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矿井关闭后的轻资产运营路

———辽宁铁法能源公司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走出去创业记

2017-10-27 16:19:27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尚军梅 冯 诚

深秋,辽宁铁法能源公司大明矿的矿区内干净、冷清,只有高耸的主井井架提醒着人们:这里曾经辉煌过。

大明矿于1958年建矿,是铁法能源公司最老的煤矿。随着开采年限增加,资源逐渐枯竭,在煤炭去产能的大背景下,大明矿于2016年10月31日主动关闭退出。

关矿的时候,大明矿还有1700多名职工。当时,有的转岗,有的内退,这1700多人都得到了妥善安置。现在在大明矿原址上办公的是成立于今年3月的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其职工都是大明矿的业务骨干,大概650人。“实际上,我们跟大明矿没什么关系,只是暂时在这里办公。”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党委书记刘国锋说,“现在,我们公司是一个轻资产运营的矿山服务公司,没有产品,就是为矿山服务的。”

从为本部矿井搞服务做起

从全行业看,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对外提供矿山技术管理服务的做法并不算早,但大明矿已为他们积累了走出去的经验。

据刘国锋介绍,大明矿原来有3000多人,但随着资源逐渐枯竭,实际生产用不了这么多人。2012年,大明矿走出去托管了两个煤矿,一个是山西紫金煤业公司,另一个是内蒙古东林公司。由于东林公司是铁法能源公司入股煤矿,从大明矿走出去的400多人因业务能力强,被东林公司留下了。

“我们队伍的强项是做采煤、掘进、通风管理、机电维护、安拆回撤等工作。”刘国锋说:“新公司成立后,我们主动去外面找活儿,给别人打工。”

目前,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在机关办公的只有50多人,其他将近600人在铁法能源公司下属的大兴矿、晓明矿、大平矿、小康矿4个生产矿井搞技术管理服务。每周二,分散在各矿的负责人回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开工作例会,汇报上一周的工作情况、本周的工作计划。

“我们在本部矿区承揽项目,实际上是为了更好地锻炼队伍,为走出本部矿区做准备。”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总会计师张辉说:“原来各个区队在矿上都有办公室,现在都没了,他们在哪个矿干活儿,就整体搬到哪个矿去,坐哪个矿的通勤车上班。”

据刘国锋介绍,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在大兴矿有两个掘进队和一个通防队,掘进队负责开拓巷道和喷浆,通防队负责打钻孔。此外,该公司还有一个掘进队在大平矿,负责软岩支护;一个运输队在晓明矿,负责运输维护;一个安装队在小康矿,负责安装回撤。

截至目前,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在本部矿井承揽的活儿到年底都干不完。该公司生产管理部主任陈刚说:“我并不担心没活儿干,因为我们这支队伍业务素质过硬、技术娴熟,别人干不了的活儿,我们能干,并且我们的队伍在各个矿已经成为标杆。”

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负责人看好煤矿安拆市场。随后,他们将进一步拓展本部矿区和对外的安拆市场。

人在主动进行角色转变

“最难忘的是我离开煤矿的那一天——2016年5月29日,当时矿上给我们雇了大巴车,工人拿着工作服在一边等待,矿领导含着眼泪说了一句‘走吧’。”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综掘二队队长林立平说,尽管大明矿是2016年10月31日关闭的,但离开煤矿的那一天,对他来说就意味着这个矿没了。

除去中间关矿回来回撤设备的那两个月,林立平已带着队伍在晓明矿干了1年多。

刚开始,冷不丁地走出去,他也有点不适应。林立平说:“虽然都是同一个公司的煤矿,但每个矿的管理模式、工作方法、环境都略有差异,需要熟悉一段时间。现在,我已经跟其他矿的管理人员和职工处得很融洽了。”

陈刚,1986年来大明矿参加工作,经历了多次改革。走出去,对他来说,意味着快退休了却要去给别人打工。谈到最初走出去到晓明矿时,他说:“当时,弟兄们不理解,不论是思想认识上还是作业环境上,都不适应,而且承揽的活儿都是最难干的。但后来,大家慢慢适应了。”

为了承揽项目,陈刚在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去了山西、内蒙古、宁夏等地。他觉得到外面承揽项目不容易。有一次,他们一行5人开车去内蒙古白音华煤矿,走到半道被大雪封住了去路,需要绕道200千米才能到达目的地。到了之后,一位矿方人员说:“这种天气,你们敢开着两轮驱动的车来,真大胆!我们四轮驱动的车都不敢出去。”

在外承揽项目,人力成本高是国有企业的劣势。陈刚说:“走出去,我们无论到哪儿名声都很好,但一谈价格就不行了。”

“第一次参加项目投标是在宁夏王洼二矿,初衷是想探探市场的水有多深。当时,我们的标价与最后中标价差距较大。后来,再去参加投标的时候,我们就有了经验,就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该怎么核算了。”张辉说。

对于大明矿业发展分公司的职工来说,走出去有挑战,但也在成长。该公司市场开发部主任张野原来负责内宣工作,但现在他要搜集招投标市场信息、找项目。

“以前这些活儿,我们都没干过。虽然这个过程有点难,但能逼着大家多学、多思考。”刘国锋说。□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