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25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新政权下的阿根廷矿业未来

社区关系仍是采矿业头号风险

2020-2-14 8:46:08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Heidi Vella/文 潘冰/

2019年12月10日,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宣誓就任阿根廷新总统,标志着保守派毛里西奥·马克里四年执政生涯的结束。

费尔南德斯反对前任政府为应对该国1000亿美元主权债务和50%通货膨胀率而实施的财政紧缩政策。他和副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在很大程度上被视为更加支持保护主义政策、严格治理国家和扩大支出。

为了实施其计划,结束国家长期的经济衰退,降低贫困率,费尔南德斯希望通过增加就业、创造新的收入机会以及利用阿根廷丰富的资源来提振经济。他认为,这是一个“巨大的机会”。

在总统竞选期间,费尔南德斯与矿业领域进行了接触,向矿业公司保证将重新考虑颇具争议的冰川保护法。他还誓言要完成对国家采矿法规的修订,这项工作由他的前任启动,但目前尚未完成。

修订《采矿守则》

阿根廷拥有锂、铜、黄金和白银等资源。尽管矿业领域进口增长总体良好,但该国的新项目发展缓慢。

2019年3月,亚马纳黄金公司、加拿大黄金公司和嘉能可表示,正在考虑联合开发阿根廷西北部的Agua Rica金矿和铜矿项目。同年7月,这3家公司都报告了可行性研究的积极结果。

此外,第一量子矿业公司也在考虑向Taca Taca金矿和铜矿项目投资30亿美元。

如果一切顺利,Agua Rica金矿和铜矿项目可能成为阿根廷近期首批新的采矿项目之一。不过,参与项目的公司希望新政府在政策监管方面能更加清晰明确。

前总统马克里曾制定了一份联邦矿业协议,以规范全国的税收和监管,但一些省份拒绝签署该协议。目前,该协议仍在等待国会批准后才能生效。

这可能是费尔南德斯未来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目前还没有迹象表明,他在完成马克里开创的事业方面能取得多大成功。

政策与税收

在执政的前几周,新政府制定了一系列经济改革措施,基本允许政府绕过国会进行立法。相关法案包括对外汇的控制,比如对在国外的任何支出征收30%的税。

Verisk Maplecroft研究总监兼美洲主管吉美娜·布兰科表示,除了法规,外国投资者面临的主要问题是阿根廷宏观经济的不稳定以及为解决这一问题而出台的政策。

布兰科表示:“正如人们所担心的那样,政府变得更加保护主义。外汇管制导致了许多摩擦,比如有跨国公司的员工在拉美地区旅游,也要因此多付30%的费用。”

新政府还提高了农业部门的出口税,导致人们担心可能会 对矿业采取同样的措施。阿根廷已经是全球税负最高的国家之一,这一事实却无法减轻人们的担忧。

布兰科认为:“企业面临的主要挑战是,政府将公布开展许多经济活动,但具体是什么活动尚不明确。因此,他们必须全力以赴,因为这将是一次坎坷的经历。”

她补充说,她接触过的大多数公司都处于“观望”状态,特别是对阿根廷政府能否就其外债进行重新谈判,或者是否会违约,这些都可能影响新项目获得资金。

修订冰川保护法

2010年,阿根廷通过了世界第一部冰川保护法,以保护该国的16968个冰川。该法律禁止在冰川或永久冻土附近的任何地方进行采矿和油气作业。

2019年6月,阿根廷最高法院宣布,巴里克公司输掉了一场挑战该保护法的官司。该公司在智利和阿根廷边境靠近冰川的区域有两个项目。

阿根廷的冰川清单直到2018年才全部完成,在此之前,保护法的适用范围一直很宽松。然而,如果执行得当,该国多个矿业项目可能会受到影响。此外,这项影响深远的法规可能会对未来的新采矿项目产生抑制作用。

尽管费尔南德斯承诺将重新审议该法律,但这不太可能成为其目前的重要议程。此外,还需要考虑阿根廷强大的民间环保团体。

加拿大泛美白银公司的纳维达德项目位于丘布特省,是世界上已知的最大银矿之一。该项目没有签署马克里的采矿协议,因为不符合丘布特省禁止使用氰化物和露天采矿的规定,自2013年以来一直处于搁置状态。

布兰科说:“在阿根廷,由于社区反对和环境保护运动而被迫关闭的矿山和采矿项目并不少见。因此,对企业来说,社区关系仍然是采矿业头号风险。”

锂投资仍被认为吸引力大

锂是阿根廷最大的矿业机会。该国是世界第三大锂生产国,在所谓的“锂三角”(与玻利维亚和智利接壤)中拥有25%的资源。

全球矿业公司对此都表现出浓厚的兴趣。据报道,截至2019年,矿业公司在阿根廷的锂勘探预算在过去3年里增长了890%,矿业公司在锂勘探方面的投资为6600万美元,而4年前这一数字仅为670万美元。

2019年9月,矿业政策秘书处预计,未来3年,该国的锂产量可能会增长223%至683%。《罗萨里奥报》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该国的锂出口在过去10年里增长了两倍,到2022年可能会增至12亿至23.7亿美元。

布兰科表示,尽管阿根廷存在经济风险,但因为投资者的选择有限,锂投资仍被认为非常有吸引力。

对于铜和黄金,在对采矿业友好的省份中,有一些地区具有很高的资源前景,但由于这些项目所需的投资资金,以及可能无法收回股息的风险,只能被搁置。“毕竟还有不用担忧宏观经济控制和波动的其他辖区。”布兰科解释道。

因此,矿业公司和外国投资者将在未来几个月密切关注并等待阿根廷新政府出台更具体细化的政策。

除了潜在的财政挑战(例如更为繁重的税收制度),目前主要的挑战是各地矿法不统一。

“马克里曾承诺修订矿法,并在这方面取得了一些进展,但最终未能兑现诺言。这将是本届政府面临的一项挑战,也关系到主要矿业省份在政治上能否与联邦政府结盟。”□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