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当绿色发展的排头兵

——安徽省东至县绿色矿山创建见闻

2017-04-20 来源:中国矿业报社 本报记者:张 立 薛 璇

安徽东至,江南古邑,尧舜之乡。东晋诗人陶渊明任彭泽县令时,曾在东至县东流镇种菊赋诗,留下“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千古名句。

该县河流众多,风景宜人,驱车行进在公路上,两边望去,丘陵地带的小山上种满了挺拔的栎树、樟树以及多种多样的绿色植被。同时,该县还蕴含着丰富的石灰岩、白云岩、大理石等非金属矿产资源,由此布局着一些采矿企业。

安徽亿瑞矿业有限公司改造中的生产线

“十三五”开局之初,东至县委、县政府秉承“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的发展理念,主动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依法依规指导开发矿产资源,尽职尽责保护生态环境,在保障县域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同时,在绿色矿山创建之路上越走越稳,步履正坚。

近年来,该县先后荣获“全国地质灾害防治高标准十有县”、“全省耕地保护先进县”、“全省国土资源执法模范县”、“全省土地开发整理先进县”等荣誉称号。2016年,国土资源部授予该县全国国土资源节约集约模范县荣誉称号。

“加减法”的顶层设计

东至矿产资源种类较多,目前,全县已发现的矿产种类近20种,其中熔剂用石灰岩、水泥用石灰岩、冶金白云岩、建筑石料用白云岩资源储量较大。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中期,本着“多快好省,有水快流”的发展思路,东至县大力发展乡镇集体和私营经济,采矿业成为短期内取得经济效益的有效途径。由此带来的矿山“小、散、乱”等安全、环保问题一度集中暴露。

找准病因,对症下药。资源整合与绿色矿山创建,成为“十三五”期间东至县委、县政府的重点工作之一。

每周,东至县国土资源局的执法监察车都会出现在县域内的矿区,工作人员随身携带GPS定位仪和测量仪器,埋界桩,插小旗,把数据详细记录在案。这是东至县“铁腕治矿”行动的一项内容,一方面是对矿产资源进行认真核查,做到心中有数;另一方面是对越层越界开采行为进行督察,做到“露头就打”。这项工作现已成为常态,雷打不动。

近年来,东至县政府通过宏观调控,在矿山数量上“做减法”,在矿山效益上“做加法”,实现了矿产资源高效集约开采利用。中国矿业报记者在该县域内的亿瑞矿业有限公司、琨岗矿业有限公司、六合华丰石子有限公司、金翔矿业有限公司4家企业采访调研期间,随行的东至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叶安明介绍说:“‘减法’,是指在县委县政府的统一组织下,国土资源、公安、安监、环保、水务、林业等各部门联合执法,统一行动,对县域内的矿山进行了逐个排查,通过整合一批、置换一批、避让一批、关闭一批的举措,东至县矿山数量由134家降至19家,下降了85.8%,‘多小散’现象得以解决,矿业秩序明显扭转。”

而叶安明口中所说的“加法”,则是指国土资源部门全面规范采矿权的审批,加强矿山资源整合力度,使矿山逐渐由“多小散”向“少大强”过渡。

为创建绿色矿山“撑伞”

清明时节,一场细雨如期而至,经过雨水滋润过的东至大地空气清新,扑鼻而来的是草木的气息,让人们的心情也不由得欣喜起来。望着淅沥的春雨安徽亿瑞矿业有限公司监事陈业桃内心充满了焦急——他每天都守在东至县香隅镇香山村的工地上,生怕雨季影响了亿瑞矿业的技改工期。

在技改项目现场,全封闭破碎厂房正在焊接,吊车吊着钢结构和蓝色的隔音板,施工人员正在夜以继日地紧张安装。陈叶桃介绍说,这项技改工程是防止噪音和粉尘污染周边环境,要将整个破碎车间的厂房用彩钢和隔音板封闭起来,配备布袋式空气净化除尘器和喷淋防尘设备,除此之外,料仓堆场全封闭、矿山无尘开采、复垦绿化等也正在改建中,总计投资7000万元,主体工程预计今年5月份完工。

谈及东至县政府各部门的积极协调和支持,陈叶桃话语中满怀感激之情:“政府出面,县财政筹资7000多万元,香隅镇政府对因绿色矿山创建而受影响的250户居民进行疏导搬迁,如果让我们自己出面,是不可能有这个能力的。”

对于政府的服务职能评价,六合华丰石子有限公司董事长方来宝深有感触,这位女董事长快言快语:“东至县政府在绿色矿山创建上先行一步,十分重视,在政策允许的范围内先给我们做了临时用地审批,解决临时堆场、设备存放等临时用地……”

中国矿业报记者了解到,去年,东至县政府按照《池州绿色矿山建设管理办法》规定,确定了年度绿色矿山创建任务,同期出台了扶持产业发展的“1+2+7”政策(即1个若干规定、2个管理办法、7项具体政策),促进矿山企业由粗放型向绿色深加工型发展,积极引导矿山开展绿色矿山创建工作,在项目申报和政策扶持上给予倾斜。

可以说,在方兴未艾的绿色矿山创建中,政府为企业撑起“遮阳伞”,开辟“快车道”,成为企业的主心骨、娘家人。

坚守绿色生态底线

一声低沉的爆破声后,铲运车、运输车迅速开进露天开采区,将石料运至封闭的破碎车间,在这里,一块块巨石经过颚破、筛选、细分之后,被皮带长廊输送至料仓,车厢封闭的卡车行进在矿山专用道路上……这是记者在东至县东流镇看到的一片繁忙景象。

驱车来到六合华丰石子有限公司就见新修的矿区道路经过春雨的冲刷,显得格外干净整洁,道路两边黄黑双色的隔离砖外,是郁郁葱葱的常青灌木。

然而在2009年池州市女企业家方来宝完成对此地矿山的整合收购时完全不是这个样子。面对当初小作坊式的乱开乱采,方来宝感觉到十分心痛,从那时起,她下定决心,按照绿色矿山建设的标准来建设六合华丰。尤为一提的是,她专门在企业内部成立了绿色矿山维持保护小组,指定安全环保部负责人担任组长,建章立制、配备人员,拨付经费,在绿色矿山创建之路上走得早,投得多,成效好。

矿山的一大污染源是泥沙和废水。在六合华丰,中国矿业报记者看到沿着采石场、破碎场、堆场顺势而下的排水沟,整齐地导流着泥沙水,经过三级沉淀之后,泥沙水变成了清澈见底的一潭碧水。据安全环保部杨维新介绍,每逢干燥天气,六合华丰都会出动洒水车和雾炮车来回喷水降尘。

他带着记者来到了监控室,在这里,100多台高清摄像头全方位地监控了从开采、破碎、再到运输的全过程。在监控中记者看到,一辆出厂的拉料卡车正在经过门字型的喷淋抑尘器,轮胎和车身经过强力的冲洗喷淋后,干干净净出厂上路,这样的喷淋设施厂区共有三处。杨维新说,以往,每逢大车驶过,晴天扬起土,雨天卷起泥,现在,这种情况早已不复存在了。

香隅镇花山村,池州琨岗矿业有限公司就位于这里。该矿于2012年正式投产,年产300万吨白云石,是目前安徽省池州市最大的建筑用白云石开采企业。该公司副总经理徐建告诉记者:“从企业自身来讲,实现清洁生产、绿色可持续发展是我们的迫切需要。近年来,我们一边开采矿山,一边治理环境,着力打造绿色矿山。为了防止扬尘和噪音,从采矿到堆场,再到运输,我们全部采取封闭式的措施。”

记者在这里看到,成品库封闭工程和布袋式收尘设施正在施工,原本沙石铺就的生产现场现已全部硬化为水泥地面,矿山专用运输道路正处于建设收尾阶段,两座废渣尾矿回收池和两座沉淀池运行良好。据徐建介绍,企业在绿色矿山建设上总计投入了4000多万元。

为尽快恢复露采矿山的自然生态环境,该县所有的矿山已实行复垦措施。各矿山企业因地制宜,适地种树。亿瑞矿业在露天开采后的裸露岩石上铺设了60厘米的土壤,先是种植香樟树、雪松等乔木,再在乔木的间隙种植冬青、马棘等灌木,临时绿化坡则采用油麻藤、爬山虎等植物,构成乔木、灌木、藤草相结合的立体生态防护体系。

“严守生态红线,争当绿色发展的排头兵。”这是东至县从政府到各部门,再到企业的一致宣言。坚守绿色底线,创建绿色矿山,实现资源开发与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这既是东至县委县政府的殷切期望,也是矿山企业自律发展的现实需求。

在副县长朱立扬看来,如何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确立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5大发展理念,对于东至县域内的矿山来讲,就是要自觉守住绿色生态底线,主动爱“绿”护“绿”。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既要金山银山,也要绿水青山’,如何在东至县落地生根?就是坚决推进绿色矿山创建。我们的举措是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稳步推进、长效管理,实现矿产资源科学利用,开采方式科学合理,企业管理科学规范,促进矿业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和谐发展。”朱立扬坚定不移地说。

唱响矿地和谐之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决不是对立的,关键在人,关键在思路。”事实证明,现在世界上生态环境好的国家,许多是工业化、城镇化水平高的国家。生态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并不矛盾,只要完善思路,找准契合点,两者就一定能实现互动双赢。

党的十八大以来,东至县一方面狠抓矿山治理和绿色矿山创建,另一方面又紧密结合美好乡村建设,指导督促各矿山企业做好生态保护、搬迁、劳务用工等工作,努力做到矿地和谐共生。东至县域内的所有矿业公司,大部分用工都是周边的村民,矿山企业的发展,带动了当地农村富余劳动力的就地转化,也带动了物流运输产业的发展,呈现了“设立一家企业、造福一方百姓”的家国情怀。

池州琨岗矿业的投资人来自江苏江阴,拟在东至县投资矿业时,当地百姓也曾持有质疑的态度,认为这些企业一定是毁灭性开采,会给当地生态环境带来破坏,不免出现一些负面的杂音。东至县政府成立了几个工作协调小组,耐心地给当地村民做思想工作,副县长朱立扬带领相关部门多次来企业驻地进行协调推进。在县政府的积极协调下,琨岗矿业周边50余户居民进行了搬迁,建成2个新农村安居点。随行的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指着路边几栋新建的统一规格的村民安置房说,在政府的积极协调下,拆迁协议已签定,总金额2000多万元的补偿款项60%已经发放给村民。

不仅琨岗矿业这一家,梅山石灰岩矿区、香山石灰岩矿区整合后,县政府和矿山企业出资数千万元为搬迁户建设了新房,总面积达3万平方米。香山村村民告诉记者说:“政府和企业及时向我们支付了搬迁款,又帮我们盖了新楼房,我们的生活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金翔矿业有限公司位于尧渡镇长岭村,这是东至县一家建材用石灰石企业。总经理佘志华介绍说,企业要挣有良心的钱,不能损害周边老百姓的利益和生活环境,而是要造福一方百姓,金翔矿业大部分的运输车辆都是周边村民自己购买的后八轮卡车,专门在矿上跑运输,仅长岭村民就有60余辆卡车,带动了地方的物流产业和村民致富。“金翔矿业主动出资,为所在地长岭村60岁以上的老人买了养老保险。这个村子的老百姓盖房子,我们都是按半价提供石料,村中有红白喜事我们都去表达一下心意,我们与当地村民相处得很和谐。”佘志华说。

六合华丰是池州30强企业,每年纳税1000多万元,是尧渡镇的纳税大户,方来宝总经理4年来每年支付8000元钱,资助了毛田村的一位王姓大学生,现在这位学生已经毕业并开始自己创业,他的母亲就在六合华丰公司上班。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各个采矿企业用实际行动实现工业反哺农业,经过长期的观察体验,村民明白了,这些企业不是无序开采、破坏式开采,而是与当地村民实现携手共赢。

如何定义未来

经常下乡检查绿色矿山创建工作,每当看到一辆辆大车来往穿梭在道路上,看到矿区耸立的皮带廊道,东至县委副书记、县长李明月心中慢慢涌起一个念头——能不能建设一条矿山专用廊道,从矿山到码头,用皮带廊道运输的方式,逐步实现原矿产品不车载外运,减轻交通运输压力,改善整体运输环境?

这个矿山专用皮带运输廊道计划经过考察论证之后,便进入了政府的2017年重要议事日程中。

“正在创建,并不等于已经达标,”采访中,李明月直言不讳,他对东至创建绿色矿山的愿望十分迫切,“从去年10月开始,我县正式启动矿山综合整治和绿色矿山创建工作,由我担任了绿色矿山创建工作领导小组组长,强化矿山整治和绿色创建的组织推进工作。我县按照绿色矿山、和谐矿山的标准,关停一批、提升一批、新设一批,鼓励现有矿业企业加紧技术改造,延伸产业链,着力解决矿业经济总量不大、结构不优和深加工项目不多的问题。”

“今后一段时间,我们的目标是依据‘六化’考核体系,即开采方式科学化、资源利用高效化、企业管理规范化、生产工艺环保化、矿山环境生态化、企业社区和谐化为基本要求的绿色矿山考核体系,深入推进绿色矿山创建行动,在2020年底前,确保生产矿山全部达到绿色矿山标准。”李明月如此定义着东至绿色矿山的美好明天。

长湖似明镜,群山如画屏。尧渡芳草地,东流水云乡。

置身钟灵毓秀的千年古邑,资源开发与生态环境并举,与经济可持续发展协调并进,绿山矿山创建良好的开局正展现着成功的端倪。

“到时,欢迎你们再来采访,你们眼前呈现出的将是一片绿意盎然的矿山群貌。”李明月信心满满地发出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