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7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机遇面前,莫被浮云遮望眼

——众专家“论坛”畅谈海外矿业投资之四·非洲篇

2017-12-7 20:12:34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刘艾瑛 通讯员 杨秋玲

有业内人士建议,在非洲选择尼日利亚和莫桑比克这两个国家,协助其建成完整的工业化体系,将其作为中国在非洲的两个桥头堡,进而辐射整个非洲,全面提升中国矿产资源的全球经略能力。

“在非洲一切都有可能发生。”这已经成为中国人在非洲投资矿业开发的歇后语,这在一定程度上也说明了其风险。

戏剧性的事情在非洲天天上演,在矿业领域同样是跌宕起伏。

但与此同时,因为极为富有的自然资源禀赋,非洲又被称为是上帝眷顾的地方。

在日前召开的第二届海外矿业投资高层论坛上,中地海外集团矿业总监连长云和大成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钱学凯分别从不同角度阐述了非洲的两面。

——非洲是世界上矿产资源最富饶的大陆之一。金、金刚石、铂族金属、铝土矿、钴、铀等重要矿产资源储量均居世界首位,还有非常丰富的铬、锰、钒、钛、铜、镍、石油和天然气等资源。

——西芒杜铁矿是位于西非几内亚的一个世界级铁矿,目前已控制和推断的铁矿石储量超过22.5亿吨,项目总资源量可能高达50亿吨,整体矿石品位介于66%~67%,位居世界前列。该项目最初是在1898年被力拓发现,由于物流和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搁置百年无人动,直到2003年力拓集团才开始研究西芒杜项目,并于2006年取得了西芒杜铁矿石南北区块项目的采矿权。但是,2008年力拓在西芒杜北部区块(1、2区块)的开采权被几内亚政府以“未尽其所能开采”为由收回。其后,BSG资源公司花了1.6亿美元勘探,并取得了经营权,并于2010年以25亿美元价格把51%的股权出售给了淡水河谷公司。但是2014年4月,几内亚政府宣布,西芒杜北部区块的开采权是由BSGR贿赂而得,计划取消此前授予淡水河谷和BSGR的开采权。力拓则于2014年4月30日向美国纽约南区的一个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起诉淡水河谷涉嫌违反《海外反商业贿赂法》。最终该矿权又回到了力拓的手中。2016年11月,力拓以13亿美元的46.6%股权出售给了中铝。到2017年5月,中铝占该项目的近80%股权,其余为几内亚政府持有。

非洲,一个优劣势都非常鲜明的地方,嘉宾们在论坛上透彻分析了非洲矿业开发的风险,这对于矿业企业而言更具有现实意义。

审视投资风险

在连长云看来,非洲矿业投资风险主要集中在政治冲突、法规不稳定、社区和劳工关系、资源民族主义等方面。

——政治冲突。总体而言,近年来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的冲突水平一直在下降,但是民族地区的边缘化仍然是区域安全的主要风险来源,特别是在西非和中非一些国家,政治结构性不稳定因素仍然存在,但发生类似“阿拉伯之春”的革命浪潮的风险很低。

——法规不稳定。在经历了近几年低迷的矿业形势之后,许多非洲矿业国家逐步认识到,不能光靠矿业支撑国民经济,必须拓展新的产业领域。2010年以来,许多非洲国家修订了矿业法规,从目前看今后几年,虽然多数非洲国家不会大变矿业政策框架,但偶尔也会调整一些法规,这也是矿业公司主要的潜在风险。例如,所谓本地内容条款,指的是矿业法规就某些本地内容做出规定,重点是增加当地就业、采购、培训、监测等,其他潜在的风险还包括政府换届和官员调整,一些非洲国家因为强化了管理不善的国有企业的角色,使外国合作伙伴或承包商得不到应收款,不同政府部门之间的权力划分增加了官僚障碍。

——社区和劳工风险。南非的劳工罢工和动荡将继续限制矿业发展,并提升了矿业的运营成本;在项目层面上,还存在着因不满裁员、工资和工作条件等的不稳定因素;因沟通不畅或局部问题处理不当,还有可能引发社区抗议或矿区工地遭遇入侵的潜在风险,特别是在西非这种风险较高。

——资源民族主义风险。过去曾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大宗商品价格一反常态,出现长期且大范围上涨,这就是大宗商品价格超级周期,引发了部分非洲国家调整矿业政策的浪潮,调整后的矿业政策进一步提高了门槛,也改变了投资环境。以刚果(金)为例,从2012年开始其内阁就建议对2002年颁布的矿业法进行修改,修改的主要内容包括:一是将国家的干股从5%增加到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