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9月22日 星期日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投资“一带一路”需加强文化对接

——从2019中国探矿者年会看地质勘查转型与发展趋向之三

2019-6-5 10:57:51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 赵京燕

在近日举行的2019中国探矿者年会上,与会专家就“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矿业投资环境进行了评价与分析,为矿业企业“走出去”提供了参考。

“一带一路”倡议自实施以来,中国同各方双边、多边区域经济合作不断取得新成果,也为加强国际矿产资源领域的合作提供了重大机遇。我国矿业“走出去”迎来了新契机。

新形势下,矿业投资受各国政治环境、市场条件、政策法规等的影响很大,传统的过于偏重成矿地质条件的项目投资决策方法已然不可行,必须展望矿业开发生产的全过程,评估未来转让、开发、生产赢利的途径、可能性和风险,提高投资成功率。因此,如何选定具体国家进行海外矿产投资、把好“走出去”的第一关,是矿业行业面临的重大课题。

不同国别投资形势迥异

“近年来,中国的矿业公司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收购了大量的矿业资产,如中石油及中信集团收购哈萨克斯坦的油田,多家中国企业收购蒙古国的铁矿、煤矿以及哈萨克斯坦的钾盐矿等。据商务部网站数据,2017年中国境内企业对‘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实施的62起并购中,中石油集团和中国华信投资28亿美元联合收购阿联酋阿布扎比石油公司12%股权为其中最大项目。”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研究员徐曙光对“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矿业投资环境进行了评价与分析。

据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中国对东盟的矿业投资3.7亿美元,占对东盟投资的2.6%。2017年对东盟的矿业投资存量103.2亿美元,占对东盟总投资的11.6%。主要分布在印度尼西亚、泰国、越南、马来西亚等国。

境外勘查开发的投资形式具有多元化的特点。既有政府援外项目,也有自筹资金项目。所开展的工作也多种多样,有从事风险地质勘查的,有从事资源开发的,有开展矿业权资本运作的,有开展资源换项目的,还有从事境外地质勘查服务的。

徐曙光针对各类要素的功能及全球矿业投资环境的现状,选择了10项指标,采取半定量方法,对不同国别的矿业投资环境进行评价。

他认为,“一带一路”国家和地区之间投资吸引力差距大。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巴基斯坦、伊朗、印度尼西亚和蒙古国投资环境相对较好;阿塞拜疆、塔吉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泰国、土库曼斯坦和马来西亚相对较差。其中,资源潜力越大的国家排位相对靠前,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蒙古、伊朗和印度尼西亚都是资源潜力丰富的国家,而各个国家又有着不同的优势和劣势。

徐曙光详细介绍了各国的政治形势和社会现状。比如俄罗斯资源潜力大,矿业法稳定,与中国关系良好,地质工作程度高,政府参与和控制矿业活动的程度低,没有勘探许可证延期强制性退地规定。但其劣势是权利金费率较高。近年来,俄罗斯投资环境改善,积极吸引外资。

哈萨克斯坦的优势是资源潜力大,与中国关系良好,政府参与和控制矿业活动的程度低,探矿权转为采矿权方式为登记备案制或直接申请采矿权,没有勘探许可证延期强制性退地规定。其劣势是矿业法不太稳定,权利金费率较高,电力不足。

伊朗的优势是矿业法稳定,资源潜力大,政府参与和控制矿业活动的程度低,没有勘探许可证延期强制性退地规定。但是近年来存在较大的政治风险。

印度尼西亚矿业法不大稳定,存在矿产品冶炼加工和出口限制,采矿权证期限较短,电力不足。近年来,印尼加强基础设施建设,致力于打造全球海洋支点,并着手推进海上高速战略,推动能源、通信、电力等基础设施工程。

蒙古国近年矿业投资风险提高,政策不稳定。2019年3月,蒙古国拟收回400余家非国有矿的矿权。中资企业投资蒙古矿业要持谨慎态度。

“投资者必须对‘一带一路’倡议在相应国家的实践和认识进行评估,特别是此前已经推进的项目是否成功、影响如何。”北京市雨仁律师事务所主任、创始合伙人栾政明对国际新经济格局进行了分析,并提出,国际制裁会直接或间接地传导到境外矿业投资、运营、贸易和高层管理等各个环节,投资者必须予以全面考虑。另外,美国、德国等大国避实就虚的产业政策会对境外投资者带来影响,会增加矿业投资成本和竞争程度。

矿业勘查投资面临的风险

希尔威金属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CEO冯锐博士表示,矿业勘查投资者在境外进行矿产勘查面临着风险。比如资源信息的风险、资源的风险、政府-社区关系风险、法律法规风险、经营和成本风险、无法持续融资的风险、国家政策风险、环境风险、劳工关系风险、合作伙伴风险等。

冯锐表示,投资者要避免对NI43-101或者JORC资源报告的迷信。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及南非这些矿业大国,都是把“Qualified Person”(合资格人)的资质发给个人。一个拥有5年从业经验的地质或工程人员都可以获得。他们的资源储量报告直接在证监会备案,没有专家评审,也不用到政府资源管理部门备案。加拿大安大略省证监会对上市公司报备的NI43-101报告进行审阅后发现,40%的有重大瑕疵,40%的有少许瑕疵,只有20%的合格。因此,不要轻信这些报告的结论。如储量结果,必须获得原始数据,重新独立地圈定矿体。

香港上市公司瑞金黄金2008年在赤峰并购的几个小金矿储量不到10吨。2010年一个美国个人咨询公司出具的N143-101报告显示,有大于100吨的黄金储量。瑞金黄金2011年5月被报道造假,停盘退市前市值是200亿港币。投资人损失惨重,对整个中国矿业公司的名誉造成不好的影响。

在这中间,投资者往往对地质的复杂性考虑不足,勘探模型随着工程加密发生颠覆性变化。你以为找的是大矿(如斑岩型),其实是一个矽卡岩型(矿体变化多端,无法开采);以为是连续的矿体,加密打钻后其实是透镜状;以为是构造控矿,其实是层状开采技术条件研究不足:矿体顶、底板极度破碎,水文地质条件复杂,大大增加开采与安全成本,资源量难以转化成设计开采的储量。用通常的认识去评价复杂矿区资源量,往往会导致投资失败。

在一些国家,政府社区关系风险较高,你搞定了政府政党,不等于搞定了社区。玻利维亚矿业部长曾经告诫,欢迎来玻利维亚投资,但前提是不要参与当地的政党活动,和社区搞好关系,但也不要无节制地满足其需求。许多国家的各级政府都是自治的,相互并无关联,中南美许多国家如厄瓜多尔、秘鲁等国,中央政府、省政府、法院法官、市政厅,乃至镇政府、村委会都是独立选举的,各级政府是没有上下级关系的自治,自由度很大,但是一有事就没人管了。因此,公司需要“双轮驱动模式”,即“资源+社区关系”,需要成立专门的“社区和可持续发展委员会”,并有专门的机构和预算。

在厄瓜多尔,铜陵有色投资了40多亿元的铜矿项目,由于政府和社区关系的原因停产。墨西哥最大金银矿佩纳斯基多矿年产50多万盎司黄金和2500万盎司白银,两大黄金巨头Newmont与Goldcorp在2019年4月合并一周后,便暂停了运营。

对于投资国家和地区的法律法规,也要做到充分认知。比如在秘鲁、智利、墨西哥等国家,即使拥有100%的矿业权,也必须申请探矿许可。探矿许可一般需要18个月获得,而且获得探矿许可后,只能在申请报告中注明的50米范围内调整钻机台位。这也是为什么西方探矿公司会在同一个机台向各个方向打钻而没有系统的孔位。

同样,企业还要面临经营和成本风险。吉恩镍业于2009年投资1.49亿加元,控股加拿大在产镍矿Liberty Mines Inc.公司,获得境外权益镍金属储量逾40万吨。2014年在投入人民币约73.86亿元后正式投产,2014年略有盈利,到2015年亏损超过9亿元。2016年6月又花费5.13亿元人民币收购加拿大魁北克省的La Corne锂矿项目。2018年吉恩镍业退市进入破产重整。

某有色集团于2008年以1.039亿加元收购加拿大育空锌矿公司。该矿探明和控制的资源量为446万吨,含锌、铅、银、铜、金等,品位极高。2012年建成投产,但在2015年停产前的3年生产中每年亏损超过1亿加元。2015年由于亏损,育空锌矿公司进入破产保护程序。这么高的地质品位,都已经投产的两个矿最后怎么会开到破产呢?归根为经营和成本的问题。

还有无法持续融资的风险。本世纪初,地勘单位利用技术优势“走出去”,积极申请地勘基金进行境外风险勘查。几年后,当“中国企业海外矿业投资八成失败”时,各类基金减少甚至停止了对海外投资,导致已经投资项目搁置,乃至灭失。

环境风险亦是企业必须面对的问题。巴里克在智利和阿根廷边界地区的Pascua Lama金银矿2009年开始建设,2013年在花费了65亿美元后还需70亿美元。2013年由于冰山环保问题,智利法院判定暂停建设。

“贸易战同样会给投资者造成重大的影响。”针对新的国际经济形势,栾政明律师表示,“国家之间的贸易战也会通过经济产业链反向传导至上游所有环节,包括采掘业。因此,无论是价格还是利润率,亦或是投资人的偏好,都会给境内外矿业投资带来机遇和挑战。”

逆周期并购的成功案例

“2015年至2016年,当西方矿业公司债务缠身融资困难的时候,中国矿业公司大胆出手,有不少成功的案例。”冯锐介绍,洛阳钼业2016年用37.8亿美元从美国自由港公司和Lundin公司购买了刚果金Tenke铜矿80%的股份,该矿年产25万吨金属铜。2016年铜价为4500美元/吨,现在约为6500美元/吨。

紫金矿业2014年底以6.3美元/股增资加拿大Pretium公司,2016年股票到16美元/股。

紫金矿业集团副董事长、总裁蓝福生分享了紫金矿业的成功案例:

2014年和2016年,紫金矿业以7.05亿元人民币收购,获得刚果(金)科卢韦齐铜矿72%的股份。该项目2018年产铜5.32万吨,实现营业收入18.27亿元,利润总额7.07亿元。同时,该项目打造了刚果(金)百年矿业史上首个中国标准绿色矿山,树立了紫金海外项目绿色矿山建设标杆。

2015年,紫金出资4.3亿美元收购卡莫阿铜矿49%的股份。目前铜资源量由2400万吨增长到4200万吨,皆为探矿增储取得,而且矿体边界尚未封闭。该矿占我国铜资源的42%,为全球第四大铜矿,是世界上最大高品位、未开发铜矿。

紫金矿业看准市场变化,把握并购良机,以金铜主业,实施逆周期并购,同步勘查,自主评估,取得了显著的收益。

对策与建议

徐曙光对开展境外矿产资源勘查开发提出了对策与建议:一是抓住全球矿业形势改善的契机,鼓励矿业企业沿着“一带一路”走出去。我国许多关键性矿种对外依存度高,稳定国外矿产供应,有助于保障国家资源的安全,因此有必要鼓励矿业企业“走出去”,引导企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二是积极引导企业规避各种风险,特别是政治风险。东南亚地区的主要矿业投资风险是政治风险和基础设施风险,中亚地区是基础设施风险和政治风险,非洲地区是政治风险、基础设施风险和治安风险,欧洲地区是环保风险。三是制定海外矿业投资的法规和政策,让企业“走出去”有章可循。对于矿业投资的特殊性,尤其是矿产勘查的高风险性,需要制定海外矿业投资的法规政策,加强对境外矿业投资的宏观指导,优化境外矿业投资的综合服务,完善境外矿业投资的全程监管,从而促进境外矿业投资的持续健康发展。四是加强矿业交流平台的建设,让投资者获得充分的投资信息。各种国际会议都是投资者、融资者,中介和技术服务机构的汇聚之地,企业可以通过这些机会发现重要的信息,发掘未来的合作伙伴,建设广泛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网络。五是不同类型的企业参与不同国家的勘查开发。对于有些政局不稳定的国家,应尽量避免投资。对于政局比较稳定的国家,比如俄罗斯、蒙古等,民营企业就可以“走出去”。六是将产业重点从矿产勘查开发向深加工转变。东盟国家越来越限制原矿进口,中国鼓励国内冶炼企业积极“走出去”,将产业重点从勘查开发向深加工转变。七是加强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合作。“一带一路”国家普遍基础设施较差,这是巨大商机,但受制于融资困难,所以一方面加强融资,另一方面加强支持中小型民营企业。

栾政明则提出,企业在进行境外矿业投资并购过程中,必须关注包括思维与文化、团队与配合,政治与安全、法律与执行、资源与判断、目标与路径、建设与生产、管理与融合、资本与工具、贸易与结汇的十大关键问题。针对各种问题,予以相应的对策进行解决。其中,思维和文化价值观念的差异及对接,是影响投资成败的最主要原因,也是所有关键要素的核心所在。

栾政明认为,今天的国际投资与此前任何时期都有所不同,必须密切关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的新变化。国际矿业投资并购需要思维和文化的对接,更需要考虑到价值观念不同所带来的谈判技术、交易结构、运营模式的调整。可喜的是,中国真正的海外投资者比以往更加理性,更加关注国际矿业投资的程序和十大关键与对策,更会在平衡利弊得失后决策。相反,部分投资者不按规则办事,不关注投资关键和对策,给自己和其他投资者带来的恶果也不断涌现。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中国海外矿业投资正把不菲的学费转化成知识,最终回报投资者,造福投资地国家和社区。□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