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2月21日 星期五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中国,撑起了国际煤炭牛市

——从境外媒体报道看产煤大国对中国煤炭市场的依赖

2020-2-12 8:51:1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赵腊平

作为全球第一大煤炭进口国,中国市场的需求无疑是国际煤炭市场的重要影响因素。

英国石油公司公布的全球能源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煤炭产量突破80亿吨,同比增长4%,其中中国的煤炭产量占比达46%。更重要的是,在产量破亿吨的前10个国家中,印尼产量已经超过澳大利亚,跃升至第四位。据澳洲媒体报道,2018年澳大利亚的煤炭出口总值高达660亿澳元,触及历史最高水平,同时也让煤炭取代铁矿石成为澳大利亚第一大出口收入商品。

2018年4月,为遏制一路下滑的市场煤价走势,中国有关部门曾决定再次启用进口煤限制政策,各省二类口岸再次陆续限制进口煤卸货,同时对南方终端电厂进行了额度分配。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也曾明确表示,中国将在2019年下半年减少对煤炭的海外购买,并将全年煤炭进口量保持在2018年的水平。

消息传出,包括美国在内的世界主要产煤国的煤炭供应商很是紧张——澳大利亚更是首当其冲。要知道,资源出口在澳大利亚整体出口产业中的占比高达七成。我们可以想象,煤炭出口受损对澳大利亚经济的影响会有多大。

而实际上,据权威资讯,2018年,中国共计进口2.8亿吨煤炭。而在2019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煤炭1.5亿吨,同比增长5.8%。海关总署公布数据显示, 2019年1~12月份,全国共进口煤炭近3亿吨,同比增长6.3%。

需要指出的是,煤炭是我国的主体能源,也是战略资源。我国的我国煤炭资源总量虽然位居前列,但人均却排名靠后,同时储采比仅为33年,远低于世界平均112年的可开采年限水平,因此,国家对煤炭的出口量必须持谨慎态度。

本文收集了一些境外矿业媒体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对我国进口煤炭影响的报道与看法。从中,可以窥见世界主要产煤国煤炭供应商对我国煤炭市场的依赖,为有关部门制定相应政策与应对措施提供一些参考。

影响进口的何止是物流

2月6日,路透社发表一篇题为《病毒来袭,运输可能阻碍中国煤炭进口》(Virus-hit China may need more imports of coal. The tricky part – shipping it)的报道,作者克莱德罗素称,面对持续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国国内煤矿正在努力提高产量。同时,由于春节后推迟开工的影响,未来几周,中国对进口煤炭的需求可能会增加。

但由于一些国家反应过度。印尼、澳大利亚和美国等主要煤炭出口国面临着物流问题——疫情已对供应链产生影响,船运公司更难找到前往中国的船只。那些与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商品消费国有大量贸易往来的国家的企业因此受到影响。

澳大利亚政府决定在2月1日之后对来自中国的船只实施为期14天的检疫,这反映了向中国出口煤炭所面临的挑战。

因为中国与澳大利亚东西海岸之间的航行时间通常不到14天,这意味着这些船只在抵达澳大利亚港口时将面临延误。澳大利亚煤炭港口外的船只排长队现象已经在加剧。阿格斯传媒2月4日的报道称,在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港纽卡斯尔港外等候的船只数量已达到18个月来的最高水平,达到20艘。

天气、港口和铁路维护等其他一些因素可能会导致船舶等待时间延长,但总体趋势是明显的:进出中国的货物安排正变得更加复杂。

按照目前的货运价格,航运公司每次航行都将亏损,同时它们还面临着更高的成本。原因是作为全球航运规则变化的一部分——国际海事组织(International Maritime Organization)上月开始强制使用更清洁的燃料。

当然,目前亚洲海运煤炭价格尚未因中国国内的煤炭需求而出现明显上涨。据经纪商图利特·普雷朋评估,位于英格兰北部泰恩河畔的纽卡斯尔市每公斤6000千卡煤的价格周四(2月6日)已攀升至每吨69.35美元,高于2月3日66.30美元的近期低点,但仍低于1月13日72美元的今年迄今高点。印尼4200千卡/公斤的劣质煤价格卖得也很好。截至1月31日的一周,阿格斯指数升至六个月高点即每吨35.48美元。

(下转第2版)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