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星期三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参加第十届中国包头·稀土产业论坛的专家建言

推动稀土产业高质量发展要解决三大问题

2018-9-12 9:14:13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综合报道

稀土是我国的优势矿产和重要的战略性资源,而内蒙古自治区的稀土矿产在我国乃至世界都有着重要地位。据新华网报道,第十届中国包头·稀土产业论坛近日在内蒙古包头市召开。论坛围绕推动稀土产业发展,设置5个分论坛,邀请各领域权威专家、学者、企业家结合分论坛主题进行演讲、讨论,探索稀土产业发展新路径,为稀土产业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王江平在论坛上表示,中国稀土行业已进入健康发展轨道。今年以来,王江平先后在包头、赣州、龙岩等地进行了专题调研,在本次论坛上他与中外嘉宾分享了调研体会。王江平表示,各地针对稀土资源的保护举措令他体会深刻。内蒙古自治区启动的稀土资源保护工程,实现了白云矿区的全封闭管理;江西省进一步清理稀土综合利用企业,将企业数量由70多家缩减到44家;福建省对稀土资源开发实行了“五统一”的管理模式,避免无序低水平建设。

“稀土部门完善了发票、稀土工业污染排放标准、行业规范条件、项目指导意见等一系列政策措施,划定了一批稀土规划矿区,完善年度稀土开采冶炼分离生产计划表,分配下达方式,建立了稀土转化率评价体系。”王江平认为,这意味着中国稀土行业已进入健康发展轨道。

王江平对于稀土行业发展的未来也给出了建议:“未来稀土产业必须创新。既要用科学技术引领稀土的功能应用,也要用科学技术来改变传统的开采冶炼模式。”王江平希望,通过科技力量,完善相应标准和规范。

论坛现场

关于稀土行业市场,中国稀土行业协会会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洪杰表示,稀土价格从2013~2017年平均价格有一定波动,2017年呈现理性回升。2018年3月份稀土价格小幅度上涨,价格在回归。稀土板块中的磁性板块一直在稳步增长,这源于高端制造业的发展需求很强。

中国稀土行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占恒表示,我国稀土产业发展历程经过5个阶段:分别是1949年~1990年的萌芽期;1991年~1998年的稳步成长期;1999年~2007年的快速膨胀期;2007年~2016年的主观理性调整期;2017年至今的集团整合振荡期。

数据显示,国内稀土价格指数2017年7月31日的150.3点与2015年3月13日的150.9点相当。通过两日价格对比,轻稀土与重稀土出现价格分化,2017年7月31日与2015年3月13日相比,其中镧铈镨钕价格高近20%,重金属只有氧化钛高61%,氧化铽持平,氧化镝低35%,其中镧铈镨钕价格上涨对于国内稀土价格指数上涨起决定性作用。

2011年以来,稀土出口市场持续量增价跌。2016年稀土出口量达到4.67万吨,均价7.31美元/千克;2017年出口均价8.13美元/千克,略有上升。1979年~2017年,海关统计共出口稀土产品约97.4万吨,出口额约130亿美元,均价13.74美元/千克。剔除2011年和2012年出口价格超常上涨,出口均价为10.47美元/千克。由此可见,2017年出口稀土价格均价低于历史平均水平,受稀土出口产品结构影响,预计稀土出口市场将在较长一段时期内在10美元/千克以下徘徊。

谈到稀土进出口,张洪杰表示,中国2017年稀土产品进口量是2016年全年的两倍。2018年1-6月稀土出口2.6万吨,出口额达到2.56亿美元,同比增长26%,呈现增长态势。

近几年,因为新能源汽车以及风力发电等领域的持续发力,世界范围内稀土消费稳定增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2018-2023年中国稀土产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去年全球稀土消费达到21万吨,同比上年增加了9.52%。

同时,由于稀土需求端难有超预期增长,影响稀土价格的变量更多地集中在供给端。在目前环保高压以及稀土打黑不断趋严的形势下,稀土供给将面临收缩压力,稀土供需格局将持续改善。

专家认为,作为新兴产业关键支撑材料之一的稀土,产业贡献率今后当以几何级增长,前提是要把稀土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做精做强。眼下,迫切需要解决以下三大问题。

一是加强基础和应用研究,推进技术转化。专家认为,我国现有的稀土科技创新研究力量呈现碎片化、多重复状态,且分散在各地,研发目标不够清晰、项目设置不够精准。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级系统性稀土研究机构,甚至要对稀土17种元素分别进行深度研究。建议以包头稀土研究院为基础,整合全国科研力量,组建一个中科院下属的稀土综合研究机构,研发新技术,加快稀土应用产业发展。

二是加强顶层规划设计,推进重点、关键领域突破。专家认为,我国稀土应用一定要走高端化,把产业做精做强,高效率转化资源,不断提高附加值,让稀土“更稀”。一些国家已制定系列稀土战略及政策,我国也应把稀土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进行顶层设计,推进高质量发展。目前,“稀土之乡”包头已建立“内蒙古稀土新材料产业园区”。可把该园区作为国家稀土产业核心基地,以广东、福建、江西、四川、山东等地为辐射基地,利用当地较先进的设备和较厚实的稀土产业基础,在包头建立“国家稀土功能材料创新中心”,全方位构建我国稀土科技创新平台,解决科技与产业衔接不紧密问题。

三是盘点资源,摸清家底。“稀土之都”包头市的白云鄂博铁矿,稀土含量至今使用的仍是上世纪50年代的数据,开采至今,其成矿带范围到底有多大、矿脉走向如何、含量有无变化等问题,因缺乏基础研究,没人说得清。专家建议,国家应对白云鄂博铁矿的稀土资源进行重新勘探,得出最新科学数据和相关资料,同时对包钢尾矿库和排土场中所含的上千万吨的稀土进行提取,高效综合利用。□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