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8月14日 星期二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绿水青山美家园

2018-4-17 10:06:25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作者:元庆彦

记忆的深处,有一条轻轻流淌的河。那是故乡的小河,它从山村的西边向东边跳跃,在小山村的前面不规则地弯了几道弯,又哼着小曲从村南大山脚下向东而去。河中央有一座大坝,村里人都管它叫“截流”。大坝西边有一座小桥,小桥旁种满了柳树。在我的记忆中,我们村蓝天白云,绿柳成荫,小桥流水,整个村庄被环抱在青山之中,的确是美丽如画。

每到日落时分,劳累一天的人们归来了,肩扛锄头的妇女,手牵黄牛的牧童,稀稀疏疏的羊群,在夕阳中走下大山,缓缓走过石桥,进入村中。此时,村里的炊烟袅袅升起,随即飘散在房屋之上。耕种闲暇时,男人们会围坐在小桥旁,柳树下,谈古论今,兴趣来了,还会杀上一盘(石上刻有棋盘)。洗衣的妇女们排在小河两边像两条长龙,她们七嘴八舌说着自家的男人,自家的事,不时还会爆出一阵阵开心的笑声。小孩子们在小桥下、河水边,闹水草、趟细沙,捉鱼摸虾,尽情戏耍。河水声轻盈温和,河底碗大的卵石比比皆是。水清亮细腻,人立在水中,稍微一低头,那古怪精灵的身影便可以活灵活现。水中的小鱼儿明晃晃的,悠闲地游来游去,不时用嘴去蹭我们的小脚丫,使人心里痒痒的,舒服极了。一不小心,会有小拳头般的螃蟹爬上来,挥动着那威武的夹子,把人赶上岸来。一座石桥,一棵老柳,对阵的棋手,洗衣的农妇,再加上河边几个天真无邪的孩子,简直就是一副水墨画,一首田园诗。

曾记得,春天来了,柳枝刚刚吐绿,我和小伙伴便爬上柳树,拣取光滑的枝条折下,做成柳笛,吹起来宛转悠扬。随着夏季的到来,小河又是另一番景象,“绿树村边合,清水郭外环”,给我们增添了无限乐趣。吃过晚饭,我们便急着溜向河里,于是河里水面上便陆续出现了一些光亮的脑袋。

在这无拘无束的时光中,我渐渐长大,在家的时间少了。不知从何时起,山上的石头、河里的石头都变为宝,成了机制砂的生产原料,小河里的水也不再单单用来洗衣浇菜,而是变成在河边建起的一个个工厂的生产用水。此后,乡亲们腰包越来越鼓,房子越建越大,生活越来越好,可青山却被挖空了,河水被抽干了,鱼虾死了,柳树枯了,大坝毁了,留下的却是人们对往日生活的无限留恋。

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不仅需要富裕的生活,更需要一个看得见山、望得见水、留得住乡愁的绿水青山美丽家园。如今,家乡人的思想观念有了大转变,不再搞粗放经济发展,有秩序采石制砂,并严格遵守环保要求,大力开展生态文明建设,有计划地在采石区封山育林,恢复自然生态。家乡的山更绿了,水更清了,树更加郁郁葱葱,犹如一个绿色的花环,环绕着我们的山村,河里又有了小鱼小虾,人们欢快的笑声不断回荡在大山上空……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