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2日 星期三
中国矿业报订阅

为战场地质环境“号诊把脉”

——武警黄金部队瞄准未来信息化战争转型凝眸

2016-8-12 17:10:47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王林琳 吴永强 刘文举

编者按:中办国办刚刚印发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提出,加快信息强军,完善信息基础设施,加大信息资源开发利用力度,构建信息安全防御体系。伴随着军队改革的脉动,武警黄金部队从寻金找矿转入军事地质调查测量,为信息化战争提供有效保障。从战场到市场,再从市场到战场,武警黄金部队先后历经4次编制调整、4次任务转换。今年年初,以武警黄金指挥部承办的首届地质工作军民融合发展论坛为标志,开启了武警黄金部队履行军事地质使命任务的新征程。

本报特编发此专题,带领读者踏入神秘的军事地质战场,去认识那些为未来信息化战场提供科学支撑的地质尖兵。

地质灾害组进行地质灾害测量评估

祖国疆域广博辽阔,黄金兵从不迷航——

突破思想藩篱

现代战争隐于九天之外、袭于洲际之远、洞于深地之帏、斗于无形之间,对陆海空天地质环境信息掌握不准将导致战场看不清、目标辨不明、武器打不准等严重问题,构建“玻璃地球”、透视“深蓝战场”、掌控“重磁空间”日益迫切。今天,中国军队不仅要打造天军、网军,还应加快打造军事地质专业部队这支“地军”。这是首届地质工作军民融合发展论坛形成的共识。

去年,首次承担我国军事地质调查测量试点任务的武警黄金部队,按照姓军为战、军民融合、创新发展、体系推进的思路,带领部队向“让地球变透明”这个宏伟目标进发。

万人百车,兵撒千里。长期以来,黄金部队官兵转战雪域高原、戈壁荒漠、深山密林开展区域地质矿产调查和多金属勘查任务,野外施工区遍布全国26个省区,100余个作业点。如今,基于维护国家领土完整、加强边海防建设、保障我国利益边疆的迫切需要,黄金部队官兵的主战场将转向沿边沿海地区,核心任务从过去的找矿转变为军事地质工作任务。作为全军惟一的成建制、体系化、专业化的地质部队,承担军事地质任务有着技术和人才的独特优势,但同时也面临着从服务国家经济建设到服务保障打胜仗的快速转变。因此,如何迅速进入角色、走出市场迈向战场就成了黄金官兵急需要解决的难题。

黄金指挥部党委“一班人”组织专家从现代战争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清晰地看到信息化战争主要是信息主导、体系支撑、精兵作战、联合制胜,这些都离不开对战场地质环境的认知与利用,掌控地下地质结构、水下地质环境和空间地球物理特征等制信息权,已成为新的军事竞争焦点之一,军事地质专业部队将是走向未来战场的先遣队。

转变思想观念,突破思想藩篱。黄金部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的光荣传统从未褪色。从西口子精神、阳山精神到雪域精神,记者感受最深的一点就是,一股英勇无畏血性朝气在这支部队如朝阳般喷薄而出,姓军为战、服务打胜仗观念深深根植在每名官兵心田。特别是驻地在西藏的十一支队,工作区海拔高、风险高、难度高,官兵们到过最高的作业点高达6800多米,平均作业点都在海拔5000米以上。采访中,记者曾好奇:“海拔那么高,咱们黄金兵高原补助一个月能达到多少?”当时车内一阵寒风吹过,军事地质中队指导员刘长微笑着说:“海拔4900米以上已经没有标准了。”原来,海拔4900米以上被作为不适合人类活动生存的分界线。单凭这一点,在藏区工作的军事地质中队早已完成了市场向战场的转变,因为物质是不可能让一个人如此舍生忘死,唯有使命、责任和荣誉。

随风潜入营,颗颗报国心。一中队指导员张宇入伍3年来没离开过高原半步,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一不小心来了黄金部队,更是一不小心就走进了西藏。前年进藏时,这个出生于小康之家的大学生干部,也想过要走,毕竟身体、感情等方面的实际需求与现实环境矛盾还有很多不适应。“当身边的战友每天不知疲倦穿梭在层峦的雪山之巅,那种坚毅的步伐、缺氧时的喘息声,直击我的胸口。我要和战友们在一起,为黄金部队担负军事地质新使命作贡献,为打胜仗作贡献。”张宇的话掷地有声。如今,黝黑的高原红见证了他的高原足迹,他也实现了从一名大学生到一名合格指导员的华丽转身。军事地质有效开发利用的未来就在这群理想信念坚定、敢于攻坚克难的年轻人身上。

思想政治教育的力量在一个“真”字,坚持用真理说服人、用真情感染人、用真实打动人,建立在这样基础上的思想堡垒最坚不可摧。今年年初,黄金部队几个支队分别承担了祖国西南、西北和东北地区的军事地质调查试点任务,通过开展不同形式的“军事地质服务打胜仗”、“为黄金部队建设出把力”宣讲讨论活动,重温建队以来走过的艰苦历程,追忆战天斗地开辟新战场的峥嵘岁月;开展感动部队新闻人物评选活动,用生动的影像、鲜活的人物、真实的场景感染官兵,不断引导官兵振奋精神干事业,拼搏进取立新功。

黄金指挥部围绕军事地质使命任务,先后举行黄金兵再出征誓师大会和业余文艺创演,铿锵的誓言和嘹亮的歌声响彻在祖国14个省区。

“在平川,在山岗,在天空,在海洋,都有我们艰辛跋涉,伴青春闪亮。找水源,采矿样,查结构,测磁场,精确数据热血铸就,用忠诚考量……”从军事地质战场传来的歌声,昭示着该部队崛起的新能量。

高精装备“水土不服”,黄金兵从不畏难——

尖端利器显灵

在高原作业,不仅要克服人体生理心理障碍,还有很多难关要克服。比如,装备器材对高原空气极度敏感,稍有不适应,就闹脾气。有时候,就连炊事班的灶台也会出现“高原反应”。

进驻工作区的第一顿晚餐,官兵们竟吃了“冷锅灶”,原因是随部队一块运上山的一车煤到了高原竟无“用武之地”,缺氧导致煤块点不着,好不容易点着了也不能充分燃烧,灶台直冒黑烟,熏得炊事员做不了饭。了解情况后,中队紧急联系县里的锅炉公司,连夜调来一台适合高原地区炊事的“多功能油气两用喷出式”灶台,解决了高原炊事保障问题,第二天官兵们就吃上了热腾腾的饭菜。“要保障能打赢,在江河湖海、高原雪山稳住阵脚,可少不了这些钢铁宝贝。”黄金十一支队九中队指导员刘长开玩笑地说。

注重高原高寒条件下实战化训练和装备效能发挥,是打胜仗的关键。在官兵看来,灶台有高原反应,大不了饿一顿肚子,可装备缺氧失常,却会严重影响工作进程。

4月的青藏高原还是茫茫白雪一片,十一支队的官兵们就在海拔5000多米的西藏嘎拉山脉腹地,开展高海拔地区人装结合科目演练。前期,一些装备配发到位后,在高海拔下时常“冒泡”,这对于时间紧、任务重的军事地质中队来说,是严重打击,中队技术骨干也没少费心思。“大家都知道装备在高海拔下会有不适应不作为,但没想到如此严重。”中队工程师陈文告诉记者,“装备一失灵,我们就知道已经超过海拔5000米了。”

7月中旬的一天,陈文带领岩土组前往工作区最高海拔点,开展岩石抗压载荷测量工作,6530米的海拔是最大的挑战,这可是非一般人能“享受”的高度,黄金兵挺过来了,但车却受不了,在陡峭的山坡面前,车辆“撂挑子”,作业小组只好徒步2公里到达指定位置。刚要开展作业,发现仪器没了反应,本来就筋疲力尽,再加上仪器不给力,战士小张瘫坐在原地,垂头丧气。正当大家都认为要“无功而返”之时,陈文走到仪器前,冷静地分析了故障,只见他不慌不忙地从地质包中掏出一个红本本,翻阅了几页,寻一空白处铅笔沙沙作响,不一会儿又注视着仪器,重启、设置参数、测试、等待……随着一声“嘀”,仪器乖乖地启动了。在场的人惊呼神奇,这一次大家又见识了这个年轻技术骨干的能力。

“不论你土层岩层水层一层层,还是你重力引力磁场一重重,共和国地质兵,咱让地球变透明。”走进辽东地区执行军事地质任务的一支队九中队停车场,汽车钻副机长韩艳超边擦拭钻机边哼唱着部队的原创歌曲。他告诉记者,自己是部队首批汽车钻操作手,通过学习培训和野外实地操作,已摸透这“大块头”的脾气,通过钻机钻速和声音,就能判断出钻探进尺的情况。他微笑地对记者说:“要在这军事地质战场上,一钻一个准儿。”

针对高原高寒地区装备水土不服等情况,该部队专门组织专家团队集智攻关,在高原高寒多风沙等条件下开展军事地质装备性能试验,按装备类型对数据进行分析整理,通过不断校准调试,建立起多种气候环境条件下专项数据库,使官兵们能够熟悉掌握各类装备在多种条件下的工作效能,确保装备和官兵一样都能顺利度过“关”。

樊战军,是1968年出生的研究所物化探室高级工程师,也是中队名副其实的“大哥”,1992年大学毕业入伍黄金部队后,在野外一干就是24年,经历了部队从地质锤、罗盘、放大镜“老三样”到数码相机、摄像机、掌上电脑等组成“新五件”的装备演变全过程,面对着如今的手持式激光测距仪、地基承载力检测仪、多普勒流速流量测定仪、高密度电法仪和汽车钻机等一批新型装备,他信心满满地说:“要让这些现代化装备和我们黄金兵并肩作战,人装齐,定能把战场地质环境看得更清、更透。”

地球物理组人员进行伽玛能谱测量

“智库”引领“智跑”,黄金兵从不“失聪”——

贯通来龙去脉

要当好未来战场地质环境的“外科医生”,诊断好战场地表、地下的“来龙去脉”,不仅需要胆大心细,更需要技高一筹。而要赢得信息化战争,必须从科技攻关入手,打通军事地质理论研究的“任督二脉”。

前不久,合作参与军事地质数据库软件研发项目的武警黄金部队、中国地质大学(北京)以及中国科学院遥感所三方共同验收通过合作结出的第一枚“硕果”——在Linux系统环境下利用高速运算与存储技术搭建的数据库模型,标志着武警黄金部队军事地质数据库建设又迈出了坚实的一步。牵头承担该项目的是黄金地质研究所,该研究所已成为部队核心任务的“智库”。

如果把黄金部队比喻成一个耳聪目明的智能“内脑”,那么黄金地质研究所就是须臾不能离开的“外脑”。自去年受领新任务以来,黄金地质研究所积极发挥专业技术优势,对部队承担的3个军事地质试点任务进行细化分解,组建了地质、水文、地球物理等7个科研团队专题攻关,下设了14个任务分队具体实施,形成了分兵把口的战略态势。

领悟习主席军民融合的方略,该研究所还与军内外11个科研院所强强联合,建立了合作关系,形成了由17名军内外专家学者组成的顾问库。此外,通过盘活黄金部队博士后科研工作站、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报依托单位、中国地质图书馆黄金部队分馆、“天宫一号”公益用户等智力资源,为该部队科技干部学历升级、学科创新、学术交流提供了广阔的信息平台。

“想要‘把好脉’,还得‘医术’精,面对军事地质这一项新任务,科研技术得跟上。”该研究所领导告诉记者,“军事地质服务未来战场,我们有信心、有能力再一次当好部队遂行军事地质任务‘智库’,引领部队‘智跑’。”

今年“八一”建军节前夕,该部队又传来喜讯:参加海洋军事地质测量任务的黄金研究所岩石矿物室高级工程师王斌满载而归;经过百天艰苦奋战,担负军事地质试点任务的黄金兵用他们特有的火眼金睛和坚实步伐,勘测采集完成了320平方千米的军事地质信息。他们正朝着“透视战场地质环境”的空白区域前进。

技术骨干在交流工作

地质战场风诡云谲,黄金兵从不懈怠——

博士硕士亮剑

如果把环塔里木盆地一线比喻成一串璀璨的项链,那么和田就是这串项链上的一颗珍珠。今年5月,黄金八支队九中队的官兵就挺进平均海拔4500米的和田昆仑山南麓工作区,开展军事地质调查试点任务,让南疆这颗珍珠又增添了军事战略的神秘光泽。

达坂,是维吾尔语和蒙古语中高高山口的意思。从和田县城到中队工作区,距离近500公里,途经海拔3150米的阿卡孜达坂、4269米的康西瓦达坂和4909米的黑卡达坂,山路崎岖、逶迤盘旋。为了安全起见,支队规定翻越达坂时候车辆只能以10公里的时速前行。这样一来,在平原地区行驶五六个小时的距离,在这里得行驶10个小时以上,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官兵们至今还记得第一次翻过黑卡达坂的情景。当时,中队组织车辆和人员暂时休整,车门一打开,很多人迫不及待地冲了出来,他们不是急于欣赏高原独特的美景,而是一路的颠簸让他们的胃中已是“翻江倒海”。驾驶员张班长告诉记者,每次路过这里,他的任务是给车换轮胎,而战友们则在这“换”胃……

“任寒风吹过绿色的记忆,让雪山见证信仰的海拔。”这是官兵们在高原作业区最爱唱的一首歌曲《云端哨卡》,这句歌词每次都能让官兵唱得流泪,“这正是中队官兵最想表达的话语”,黄金八支队九中队指导员张超楠说。

在祖国东北、西北、西南地区执行军事地质调查任务的黄金兵中,来自黄金地质研究所水文、矿产、地质、测量、遥感等科室的13名博士、11名硕士的身影最矫健,以他们为技术骨干力量,在军事地质战场上,形成了一个个政治合格、专业过硬、素质全面的军事地质好战士人才方阵。

王梁和路英川被战友们亲切地称为“博士兄弟”,两人来自黄金地质研究所构造室和矿产室,是部队新锐年轻的科技领军人才。两人都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是黄金部队首届国防生,2005年入学时,他们是上下铺的兄弟,而今是军事地质战场的亲密战友。

黄金八支队九中队中队长董越是刚刚学成归来的地质学硕士,作为支队中心工作年轻一代的领军人物,多年的野外经历,练就了他一身过硬的本领,同时也积累了管理团队的宝贵经验。在他的提议下,中队制定了军事地质工作“三个会”的措施,即每周一次“总结部署会”,每月一次“技术研讨会”,每季一次“学术交流会”。这一举措盘活了中队技术力量,激发了大家钻研创新、严谨求实的信心和动力。前不久,在“新疆和田地区军事地质试点任务技术研讨会”上,董越代表中队作了专题汇报,他和团队研究提出的很多新观点、新方法得到了与会专家的一致认可。

初见研究所矿产室工程师张翔,很难想像这是一名“90”后警官、年轻的地质学硕士。他好像看出了记者的疑惑,略带腼腆地说:“地质兵的工作区在野外,感受了更多的阳光雨露,和普通人比显得成熟些。”研究生毕业后,张翔以“争先恐后上一线”的态度,加入了担负军事地质调查试点任务的分队。因为曾经参加过2013年“7·22”甘肃岷县抗震救灾任务,张翔对目前担负军事地质工作任务有着更深刻的体悟。他说,干惯了传统地质工作,固化形成的工作思维已经不适用于军事地质新任务,要想在军事地质上有所突破,必须培养军事思维,增加地质工作中的“军事属性”,提高“含军量”。

为适应新的职能使命,部队上下掀起学习军事地质、研究军事地质的热潮,其中就有被战友们称为“创新哥”的黄金八支队九中队工程师陈文。今年4月,获得硕士学位的陈文,毕业归队连家都没顾上回,就又起身参加了部队首期“军事地质调查技术培训班”。他说:“一定要牢牢抓住服务战场、服务打胜仗的机会。”他利用课余时间,研读国内外军事地质论文30余篇,翻阅相关书籍80余本,期间多次请教该领域专家学者,夯实了军事地质理论基础。经过数月的学习培训,他提交的有关国土资源信息化军民融合式发展的论文获评优秀,推荐到“首届地质工作军民融合发展论坛”,院士专家的评语是极富前瞻性,极有战略性。

目前,在绵延起伏的长白山上,由博士、硕士担纲的军事地质兵正身着迷彩服,携带高精尖仪器在前沿阵地精彩亮剑。

高密度电法测量组正在布置线路

土体组正在进行土体承载力测试

遥感小组的官兵在完成了4800米的无人区遥感解译点验证工作后欢呼庆祝

相关链接:

1.军事地质的基本概念

地质学主要揭示地球物质组成、内部结构及其运动规律,研究岩石圈、水圈、大气圈、生物圈、电磁圈构造特点及其相互作用机理,分析其对人类活动的影响。通过数百年来积累和发展,形成了丰富的研究成果,直观表达为分门别类的地质系列图。

与民用地质研究地球演化和服务经济建设不同,军事地质重点关注地质因素对军事活动的影响,主要通过全维、全域获取与军事活动相关的地质信息,分析其影响军事行动的机理,利用和改造地质条件为军事斗争服务。

2.世界军事地质的发展历程

世界军事史上,最早开展军事地质工作可以追溯到18世纪初期的法国,军事地质成果在两次世界大战和伊拉克、叙利亚等战争中得到了广泛应用。

美军在南北战争期间,就运用地质知识指导作战行动。1942年,美军成立军事地质处,逐渐发展为军事地质部。目前,美军已获取除南北极之外全球90%的地表或地下一定深度的地质信息,建立了海量的军事地质数据库。

法、德、日、俄等世界军事强国历来重视军事地质工作。1798年拿破仑远征埃及大量使用军事地质学家绘制的特种地质图。一战期间,在德军西线工作的有27个地质小组、约200名地质学家。甲午战争之前至20世纪30年代初,日本对中国东部地区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地质调查。前苏联卫国战争中,地质学家随军行动,及时提供工程地质与水文地质资料。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