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6日 星期二
中国矿业报订阅

金山,甲子荣耀

——“地质找矿功勋单位”新疆地矿局第四地质大队60年回眸

2017-8-29 16:20:12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邹 震 焦鸣 特约记者 赵海霞 通讯员 王 赟

祝辞:

60年,白驹过隙,沧桑与硕果同行!

60年,辉煌如斯,风雨与凯歌齐奏!

作为阿勒泰地区地质勘查工作的主力军,新疆四队几代地质人在长达60年的地质征途中,满怀为祖国寻找宝藏、寻找大矿的炽热情感,满怀对金山大地的深情眷恋和对地质事业的无限热爱,用顽强拼搏、执着追求的“三大件”丈量,不时填补着阿勒泰地区方圆11.7万平方千米的找矿空白地区;用持续创新的地质思维、用日夜轰鸣的千米钻机,不时唤醒着亿年沉睡的祖国宝藏……

“历经甲子多磨难,方显英雄真本色。”60年来,新疆四队牢记神圣使命、忠诚地质事业,无愧于党和祖国的重托,用“三光荣”传统和“四特别”精神,持续注入地方经济建设和地勘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动力源。如今,面对“两个百年”的“中国梦”,新疆四队踏上了担当神圣使命、开创祖国未来的新征程!

感言:

60年来,新疆四队栉风沐雨、砥砺奋进,在艰苦创业中顽强拼搏,在改革大潮中奋勇前进,在团结协作中励精图治,用自己的忠诚和智慧、心血和汗水,不断谱写着地质找矿的辉煌篇章。

新疆四队虽为一系列地质找矿成就深感骄傲和自豪,但决不会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伴随地勘单位改革进程的加快,我们必须坚持稳中求进的总基调,以发展质量和综合效益为中心,更加奋发有为,持续顽强拼搏。

就用一首诗为几代地质人代言吧:

时光飞逝60年,

找矿功勋耀金山。

世代传承“三光荣”,

“地质报国”待梦圆!

——新疆地矿局第四地质大队大队长 冯广生

透视观察:

60年来,敢于担当、精忠报国的新疆四队,共计提交各类地质勘查和科研地质报告490余份,新发现和探明矿产地355余处。其中,大型矿床36个、中型矿床72个。

60年来,不辱使命、忠于职守的新疆四队,相继发现占全国探明储量60%的工业白云母矿和喀拉通克大型铜镍矿、阿舍勒大型铜锌矿、蒙库大型铁矿、多拉纳萨依大型金矿、沙尔布拉克中型金矿等一大批国内外知名矿床。

进入新世纪后,新疆四队在新发现哈腊苏斑岩型铜矿、沃多克金矿、舍勒高金矿、孔克热石墨矿、萨吾斯铅锌矿等多金属矿产资源地的同时,又通过承担老矿山接替资源勘查项目,先后在阿舍勒铜锌矿、喀拉通克铜镍矿、蒙库铁矿等深部发现一批大中型以上新矿藏,从而为国家、自治区和阿勒泰地区经济建设做出了四队地质人新的更大的贡献。

其间,新疆四队荣获原地矿部授予的“地质找矿重大贡献单位”、“找矿有功先进集体”、“地质找矿功勋单位”等荣誉称号,并被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授予“先进集体”、“思想政治工作优秀企业”、“先进基层党组织”和“文明单位”等荣誉称号。

阿尔泰山·金色摇篮·战功显赫

祖国北端,阿尔泰山南麓,介于东经85°31'57"~91°01'15"、北纬45°00'00"~49°10'45"之间。在这片富饶广袤的金山大地上,驻扎着一支自强不息、屡建奇功的地质勘探队伍——新疆地矿局第四地质大队(以下简称“新疆四队”)。

“阿勒泰”源于阿尔泰山。阿尔泰山,史书称为“金山”或“金微山”。阿尔泰,突厥语和蒙古语之意是“金子”,以蕴藏丰富的黄金资源而闻名于世,自古素有“七十二条沟,沟沟有黄金”之说。

阿勒泰,位于中哈蒙三国间的世界级有色金属、稀有金属、贵金属、黑色金属的成矿带中段,已发现矿产4大类94种,占全国172种矿产的54.65%,占新疆138种矿产的68.12%。储量位居全国前10位的矿产有:白云母、铍、钾长石(第一位)、镍(第三位)、铯(第五位)、锂、铂族(铂+钯)、铋(第六位)、碲(第七位)、钽(第九位)、铌(第十位)等12种;位居自治区前列的有:铜、钼、铅、锌、钴、金、银、硫等8种;预测主要矿种资源量为:铁8亿吨、铜1500万吨、镍160万吨、铅1000万吨、锌2000万吨、白云母2.37万吨、金2000吨。

在阿勒泰已探明矿产资源中,有色金属铜、镍、铅、锌、钼等资源储量分别占全疆探明资源量的70%、27%、53%、55%、94%;贵金属金、银、铂、钯等资源储量分别占全疆40%、93%、96%、98%。另外,黑色金属铁矿占全疆28%,稀有金属占全疆的98%,为中国稀有金属工业摇篮的新疆有色金属工业的发源地。同时,这里也是自治区重要的有色金属、黑色金属、稀有金属、贵金属、非金属成矿带和勘探开发基地,且油气、煤炭资源勘探开发潜力巨大,预测天然气储量7500亿立方米、煤炭511亿吨,已探明石油储量1100万吨、天然气储量1000亿立方米、煤炭储量158亿吨。

云母会战·国防工业·决胜天下

如果有人问:“什么是地质工作的重点?”四队人会斩钉截铁地告诉您:“国家需要就是重点,国家利益高于一切!”

1957年年初,原新疆地质局决定组建713队(新疆四队前身),在阿勒泰地区开展针对黑色金属铁矿石的地质找矿工作。进入60年代,当我国遭遇3年困难时期,国际社会对中国实行了经济封锁,导致国防工业亟需的白云母原料格外短缺。原地质部遵照国家指令,决定在阿尔泰山一带开展白云母会战。此时的新疆四队,亦由多矿种的综合地质队转为白云母单矿种普查勘探队。

1963年,为了满足国防工业需求,原新疆地质局领导从地质一大队、三大队抽调了106人充实到新疆四队,并明确指示:“扩充的294名职工,要全部投入白云母勘查!”

冯广生大队长(中)指导一线找矿工作

冯广生大队长(中)指导一线找矿工作

与此同时,国家相关部门调兵遣将,从内蒙古整建制调来102地质队,从河南、河北、山西等省份地勘单位和南疆各队抽调行政、技术骨干,又将部队转业的数百名官兵充实到会战队伍,将原本294人的新疆四队迅速扩充至786人。随即开展的开山修路、伐木架桥、租驼买马、调购设备和踏勘选点等工作,标志着白云母会战正式拉开红色大幕。

1964年,新疆四队队部设在阿尤布拉克矿区,由时任地质部地矿司非金属处处长张士廉任党委书记兼队长,张克安任总工,刘人俊任副总工,张九天任一分队技术负责,开始对阿尤布拉克矿脉进行大规模的地质勘探工作。

当年,为了加快白云母会战步伐,新疆四队首次尝试高寒地区冬季施工。他们对阿尤布拉克矿区3号脉、开因套别克24号脉和25号脉,分别进行了机掘和手掘硐探。由宋涛副大队长兼任冬季施工总指挥,田学杰、刘鹏玉为项目技术负责人,率领职工顶风雪、战严寒,坚持昼夜三班倒,硬是按期保质保量完成了各项施工任务。如此条件下的艰苦作业,为后续冬季施工提供了宝贵经验。

时过1964年,新疆四队在西从布尔津、东至青河县的300余千米伟晶岩带上,展开了全面系统的白云母勘查工作,共有6个分队、1个科研分队参与项目运作。为此,总工张克安和副总工刘人俊、陈颂光和张九天,亲自带领职工踏遍阿尔泰山,积累了大量的普查找矿资料,并于1966年初系统编写了《阿勒泰地区未来10年~15年白云母、稀有元素找矿规划》。其间,究竟有多少位无名英雄为国家亟需的白云母矿做出重大贡献,也许只有四队人说得清楚。

此后10年间,新疆四队又接连完成了1∶10万~1∶20万地质普查面积9205平方千米、1∶2.5万~1∶5万普查找矿面积6953平方千米;完成了1∶5000~1∶1万矿区地质测量500多平方千米、钻探工作量95537米;完成了硐探11835米、槽探16.4万立方米、白云母全巷样7500余件和其它样品13万余件,共提交各类报告110余份……

就这样,在长达10余年间的白云母会战中,新疆四队共评价重点脉群67个、矿脉263条,共提供大型白云母矿床22个、中型矿床58个和小型矿床12个,共发现工业原料白云母C+D级储量6.71万吨,占全国探明储量60%以上。经他们发现的工业白云母,曾供应30余个省份、570多个相关部门,满足了90%以上的国内需求和国防尖端业需要。

四队人永远不会忘记,地质前辈们曾在白云母会战期间爬深山、宿地窝、啃干馕、饮雪水、胜严寒、斗酷暑、驱蚊虫、战熊狼……10余年间的艰难会战所取得的辉煌成就,不仅是对党、对国家的无私奉献,更是对“三光荣”传统和“四队精神”的最佳传承和注释!

喀拉通克·有色崛起·疆内有镍

1977年冬天,新疆四队决定由七分队负责,对富蕴县城南东30千米处的乔夏哈拉含铜磁铁矿床进行补充勘探。1978年5月的一天,当钻机指导员郭志善和山地工董自平利用休息时间采阿苇菇时,却意外地发现了几块转石。后经分队技术负责人冯琪、技术员孙成显和李成明证实为铁帽转石。

当天,郭志善便带领冯琪、孙成显前往实地踏勘,在转石发现处圈出III号铁帽。根据这一线索,又在附近追索圈出I号、II号、IV号等铁帽。次日,找矿心切的七分队便在III号铁帽部署了地表工程。

1979年,孙成显、张子光等在测28线地质剖面时发现了辉长岩体,结合宏观地质资料在28线布置了ZK13号孔,但是由于气候原因仅施工了90.55米。次年,ZK13号钻孔继续施工,在孔深254.78米~305.15米孔段处发现了厚50米的致密块状特富铜镍矿石,将这一突破性进展编为I号矿床。随后,他们又在东南方向的同一构造带上,另据物探分队磁异常资料和地质推断,并经ZK11号钻孔施工验证,在200米孔深以下见到隐伏基性岩体。

1985年,原新疆地质局以会战方式,调集一队、五队和四队3个单位的12台钻机,共投入2万米钻探工作量,对二号、三号岩体进行详查工作。

由于钻探任务量大,岩芯安置成了问题。时任项目负责人张纯仪、赵宝贵经过商议,决定将条件最好的房间设为固体矿产取样室和岩芯存放室,人则住在地窝子和简易帐篷内,地质人热爱地质找矿由此可见一斑。

那时,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原地矿部专家来此指导考察,本想进入岩芯存放室看个究竟,不料被岩芯管理员周瑞华挡在了门外。只见他一脸正色地说:“这个门,您不能进!”结果,老专家只得苦等,后经分队负责人张纯仪引荐才准许进入。

如此严谨的工作态度和宽敞整洁的样品存放室,较之潮湿简陋、反差巨大的地窝子宿舍,令这位老专家深为感慨地说:“新疆四队果真名不虚传,找大矿指日可待啊!”

喀拉通克铜镍矿始建于1984年。1989年,炼出第一块高冰镍;1991年,年产值6080万元、利润1820万元;2000年,日处理矿石量1000吨;2005年,产值20.90亿元,且在开采I号矿床的同时加紧探采相结合,着力开拓II号矿床。

地质报国担当美好未来

喀拉通克铜镍矿的横空出世,结束了“疆内无镍”的历史,资源之富、储量之大令世人震惊不已。

创造冬季大漠施工神话

截至2016年,该矿累计查明资源储量为矿石量3905万吨、镍金属量28.5万吨、铜金属量46.7万吨;累计动用资源储量为矿石量797万吨、镍金属量10.7万吨、铜金属量16.3万吨;保有资源储量为矿石量3108万吨、镍金属量17.8万吨、铜金属量30.4万吨。

在带动阿勒泰地区经济长足发展和社会稳定上,喀拉通克铜镍矿同样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据统计,矿山开采20余年来,累计提供从业岗位近1300人。截至2016年12月,矿山累计实现工业总产值91.2亿元、上缴税费11.6亿元。

从四队人采阿苇菇到喀拉通克铜镍矿的惊天发现,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喀拉通克矿山的拔地而起,不仅促进了地方经济发展,又极大地鼓舞了四队人的找矿热情。

如果称白云母矿会战一举定乾坤的话,那么喀拉通克矿开发利用则奠定了新疆四队“全国地质找矿功勋单位”的五彩基石。可以说,为实现“地质强国之梦”、为加速地方经济发展,英雄的新疆四队立下了不可磨灭的丰功伟绩!

阿舍勒梦·第一深孔·百亿产值

机遇,只属于做好准备的人。1982年,由克拉玛依石油人获悉阿勒泰哈巴河县有重晶石矿。1983年,哈巴河县要求新疆四队开展重晶石矿地质工作,并将样品送达该局实验室化验,新疆四队总工陈颂光据此获得了较为详尽的化验结果。

1984年5月中旬,陈颂光率人踏勘重晶石矿化点,发现周围有金属铁帽发育迹象,认为可以进一步开展工作。

当消息传至新疆四队队部时,主持党委工作的郎恩德同志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抽调六分队火速赶往。于是,六分队马不停蹄赶赴该矿化区开展地表工作。时过几日,当兄弟单位打算进驻时,却看到了安营扎寨的新疆四队,不得不怏怏离去。

1985年,新疆四队带钻普查,在ZK101孔见到13米厚的富铜块状矿,随即展开大规模的阿舍勒地质勘探。一时间,地质六分队、钻探三分队几百人的勘探队伍,在此打破了山野的孤寂与宁静。

1987年,阿舍勒ZK107孔见到厚178米的富铜矿体,此举立即震惊了国内外。此后数年,新疆地矿局将阿舍勒作为重点片区,再次组织会战。新疆二水文大队、地质十一队等兄弟单位,也派钻机云集阿舍勒矿区,一并拉开了找大矿、找富矿的决战大幕。1990年,完成工区普查工作;1991年~1993年,转入I号矿体详查;1994年6月提交详查报告,转入探采结合的矿床勘探;1998年2月,提交勘探报告,探明储量为铜矿石量3000万吨、铜金属量近10万吨……

一座神秘莫测、伟岸高大的阿舍勒铜矿立时浮现在世人面前。加之随之完成的“探采一体化”壮举,令世人对阿舍勒铜矿、对新疆地矿人刮目相看。

21世纪,阿舍勒铜矿进入开采期,但四队人的探索脚步并未停息。2011年~2013年,新疆四队对此展开了深部找矿勘探。

喀拉通克会战彻夜不眠

阿舍勒矿区地质构造复杂,褶皱、断裂发育,岩浆活动强烈,围岩蚀变强烈,地层交替互层频繁,致使钻探施工难度不断加大。具体表现为:地层互层频繁、岩石多含角砾软硬不均,地层促斜严重,采用常规技术措施进行控斜十分困难;矿区2条大的蚀变破碎带为泥质含角砾,致使矿区地层松软破碎,易出现坍塌、掉块、缩径等严重影响钻探施工的情况,致使钻孔护孔难度加大;矿区地层裂隙较为发育,钻孔容易出现漏失情况等,更何况深部找矿通常为大于1500米的深孔钻探,对钻探技术要求十分苛刻。

当时有内地省份的多支钻探强队来到阿舍勒矿区,也曾拍着胸脯言称“确保钻探施工的万无一失”。但开孔之后,却无一例外地被复杂的地质条件搞得焦头烂额,而不得不放弃钻探任务。

面对深部找矿钻探的紧迫形势,临危受命的新疆四队钻探公司,给自己下了一道死令:“阿舍勒,必须拿下!”

于是,新疆四队钻探机组顶着压力进行钻探施工。他们一边施工、一边总结经验,当遇到问题时便采取集思广益的办法,邀请退休老钻工共同探讨解决方案,促使阿舍勒矿区的6台钻机通宵达旦,天天在刷新钻探进尺记录。

伴随钻探进尺的步步深入,施工难度也日益加大。据承担2050米深孔钻探任务的403机机长冯志刚回忆:“地质构造复杂和地层破碎,不时成为施工队伍的‘拦路虎’。”

像超深金属矿钻探,原本难度就无法想象。看似坚不可摧的金属钻杆,在千米深的钻孔中却变得像面条一样柔软无力。加之破碎、塌孔、漏水等现象时有发生,一个个施工难题横亘在冯志刚他们面前。

冯志刚至今记得,2012年9月的一天,正当他们全力钻进的关键时刻,孔内突然出现坍塌掉块的情况,钻具被卡在了1430米深处。经过仔细商讨,大家决定采用变丝导向的办法,即从钻杆内部打下去,钻透卡钻处约4米长的钻具,再用新钻具引领前行。

新办法说起来简单,却要耗费不少时间和精力。最终,冯志刚他们用了整整3天时间,才算解决了卡钻难题。由此创造的深孔卡钻新工艺,在钻探队伍中广为流传。

在阿舍勒铜矿深部地质构造复杂、地层破碎、钻探难度大的情况下,第一年,新疆四队完成了1915.60米深孔(ZK2102),发现了厚大富矿体;第二年,通过合理组织施工,创造了2322.70米深孔(ZK2902)这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西北第一深孔”,一并体现了超深孔小口径岩芯钻探的综合管理和技术领先水平。

整整3年,无论是钻探技术、还是找矿突破,新疆四队均赢得令人信服的显著成果。伴随ZK2902孔的顺利终孔,《新疆哈巴河县阿舍勒铜矿ZK2902孔钻探施工技术攻关研究报告》最终破茧而出。为此,新疆四队顺利获得了地区级“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和新疆地矿局2012-2013年度的“勘查工程技术一等奖”。

荣誉的光鲜,也许会稍纵即逝,但新疆四队在祖国最需要的时刻,整体队伍所显现的知难而上、敢于创新、无私奉献的“四队精神”,却会永远镌刻在金山之上!

就新疆四队的贡献而言,单凭阿舍勒铜矿的深部找矿之举,就可新增铜矿石资源量1199.29万吨、铜金属量24.95万吨、锌金属量2.02万吨、伴生金金属量7420千克、银金属量210吨。新增铜锌矿石资源量可供矿山开采9.29年,相当于又发现了一个中型铜矿!

无数矿山的新发现,一并启动了地方经济的蓬勃发展。1999年8月,由紫金矿业集团、新疆有色、新疆地矿局等五方投资的新疆阿舍勒铜业股份有限公司宣告成立。2002年4月,矿山开工建设,9月建成投产;2006年实现达产,主要产品为铜精矿、锌精矿,项目总投资4.9亿元,日处理矿量4000吨,设计服务年限29年。截至2015年底,累计实现产值152亿元、上缴税费42.49亿元,为周边地区提供工作岗位300多个。

就其社会价值而言,各族群众永远不会忘记,每逢天灾人祸之时,该公司总会在第一时间提供无私援助……从公司成立至今,已累计为社会提供各类捐款7766万元。

扛起重担·理论创新·系列突破

千禧年之后,地勘业迎来了久违的春天。国家高度重视地勘行业,地勘费用显著增加,地勘市场迅速复苏。在这种新形势下,新疆四队找矿工作实现了一系列新突破,不仅为蒙库铁矿顺利开采提供了技术支撑,且为深部找矿扩大了铁矿石储量。随后,又接连发现了阿勒泰地区的首个斑岩型铜矿-哈腊苏铜矿和孔克热超大型石墨矿。后者的成功发现,为阿勒泰地区斑岩型铜矿提供了理论依据,孔克热成矿带有望成为全疆最大的石墨矿产基地。

其实,蒙库铁矿成名已久。1953年,由苏联专家丘劳什尼柯夫等人发现后,经新疆四队、新疆有色706队持续开展卓有成效的普查评价工作,1998年,由新疆钢铁集团公司和富蕴县人民政府联合成立了“蒙库铁矿有限责任公司”。该公司成立初期,特委托新疆四队编写矿山生产地质报告,以满足10万吨/年生产规模和5年矿山服务年限的需求。

新疆四队对此高度重视,当即组织精干力量,开展了3年勘查工作,于2000年提交项目报告。他们根据矿山建设规划,选择品位富、规模大、地表工程控制程度较高的13个矿体进行储量计算;所提供的1313万吨铁矿石量,远远超出矿山的开发需要,并满足新疆八一钢铁冶炼厂的生产需要。此举带动了富蕴县的经济发展,亦获得极为良好的社会评价。

“十一五”开始,国土资源部、新疆自治区陆续启动了危机矿山及深部找矿项目,当仁不让的新疆四队再次扛起了重担。如对蒙库铁矿进行的“摸家底”调查,历经多年工作,累计估算铁矿石资源量2.85亿吨,新增铁矿石2000万吨,为促进矿山长远发展和当地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对地质找矿突破而言,新疆四队二次资料开发办公室值得关注。作为综合性研究部门,专家们如同在大海捞针一样,在海量信息中探寻着最具找矿潜力的遗落矿点,又好似在不经意间给金山、给新疆带来一个又一个的找矿惊喜。

2001年,二次资料开发办公室经过综合研究,认为哈腊苏一带具有斑岩铜矿找矿前景。同年,新疆四队对哈腊苏一带开展了地表探槽揭露和物探剖面测量工作,成果显示地表的确存在矿化蚀变带,深部具有物探激电异常等。

次年,新疆四队对该地区持续开展勘查工作,并在0线带钻探施工ZK0001孔。钻孔样品表明,深部存在铜矿体,综合研究认定属斑岩型铜矿床。经后续勘查证实,估算铜资源量6万余吨,接着新发现了玉勒肯哈腊苏铜矿,估算铜资源量7万余吨。

哈腊苏斑岩型铜矿的发现,不仅仅是发现了一座中型铜矿,更重要的是结束了阿勒泰地区“无斑岩型铜矿”的历史。而发现哈腊苏斑岩型铜矿所开创的地质找矿新思维,将对大范围的斑岩型铜矿探寻奠定理论基础。

石墨烯,为石墨材料中剥离出来的目前最薄、强度最大、导电导热性能最强的新型纳米材料,被称为“黑金”和“新材料之王”。有科学家甚至预言,石墨烯将“彻底改变21世纪”,并有可能掀起一场席卷全球的颠覆性革命。

说来也奇,“石墨”这一调皮的精灵,在茫茫戈壁中沉睡了千百万年,却被偶然路过的四队人逮了个正着。那是2011年,孔克热项目组正在青河县萨尔托海乡南部一带的6处探矿权做检查评价。当对青河县孔克热一带铜、镍矿勘查矿权进行检查时,原以为是赤铁矿化点,走到工区中部时却意外发现了碳质板岩。

当时,项目组人员用地质锤敲打岩石,仔细观察发现手感光滑且有污手现象,顿时一丝兴奋萦绕心头:“这难道是煤吗?”随即装了两袋样品带回驻地,一袋样品放入火炉却无任何燃烧迹象。另一袋样品于次日送达队部,后经何立新副总工指导送往局实验研究所,被鉴定为晶质鳞片状石墨。至此,孔克热石墨矿浮出了水面。

2012年~2013年,新疆四队通过详查工作,估算出11~18线蕴含(332)级固定碳矿物量1000万吨以上,矿床规模为大型以上。

2015年,按青河县委石墨矿勘查专题项目研讨会议精神,新疆四队在Ⅲ号石墨矿带南东端32勘探线进行追索,控制矿体累计厚度223.89米,其固定碳平均品位11.97×10-2、最高为20.69×10-2,并显示出矿体向南东延伸稳定,具有广阔的资源前景。

于是,孔克热石墨矿项目荣获了新疆地矿局“新发现矿产地Ⅱ类大型二等奖”。新疆四队由此取得了“十二五”非金属找矿的重大突破,填补了石墨矿勘查的空白。

地质一代·找矿立功·矢志不渝

新疆四队有一个大名鼎鼎的人物,被誉为“普查找矿能手”,熟知的人无不竖起大拇指。他,就是冯琪同志。

冯琪在新疆工作31个年头,参与和主持了13个地质项目,包括铜、镍、白云母、石灰岩等矿种的普查找矿、调查评价、初步勘探和科研工作。其中,3个为中型项目、3个为大型项目。

1964年,冯琪在空库鲁巴依填1∶1万地质图时,发现了172号伟晶岩脉,经次年地表工作评价和冬季硐探施工,证实为中型白云母矿脉。品位富、无斑点、出成率高,为已知阿勒泰云母质量最好的伟晶岩脉。

1978年,新疆四队重点由云母转入铁矿,冯琪负责主持富蕴县乔夏哈拉含铜磁铁矿的补充评价和外围找矿工作。两年后,不仅基本查清矿床远景,还发现了南部铁帽。

平日里,冯琪十分注重搜集第一手地质资料,并注重综合研究成矿信息。其中,有从初现端倪的惊喜,到两年钻探施工验证的空手而归;有从工作方法、思维方式的转变,到大型铜镍矿的横空出世……不知顶住了多少压力,最终通过多位专家学者的问诊把脉,以锲而不舍的工作态度,严谨细致的工作作风,进而发现了喀拉通克大型铜镍矿。

一份耕耘,一份收获。1985年3月,冯琪在获得原地矿部“地质找矿一等奖”的同时,还获得了部级“劳动模范”的称号和全国总工会“五一劳动奖章”。作为全队获得全国表彰的第一人,新疆四队开展了向冯琪学习的活动。

在新疆四队,老一辈地质工作者献身地质事业无怨无悔的事例有很多。作为新中国的第一代地质人,称得上是坎坷一生、自豪一生,称得上是奋斗一生、光荣一生,他们是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将在新疆四队找矿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地质二代·继往开来·谱写赞歌

何斌,45岁,中等个头、黝黑脸庞,脸上总挂有浅浅的微笑。在四队人眼中,他注定与朴实、宽厚结缘,是一名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参加工作的普通地质人。

每逢春暖花开,何斌就得奔赴野外一线。大红色的工作服、略显“臃肿”的地质包和特大号水壶,成了标志性的野外装束,伴随他深山戈壁工作10余载。

2014年,何斌作为地矿科科长,率队来到塔吉克斯坦开辟市场项目,具体负责与特变电工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的东杜奥巴金矿储量核实项目。

面对地域陌生、语言交流等困难,何斌没有退缩,于5月底先期带队抵达塔吉克斯坦,完成项目对接和准备工作。该项目主要在金矿平硐内进行,平硐处于海拔超过2400米的高山上。这里几乎无植被覆盖,白天室外温度30摄氏度以上,平硐内却在10摄氏度以下,硐里硐外称得上是两重天呢!

硐内伸手不见五指,得借助探照灯观察。且因时有塌方隐患,最艰难的是部分硐内缺氧。何斌和同事会出现头晕、头痛现象,干一会儿就得出硐透透气。为按时完成任务,何斌便领着大家每天早早进硐,抓紧时间完成编录采样工作;回住地后,晚上加班整理资料和图件。就这样,无论走到哪里,何斌团队总能攻下一个个项目难关。

说实话,在四队人眼中,何斌不算伟人,也没有值得夸耀的英雄壮举,但他无怨无悔、植根深山、倾情地质和甘当“铺路石”的精神,却在新疆四队很有代表性。有无数像他这样的人,发扬和传承“三光荣”和“四特别”精神,常年累月地坚持在阿尔泰山深处。他们用无私奉献精神丈量着人生,用青春热血创造着找矿奇迹,从而谱就一曲又一曲令人敬仰的“四队赞歌”!

地质三代·英雄年少·再创辉煌

黄庆,白净皮肤,笔直身板,1米8的大个子,体重却只有60多公斤。他走起路来健步如飞,爬起山来如履平地,同事们喜欢称他为“金山黄羊”。

2007年~2013年,黄庆所承担的均为艰苦区域的地质调查项目,任务重且交通不便、环境艰苦,但7年的历练和风雨,却见证了他的茁壮成长。2013年,黄庆完成了从地质技术员到项目负责的实质性“蜕变”。

2015年,新疆四队实施“走出去”战略,黄庆有幸成为“涉外先锋队”成员。由他担任鄯善县碱泉子一带1∶5万六幅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负责,率领一群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到从未涉足的东天山开展区调工作。

初到东天山,黄庆惊呆了。这里无昆仑山巍峨,但强切割地形和狂风酷暑气候,还是让黄庆深感挑战就在眼前。

如今,由他负责的这支平均年龄不足30岁的“涉外先锋队”,已在鄯善县工作两年。异常艰苦的区调经历,让这帮年轻人强壮体魄、磨砺意志和坚定信念,并展示了新一代地质人的精神风采。

闫宏宽,1988年生于福海县,一名典型的新疆“儿子娃娃”。2008年,他以优异成绩考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当问及何以报考地质大学时,他羞涩一笑说:“因为打小就喜欢玩石头!”在新疆四队这所大熔炉里,神圣的找矿使命,加上个人兴趣爱好,的确让幸福的小闫很快成长起来。

对小闫来讲,大学4年若是“厚积”的话,野外工作就是“薄发”了。2012年,小闫参加工作;2014年,担任组长;2015年,担任项目负责,可谓一年一进步、年年压担子。

岁月更迭看似神速,丰硕收获却在意料之中。2013年,兼职大队团委工作的小闫,获得自治区“优秀团干部”的称号;2014年,又获得“新疆地矿局mapgis制图比赛三等奖”。

2015年,出队的日子到了,妻子也到了预产期。就像出征的将士,一边是国、一边是家,小闫内心很是纠结。为此,他迅速调整心态,和大家一起积极准备出队审批手续和野外必备物资。

5月12日,项目组出征。小闫怕控制不住情感,便和妻子打了简短电话:“老婆,要出队了,你自己加油啊!”此时此刻,老婆哭成了泪人……

直到小千金出世,小闫才赶回家看了一眼宝宝。不过36小时的陪伴,待小闫再度踏上征程时,与第一次满心负疚相比,此时却鼓起了初为人父的自豪之帆!

喜得千金几个月后,小闫项目组便实现了捷报频传。他们在阿勒泰地区某工区,圈出了规模较大的铜多金属矿化蚀变带,并在另一个工区发现了多条高品位的金矿体,为下一步立项勘查提供了科学依据。

年轻人的卓越表现,令人想起那句至理名言:“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新疆四队的新一代地质人,正以饱满的热情、忠诚的信仰和谦卑的心态,在祖国边陲茁壮成长。一位位年轻骨干的敢于担当,一个个最新发现的找矿成果,充分体现了地质人的高尚情操和奉献精神,体现了新疆四队实施创新驱动和人才战略的累累硕果!

地质工匠·世代传承·永恒记忆

不忘初心、执着坚强、金石洞开。艰苦的工作环境、枯燥的野外生活,不时磨砺着地质人的赤胆忠心与坚强意志,考验着地质人的不忘初心与岁月激情。

地质人为在璞石中寻找“美玉”,一块一块地敲击岩石,一步一步地丈量大地,日常工作异常枯燥和繁琐。而原始资料的日积月累,就如同地质找矿的“指南针”,稍有偏差和疏忽,都会影响地质工作的质量。

“这一钻,打得真漂亮!”

“地质,良心活!”这是挂在老一代地质人嘴上的话。“干地质,必须无愧于心、无愧于天地良心!”亦是他们对新一代地质人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

长守匠心、琢玉而成、百炼成钢。论及优秀的地质人,如同“大国工匠”一样,可冠于“地质工匠”之美誉。他们通过肌肉记忆的体力劳动,通过无穷无尽的思维创新及脑力劳动,苦心思索、潜心琢磨着每一处山水和每一块石头。一张张用心血绘就的地质图件,画风细腻、精美,不亚于任何大师的山水佳画;一块块用汗水铸就的地质标本,棱角分明、规则工整,像是鬼斧神工的天然艺术品……那精益求精的科学态度,那顽强拼搏的信念坚守,“地质工匠”、天地可鉴,不忘初心、世代传承!

如今,老一代地质人头发灰白,可“四队精神”依然光芒四射;

如今,老一代地质人视线模糊,可找矿前景愈加清晰明朗;

如今,老一代地质人腰背微驼,可民族脊梁越发坚忍不拔!

历经甲子,光阴荏苒。60年所积累的“四队精神”财富,所创建的积极向上、吃苦耐劳的职工队伍,还有“五一劳动奖章”的榜样力量、“全国地质找矿功勋单位”的实干精神以及默默无闻、鼎力支持、无私奉献的家属队伍,都将成为国人脑海中、巍巍金山上,那不可磨灭的“地质工匠”记忆!

如今,坐落在阿勒泰市金山北路17号的新疆四队,仍将继续发扬“三光荣”传统,大力传承由几代地质人魂魄铸就的“四队精神”,不忘初心、精忠报国,创新发展、无私奉献;在勇攀地矿事业新高峰的岁月中,仍将勇猛奋进、一路高歌《第四地质大队队歌》——

“我们是光荣的地质队员/为祖国寻找矿产资源/踏遍了阿尓泰的崇山峻岭/战胜了准噶尔的风雪严寒/把丰硕的成果向党和人民奉献/把丰硕的成果向党和人民奉献/我们团结一心/以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朝着美好的未来向前/向前/奋勇向前!向前/向前/奋勇向前!”

编辑辣评:

巍巍金山,宝藏深埋。

地质赤子,继往开来。

无私奉献,忠心满怀。

创造奇迹,舍我其谁?

地质工匠,大国风范。

热血担当,永创辉煌。

编辑:宫莉

矿业报官方微博

返回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