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地质云 :English | 公务邮箱
中国矿业报订阅

湖州:“后矿山时代”正收生态红利

2018-6-12 10:00:27 作者:张凌云

曾几何时,在浙江湖州约582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到10平方公里就有一个矿点。作为华东地区最重要的建筑石料生产基地之一,鼎盛时期,湖州每年石材开采量达1.64亿吨。今年3月,湖州召开全市矿山综合治理工作暨矿山复绿专项行动推进会,将守牢“总量控制不突破”和“秩序向好不反弹”两条底线,将矿山开采总量控制在7100万吨以内,其中建筑石开采总量控制在4700万吨以内。

数字下降的背后,是一场坚持十几年的矿山生态建设探索。昔日尘土飞扬、满目疮痍的矿山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重生的绿意。不妨看看这矿山之变。

湖州长田漾湿地公园三花岛区域,绿树成荫,步步成景

修复:因地制宜,祛疤还绿

曾经在湖州吴兴区菰城村的矿山工作近20年的倪连新,如今在老矿山原址种植桃树,守着35亩桃园,成了大半个种植专家。其身份的改变,源于一次壮士断腕般的矿山治理。

时间回到十几年前。彼时的菰城村,是一个典型的靠山吃山的“石头村”,拥有11张矿产证,13个机组全天候运行。倪连新回忆,高峰期,全村近九成的村民从事矿产相关工作,一个月发出的工资200多万元。开矿炸山富了村,但村委会主任朱纪良谈起当年环境,却用“糟糕透顶”来形容:“在外晒的衣服,收回家轻轻一抖全是灰;菰城村的天总是灰蒙蒙,若几辆货车开进村,之后300米都见不到人。”

2001年起,当地政府下决心治矿,菰城村成为首批关停点。3年后,11家矿企彻底关闭。关矿的同时,复垦复绿也在进行。在“后矿山时代”,过去伤痕累累的矿山摇身一变,成了果林、经济林,原先靠近河岸的机组所在地也恢复成农田。最近,菰城村又迎来好消息:一个计划投资上百亿元的生态旅游项目将落地菰城村一带。村民们守护十几年的美丽环境,正逐渐转化为生态红利。

矿山治理,并不仅仅是让废弃矿山重新披绿。截至目前,湖州共完成废弃矿山治理336个,而像菰城村这样实现矿山成功治理的案例,比比皆是。埭溪镇东红村,昔日矿山变身千亩茶园;妙西镇的废弃矿区上建起了光伏发电场,成为湖州的新型清洁能源示范项目;长兴县太湖边,一座建在废弃矿区上的龙之梦乐园正在兴起成型。“宜耕则耕、宜林则林、宜建则建、宜景则景”,在环境修复和生态涵养的同时,也要“化废为宝”。

新生:理念先行,科创指引

矿山整治十几年间,改变的不仅是湖州的生态环境,更重要的是当地人的认知和理念。湖州市矿山企业综合管理办公室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这几年,从很多矿老板口中频繁听到的是:不搞好环境,怎么谈发展?

近年来,在推进绿色矿山建设上,湖州态度坚决,出台的《湖州市市级绿色矿山管理办法》中写明:凡是在产的矿山,都必须达到市级绿色矿山创建标准;凡是治污不达标的矿山,一律停产整治。2017年,湖州率先在全国发布绿色矿山建设地方标准,为矿企转型树立“绿色屏障”。

湖州的众多矿产企业积极转型升级,湖州新开元碎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开元”)就是其一。2011年,新开元成为首批国家绿色矿山试点单位。“没有经验可借鉴,就自建团队第一个吃螃蟹。我们决定将眼光跳出传统砂石矿业,对绿色矿山进行规划建设。”新开元总工程师姚一帆告诉记者,公司近几年引进了一批技术人才,着重在科技创新上下功夫,解决绿色矿山建设中的技术难题。比如,采用自上而下、大平台台阶式开采技术,从采、碎到运都做到全封闭,大大减少开采中产生的粉尘,除尘效率达到95%以上。现在,这里已成为一座“花园式”矿山,放眼望去,青山环绕鸟语花香。有一个细节被反复提及:几次测试显示,矿区内的PM2.5值同期甚至低于市区。家住矿山脚下的员工唐月华感受最为深刻,几十年前“睡觉都在吃灰尘”的日子早已不再,深入矿区走一圈,鞋子都不沾灰。

在湖州,截至2017年底,绿色矿山建成率已达到94%。到2020年,湖州的矿山总数将控制在42个,绿色矿山建成率达到100%。湖州用矿山生态建设的实践证明,在环境保护和经济效益中找到平衡点的矿产企业,也可以成为生态的守护者。△

网站编辑:宫莉

返回新闻