,第一批参与矿井建设的农民工,瑞能煤业采煤队队长兼党支部书记范俊义说:“我们刚来的时候,一户人家都没有,这里是一个青山环抱、灌木丛生的山沟,当地林业试验站留下的旧瓦房和旧窑洞就是我们的宿舍,一栋陈旧的二层楼就是我们的办公楼,一到下雨天,黄泥水夹杂着煤泥水……”

“记得刚建井巷的时候,按照设计要求,工作面掘100米就够了,但是我们看不懂图纸,多做了5米巷道,结果导致井下大巷压力过大,造成冒顶。由于当时技术人员缺乏,我们从外单位聘请了专家才解决了巷道支护问题。”建矿初期遇到的诸多难题,让只有初中文化的范俊义在工作中找到了自己的“软肋”。多年的从业经历,让他知道了学习对工作的重要性。

上世纪80年代末期,作为陕西机械化采煤的试点矿井,瑞能煤业率先在陕北地区实施了高档普采工艺。

“现在咱们工作面采用的是综采设备,正需要像你们这样有知识、有技术的大学生……”面对刚刚被分配到瑞能煤业采煤队的大学生,范俊义为他们上起了岗前培训的第一堂课。“咱们矿是1989年投产的,刚刚引进新设备的时候,看着明光铮亮的采煤机、排列整齐的液压支柱,我们十分好奇,十分激动。”范俊义说,“新采煤工艺在矿上应用的同时,掘进工作面还采用了锚杆支护工艺,对我们这些搞矿建施工的职工来讲,先进的采掘工艺太神奇了,但是如何操作它们,也成了摆在我们面前的难题。”

今天: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企业越是困难的时候,越是要大家一起同甘共苦、共渡难关!”瑞能煤业职工更能懂得其中的深刻含义。

“矿井正式投产的时候,因为刚实施机械化采煤,生产效率低,为了达到30万吨的生产能力,矿上最多的时候有2000多人,山上山下住满了职工家属,矿区就像个‘小香港’,热闹得很!”今年50岁的郝文尚回想起20年前的矿区,显得很自豪。

2002年7月1日,对瑞能煤业职工家属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就是在这一天,矿井实施了政策性破产。据郝文尚介绍,他是一个“一头沉”(一人挣钱养活一家)家庭,通过招工到矿上当了一名瓦斯检查员,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村生活,每月挣着虽然不多的工资,但也过起了很满足的矿工生活。谁知1999年以后,整个矿井就像人得了“病”一样,煤卖不出去,工人的工资也开始慢慢被拖欠。

回忆困苦时期的往事,这个“老煤矿”的心情非常沉重:“企业破产重组前,当时矿上不生产,我们一下子没有了经济来源。我就和几个朋友到附近的几家单位打零工,每天靠卸货车养家。因为长时间不干力气活,卸车第一天,我的肩膀上就压出了血印子。我把挣的钱放到茶几上时,妻子和女儿谁都没有说话,只是拿着热毛巾给我敷肩上的血印……”

“实施政策性破产后,一切都是从零起步。开班组长会时,矿领导说矿上的重组启动资金只有8万元,如果我们不过紧日子,大家的吃饭就会有问题!”瑞能煤业运输队队长张景奇说,“我是1991年10月进矿工作的,企业的困难时期和‘黄金十年’我都经历了。企业破产对企业和我来说,都是一次考验。企业重组那一天,我十分高兴,因为终于又有了一个‘安身立命’的工作,心里踏实多了。”

作为职工子弟的张景奇,他见证了企业发展的全过程,也对自己的成长经历有了新的认识。他说:“面对困难,没有什么可怕的,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据了解,2014年10月30日,在陕煤集团推行“十项改革”举措时,瑞能煤业从陕西煤炭建设公司转至黄陵矿业公司。在黄陵矿业要素整合、管理磨合、文化融合、资本结合等多种“大手拉小手”的推动下,瑞能煤业再一次“脱胎换骨”。

明天:在希望的田野上

粉刷一新的家属楼、与天空成一色的煤场封闭棚、改造绿化后的矸石山姹紫嫣红……这些与灯杆上随风飘扬的五星红旗融汇在一起,构成了矿区里的一道美丽风景。

说到矿区的变化,瑞能煤业销售部副部长高国庆开心地说:“过去国庆节,职工都是拿着会餐券,排着长队按点到食堂打红烧肉吃。现在不一样了,班中食堂24小时对职工开放,红烧肉、卤肉、扯面、米饭、米线……饭菜花样特别丰富,职工喜欢吃啥就吃啥。”

“不仅大家的生活好了,而且矿区的环境也越来越美了。煤场没有封闭前,只要一刮风,整个煤场就灰蒙蒙的,你看现在多干净!”指着刚刚封闭、硬化完工的煤场,高国庆高兴地说。

“今年我们在综采工作面成功实施了较薄煤层‘110’工法切顶卸压自动成巷项目,并将在2018年完成较薄煤层智能化开采等技术攻关项目,我们必须通过技术创新不断提高矿井安全生产水平,这样我们才能实现更好地发展。”瑞能煤业经理赵炳文说。

赵炳文说:“国庆节前夕,我们刚刚顺利通过了国家煤监局一级安全生产标准化考核验收,这对规模不大的矿井来讲,不管是外部影响,还是内部动力,都是利好消息。”30年是一个节点,更是一个起点。经过破产重组、机械化改造、划转融合的艰辛过程,从“开拓进取、艰苦创业”到“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瑞能煤业每一个发展阶段展现的都是不同的企业精神。

“苍斜的蓝天苍斜的山,苍斜的矿工英雄汉,年产原煤30万,乌金滚滚奔涌向前,当好主人翁做贡献……”这首《苍矿之歌》让身为瑞能煤业党委书记的张剑令至今难以忘怀。“在不同时代的企业文化的熏陶下,一代代职工形成的凝聚力、创新力就是推动企业不断向前发展的强大驱动力。”张剑令说。

在风雨兼程的岁月里,瑞能煤业先后被中煤政研会授予全国煤炭工业“企业文化示范矿”、“文明煤矿”、“企业文化品牌矿”。这些荣誉既承载着动力和责任,也对想在新常态下实现持续发展的瑞能煤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封闭后的煤场全景

绿化以后的矸石山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