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圆梦非金属矿强国还有几道坎?

——来自2017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大会的报道

2017-5-11 17:56:27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4月的杭州,山清水秀,草碧花艳。而来自全国非金属矿行业的数百名精英,却无暇欣赏这美丽的风景。

“我国规模以上非金属矿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现在还不到6000亿元,在‘十三五’期间要努力达到8000亿元,争取突破1万亿元,实现由非金属矿工业大国向强国的根本性转变。”在4月26日举行的2017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大会上,中国建筑材料联合会会长乔德龙铿锵有力的讲话,正式吹响了向非金属矿强国进军的集结号。

在本次大会上新当选的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会长潘东晖对此信心满满:“全球未来科技发展的新趋势,我国对非金属矿工业各种利好政策的相继出台,为我国非金属矿工业转型升级、持续发展提供了根本保证。”

资源丰富“体量”大

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是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和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重要支撑材料。我国非金属矿资源丰富,多种矿种储量居世界前列,是名副其实的非金属矿资源大国。据统计,我国已探明储量的92种非金属矿产资源中,大部分都已开采利用,其中石膏、石灰石、菱镁矿、膨润土和重晶石等矿种的储量居世界首位;滑石、萤石、硅灰石、石棉和芒硝等居第二位;石墨、珍珠岩、沸石、硼矿居第三位;高岭土、铝土矿、天青石等储量居世界前列。

我国非金属矿业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目前,全国非金属矿工业总产值在我国矿业采掘总产值已占有一定的比重。据国土资源部2015年统计资料显示,全国非金属矿企业有6.19万个,占全国矿山企业总数8.36万个的74%;从业人数115万人。2015年非金属采掘业总产值2647.44亿元,占全国非油气矿山工业总产值的21%。

“近十年来,我国非金属矿产业得到较快的发展。主要体现为:产量稳定增长、产品类别增多、产业集群发展加快、产业结构开始优化、技术装备水平不断提升、绿色矿山建设初见成效、各级政府高度重视、产业政策不断出台。”

大会现场

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专职副会长兼秘书长王文利表示,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发展得到高度重视,非金属矿业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显示出日益重要的作用。2015年,我国规模以上非金属矿企业实现主营业务收入5400亿元,利润总额约410亿元。

据了解,近年来,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高度重视非矿资源的开发利用,其行业发展规划已经列入国家的编制发布,重要优势非金属矿种(石墨、萤石等)行业准入条件在国家工信部的组织下陆续出台,工信部、国家统计局把石墨、萤石、滑石等5种产品列入国家统计范围并定期发布行业运行分析报告,国家科技部把非金属矿加工技术与装备的研发列入国家“863”计划、“973”计划、“支撑计划”、“重点研发专项”等科技计划之中,国家工信部批准的“非金属矿物材料研发、应用、检测、标准化技术基础公共服务平台”建设项目正在开展之中,国务院《关于加快培育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决定》将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列入新兴产业鼓励发展,《中国制造2025》已将非金属矿节能环保材料制备技术列入先进制造技术。

与此同时,各级地方政府针对非金属矿开发利用出台了一系列扶持政策,设立了科技开发和产业资助项目支持非金属矿产业发展,资源丰富地域产业集群规模化发展已具雏形,资源优势地区专门设立了非金属矿工业发展园区,积极探索“矿权集中、开采统一、生产集群、服务共享、扶优扶强、规模发展”的产业发展模式。

“国家和市场对非金属矿的需求,带动了产业结构调整和新产品开发。”王文利介绍说,以石墨、高岭土、膨润土、海泡石粘土、凹凸棒粘土、硅藻土等优势矿种的深加工开发利用为重点,在“光伏电动新能源、油气勘探开采、新型日化、生物医药、农药饲料、难处置工业废水废气净化和环境处置、土壤修复沙漠治理”等国家战略和市场需求牵引下,高性能矿物功能填料、环保助剂材料、土壤改良剂、多功能矿物肥料、农药载体材料等一批深加工产品和功能材料不断开发和推广应用,产品系列化、产业规模化水平不断提高,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不断发展。

据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协会、海关及有关部门统计,我国部分非金属矿种的深加工产品(超细、超纯、改性、复合)比例已接近50%。非金属矿及其功能材料在“节能、环保、新能源、农业”等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

而我国的非金属矿深加工及材料技术装备水平也在不断提升。

据了解,近10年来,我国研究开发出一批非金属矿深加工的新工艺、新技术、新装备,主要有:无尾矿深加工技术、石墨短流程浮选工艺、干法选择性粉碎及提纯技术、石墨低温煅烧纯化技术及装备、大尺寸超导磁选技术与装备、大规格气氛可控煅烧技术与窑炉、光电色选机、大型超细粉体分级机等200多项。尤其是“膨润土无机凝胶”、“光伏玻璃用硅原料”、“球化天然石墨”等一批新标准的实施和新技术、新装备的推广应用,极大推动了我国非金属矿产业的升级换代和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发展。

“发展矿物功能材料已成为非金属矿产业发展的主要方向,是非金属矿业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内容。”潘东晖在谈及国家对非金属矿工业的政策支撑时说,国务院发布的国办发(2016)34号文件《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针对建材行业当前存在的突出问题,从总体要求、压缩产能、转型升级、降本增效、完善政策五大方面提出了明确要求,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被列入重点发展的新材料,指明了非金属矿产业发展的方向。

创新不足低水平

矿山个数占全国矿山企业总数的74%,而采掘业总产值仅占全国非油气矿山工业总产值的21%。这组数据凸显出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多而不富”、“大而不强”的尴尬状况。

“迄今为止,我国非金属矿业发展总体是粗放型的,主要靠扩大规模实现经济增长,存在着重复建设普遍、资源综合利用率低、环境污染严重、尾矿利用尚未起步、企业效益不高、多数矿种产品产能过剩、主要优势矿种产品高值化系列化程度低、战略性非金属矿资源储备制度尚未建立、技术与装备及产品开发和应用不能支撑产业发展、行业运行的统计数据不完整从而难以引导企业发展等问题。”王文利坦承。

事实上,多年来,产业集中度偏低一直是 制约我国矿业产业发展的主要瓶颈,并导致了矿业行业在国际市场上话语权的严重缺失,陷入了“买什么,什么涨价、卖什么,什么便宜”的恶性循环。“稀缺的稀土卖出萝卜价”、全球资源比较丰富的铁矿石在中国国内市场的价格曾一路飙升,对国内的经济发展造成了严重伤害。

而我国的非金属矿工业与其他矿业行业集中度则更低,龙头骨干企业寥寥可数,“小而散”、“多而乱”状况较为突出。

“我国非金属矿普遍存在生产企业规模小,产品单一,档次低,附加值低,产品系列化程度低;市场需求导向缺乏,优势重点矿种的发展规划和鼓励优先发展的产品目录及淘汰产品目录尚未制定;重复建设严重,初加工产品产能过剩。”王文利分析说,当前,国家对非金属矿产业发展的政策调控力度不够,非金属矿业门槛低,产业准入条件有待完善。非矿深加工产品及材料产品的加工税收优惠,出口税收、矿权优先获取、技术装备研发产业化专项扶持发展资金少,资本市场缺乏扶持政策。

而我国非金属矿工业最大的“硬伤”还在于行业科技创新碎片化,企业创新能力不足。虽然我国从事非金属矿开发利用的大学及科研院所众多,当前非金属矿及其材料的研究开发也已成为国内外材料学研究的热点,但是由于科研院所对市场需求了解不深入、应用要求不清楚、研发重点及方向不清晰,造成大量研发课题及项目重复,已取得的研究成果多数停留在实验室阶段,缺少工程化示范,难以产业化;生产与应用脱节,行业“产学研用”协同创新体系尚未形成;工信部支持建设的“非金属矿物材料研发、应用、检测、标准化技术平台”尚未发挥辐射服务作用;国家和企业的科技投入不足,企业创新人才缺乏,自主创新能力差;行业职业教育空白,技能型人才缺乏;对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技术研究缺乏全面认识,“超细、超纯、改性、复合”的深加工技术手段尚不能满足各类功能矿物材料产品的研究开发和应用需求。

据王文利介绍,即便是在当前信息化已全面普及的情况下,我国非金属矿工业依然还是一个被遗忘的角落。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度低,“互联网+非金属矿”尚属空白,产业发展状况不清,行业“投资、科技、产品、生产、贸易、应用”等统计数据不完整,缺少行业大数据来指导产业有序发展,行业融资平台及发展基金尚属空白。

技术创新能力的不足,直接造成了非金属矿资源开发利用水平的低下。按理说,非金属矿资源的开发利用应根据矿种的矿物成份、结构特性等,结合产品用途和应用要求进行开发利用。但由于技术、装备水平的制约,我国非金属矿行业还存在着“优质低用”,把可制备高性能产品优质的资源用作初级产品生产,浪费了大量优质资源;同时“低质高用”把低品质的资源用于开发特殊功能的产品,复杂了加工工艺,增加了生产成本。对同一矿物的不同特性及其可开发用途缺乏基础理论研究,造成了资源的大量浪费。

“我国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发展目标不明晰,全面发展与重点突破不具体,共性和关键技术尚未明确,开发与应用的产业链关系尚未建立,检测与标准化工作有待加强,‘一轰而起’的发展方式对产能过剩的影响研究缺失等等,都制约了我国非金属矿高效开发利用。”王文利表示。

亟待升级“大变强”

积极实施“补短板、去产能、调结构”,降本增效,推动非金属矿工业供给侧改革,大力发展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创新提升非金属矿产业发展水平。“十三五”期间,建立“产学研用”紧密结合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体系,重点矿种的深加工利用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培育一批创新能力强、具有核心竞争力的矿物功能材料骨干企业和产业园区,形成一批布局合理、特色鲜明、产业集聚的产业基地,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发展形成一定规模。非金属矿工业升级换代取得显著成效,初步实现非金属矿大国向强国的战略转变……在中国非金属矿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中,依靠科技创新驱动,建设非金属矿强国,被放在了突出位置。

“到2020年,非金属功能矿物材料产业实现销售收入3000亿元,加上非金属矿的采掘业产值,我国非金属矿工业不仅有量的增加,还将有一个质的飞跃。”王文利说,到2020年,我国要建设20个非金属矿物材料产业重点园区和60个销售收入3~5亿元以上的重点骨干企业;石墨、膨润土等6大类重点优势矿种的矿物材料产品系列化程度接近发达国家水平;建成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大数据,通过互联网为企业和产业发展提供综合服务;力争在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基础研究、应用研究、关键技术与装备取得重大突破,支撑重点优势矿种的产业发展要求;制定各类新标准新规范100项;培养一批技能型人才和高级管理人才,支撑产业发展的需求。

据了解,近阶段,我国非金属矿工业将围绕产业结构调整,提高准入门槛:制定矿物功能材料生产企业准入条件,对生产企业从装备、技术、规模、安全、环保等方面提出准入条件,淘汰规模小、产品水平低、资源消耗高、环境污染重、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的企业,引导企业提升加工水平,发展矿物功能材料产品;在提升传统非金属矿产品性能及应用的基础上,重点发展农业、电子信息、生物医药、新能源、高端材料、节能环保、航空航天等领域应用的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

同时,大力实施产业集群发展。对非金属矿资源丰富的地区,要尽快将资源优势转化为产业优势,加大矿产资源整合力度,实行资源的集约化和规模化。根据资源特色,建设以非金属矿深加工开发利用为基础的产业集群,形成从研究开发、产业化到规模发展的能力,构建较为完善的产业链,促进和示范引领行业发展。重点支持现有鹤岗和鸡西石墨、吉林白山硅藻土、吉林梨树硅灰石、江苏盱眙凹凸棒、辽宁建平膨润土等产业园的转型升级;培育与扶持建设内蒙古阿拉善盟石墨、广西贺州碳酸钙、江西新余硅灰石、湖南湘潭海泡石、河北灵寿云母、湖南平江云母制品等矿物功能材料产业集群。

“非金属矿工业必须要抓住政策机遇,加快技术创新,完善研发体系。”潘东晖介绍称,要围绕重点矿种、产品、应用领域建立“产学研用”的研发体系,在骨干企业和产业集聚基地建立非金属矿行业技术研发中心,针对重要关键技术和装备进行攻关;加强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的基础研究、工程技术和应用技术研究,拓宽非金属矿功能材料的应用领域;开发专用装备,加快开发大型化、自动化程度高的非金属矿专用设备和成套装备。

毋庸置疑,对我国非金属矿工业而言,要实现转型升级,由大变强,发展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将是不二选择,也是贯彻国务院34号文件要求,加快“去产能、调结构、增效益”,推动我国非金属矿业由“原料粗加工向材料深加工”、“产品低值生产向中高端制造”、“高耗加工向绿色加工”的转型升级的关键,实现我国非金属矿工业的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

“新材料产业是国际经济竞争的制高点,也是国民经济战略性的先导产业。”潘东晖表示,发展非金属矿物功能材料产业,是非金属矿业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的关键举措。加大“政府引导、政策支持、方式转变、科技创新、工程示范、工信融合、金融扶持、人才培养”等一系列发展措施的支持,对加快我国非金属功能矿物材料的研发和生产,满足国民经济社会发展日益增长的需求,促进非金属矿产资源的保护性开发和高效利用,促进我国高新技术产业、传统产业的全面发展和进步,以及“一带一路”和“精准扶贫”国策的落实,具有重要作用。□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