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矿业新闻网

是打破矿企税费越降越高怪圈的时候了

2017-3-14 0:00:00 来源:中国矿业报 本报记者:王琼杰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减税降费”无疑是最关注的热词。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2017年将进一步减税降费,全年再减少企业税负3500亿元左右、涉企收费约2000亿元,要让企业有切身感受。

财政部部长肖捷就“财政工作和财税改革”回答中外记者提问时也表示,今年将继续实施减税降费政策,增值税率由四档减并至三档。除了减税,今年还会继续降费,一个是全面清理规范政府性基金,另一个是取消和停征部分涉企收费。

这对矿业企业来说,绝对是一个利好消息。由于历史原因,矿业行业在我国被列为第一产业。由于定位“错位”,直接导致我国矿山企业税费负担比较重。特别是增值税改革之后,由于开采初级矿产品的矿山企业抵扣项很少,税负进一步加剧。据粗略统计,我国铁矿山的平均税负在30%左右,在经济效益好的时候,加上高额的企业所得税,平均税负高达33%~35%左右。

而这还不包括一些显性的和隐形的费。如果把矿山企业的所有税费都统计在内,其税负可能还要高。我国的铁矿山企业之所以生产成本偏高,国际竞争力不足,其税负偏高无疑是一大“推手”。

近几年来,国家虽然出台了一系列改革措施来减税降费,但对处于困境的矿山企业来说,还是杯水车薪,远远解不了渴。更不能忽视的是,目前收费名目多、乱收费等现象依然突出。这几年来,一些地方因经济下行,财政紧张,不得不通过“查漏税”、“乱收费”来保证财政收入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又滋长了“乱收费”现象。

“乱收费”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遇到的“顽疾”。政府高度重视,持续出台有关治理乱收费、减轻企业负担的文件并采取清理措施。2016年伴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继续加大涉企收费清理工作,着力降低企业成本,成效明显。全国政协委员、民建中央调研部部长蔡玲指出,据不完全统计,通过检查住建、国土、环保、交通、税务、食药监、质检、海关等30多个行业,每年可为企业减轻负担32.31亿元,切实降低了企业的经营成本。

“目前收费项目繁多、收费设置不合理、中介收费不规范。比如,中介费收费方面,名目多、收费高,评审时间长,检验、检测、检定、检疫等种类繁多,重复送检、收费现象普遍存在,‘红顶中介’现象也很常见。”全国人大代表、湖北京山轻工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李健说。

蔡玲在调研中也发现了这些现象。她痛陈道:“乱收费问题仍然持续存在。基层反映突出的问题有两个方面,一是‘与行政权力挂钩的第三方服务收费’。有的收费项目,表面上没有了,实际上暗地里转移了,‘改头换面’变成中介机构的服务收费了,甚至指定企业到某个中介机构,办理政府审批事项相关的审查、评价、评估等业务,收取服务费、咨询费、会员费等,企业实际负担根本没有减轻。有的借助行政权力,变成‘红顶中介’,戴着政府的帽子,拿着市场的鞭子,收着企业的票子。打着‘自愿委托’的旗号,或明或暗存在‘指定收费’、‘变相垄断’、‘考培挂钩’,强制服务、强制收费或只收费不服务。有的形成‘行政主体审批,事业单位评估,行业协会认证,关联企业收费’的利益链条,结成利益共同体,进行利益分成。”

“二是依靠垄断地位收费。有的金融机构针对企业融资,列出安排费、承诺费、代理费、常年财务顾问费、专项财务顾问费、咨询费、理财费等‘五花八门’的乱收费名目,同时违规收费行为有隐蔽化倾向,如承兑汇票敞口风险费、承兑手续费、贴现手续费等,在资金‘通道’‘过桥’环节收费。这样‘变着戏法’的隐蔽收费,使得个别地方服务收费陷入越减越多、越降越高的怪圈。”蔡玲直言不讳地说。

东北某地为了确保财政收入,自行出台了当地民营铁矿石企业按铁精粉产量来征收铁矿资源税的标准,当地的国有铁矿石则按实际采矿量来征收。而当地的铁矿石平均品位在30%以上,按理说每吨铁精粉征收两吨的铁矿石资源税,但当地制定的标准却是按4吨~5吨铁矿石来征收,不仅造成了国有企业与民营企业的不公平竞争,还导致了当地民营铁矿企业生产经营困难,90%以上的民营铁矿山不得不因亏损而停产。另外,资源税改为从价计征后,当地的民营铁矿山资源税仍然偏高,与改革之前几乎没有什么降低。

而在财政入不敷出、靠贷款来发工资的地方,不仅仅存在“乱收费”现象,还存在向企业乱摊派、乱拉赞助,甚至乱伸手借钱现象。地方上要举办什么活动,明码标价,向当地的企业摊派拉赞助。年终发不了工资了,就开口向企业借,借来的钱大多偿还不了,最后给一块地来抵债。

要真正减轻企业负担,必须“降费”、“清费”与“减税”三管齐下,尤其是把对企业的隐形收费给清理掉。今年2月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进一步清理和规范涉企收费,持续为实体经济减负。

“2017年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化之年,要建立规范涉企收费的长效机制,真正用依法、规范、透明的管理制度,遏制‘任性’收费,挖掉乱收费的病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蔡玲说。

乱收费之所以屡禁不止却时常反弹,关键是公权力在作祟。蔡玲建议,破除行政垄断,促进中介服务市场有序竞争。要坚决清理规范与行政审批挂钩的中介服务收费,不能搞“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加快推进和落实市场中介组织、行业协会与行政部门脱钩工作,规定具体的时限,加强检查监督,推进政府与相关中介机构分设、人员分开、职能分离、财务分账,切断利益输送通道。放宽准入条件,活跃市场竞争,建立健全公平公正的中介服务市场准入机制,增加企业对中介服务的自由选择。

而政策不透明、暗箱操作也是导致乱收费现象泛滥成灾的主要原因。蔡玲建议,加大公开透明度,提高乱收费的违法成本。将所有涉企单位收费项目、收费标准、收费对象以及审批依据进行公示,并在政府网站对外公开,做到收费有据、透明收费。严格实行收费许可证审验制度,及时变更或撤销已经取消的行政事业性收费,把好收费许可证的办证、年审关,从源头上制止乱收费。强化与纪检监察联合办案,把反腐败、反“四风”与具体查处涉企收费结合起来,追究责任人和相关主体责任,让好政策直通基层,落地生根,让企业有更多的获得感。

对乱收费必须要标本兼治,既要关口前移,从源头抓起,还要加强检查监督,把减轻企业负担落在实处。蔡玲说,要严格考核减轻企业负担的情况,不能仅看报上来的数字,而要加强检查监督,深入实际了解真实情况。适时修订完善相关收费政策规定。

“还要完善公共财政政策,确保公共财政保障到位。”蔡玲指出,有的地方政府赋予行政事业单位管理服务职能,并没有给予其充分的经费保障,有的名义上给这些部门单位足额拨付预算经费,实际是以足额完成上缴收费金额任务为前提,两者是挂钩的。建议:政府要办的事由政府出钱付费,逐步全部取消行政管理类收费,对代行政府职能强制实施检验、检测、检疫检定、认证等收取的费用,不再向企业收取,切实减轻企业负担。

继续推进减税降费,切实减轻企业负担,是优化实体经济发展环境、激发企业发展活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企业转型升级的重要举措,也是简政放权的关键内容。我们相信,随着减税降费的持续推进和各项措施的逐步“落地”,矿山企业的负担一定会有所降低,活力会得到进一步的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